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805章 疯狂地执念
    “少爷,是我!我是苏毅!”苏毅跑到栅栏边角,握住了那里的枷锁,要强行破开。“我告诉您个好消息。”

    童言缓缓坐起来,长发披散,满脸污垢,眼睛爬满血丝,他冷森森的看着苏毅,几乎没有半点人类的情感。

    “少爷?您能听到我说的话吗?我是来救您的,您报仇的机会来了。”苏毅连喊几声,童言都没反应。

    算了,弄出来再说。苏毅翻看着枷锁,一边道:“我来救您了,先让我看看这……”

    一只干枯苍老的手忽然落在了他的的手背上,压住了他手心正在涌动的能量。

    苏毅通体轻颤,豁然抬头,正好对上了旁边的老妪,满头白发,皮肤暗淡,苍老的脸上全是褶皱,月光下格外阴森。苏毅全身微微僵硬,扯了扯嘴角,刚要解释。老妪按在他手背上的手突然扬起,轰在了他的下巴,咔嚓,骨裂声在山洞外清晰地回荡,

    苏毅脑袋猛地一扬,脖颈差点被这强劲的冲击力拗断,他整个人离地飞起,落到了十多米外,连连反弹。苏毅惊怒的爬起来,痛苦的捂住碎裂的下巴,牙齿都像是被震裂了,满嘴的鲜血。

    老妪干枯苍老,幽蓝色的眼眸像是两团汪洋,正泛起重重波涛。她身体略显佝偻,像是站都站不稳,却给人种神秘莫测的危险感。

    “我……我不明白……为什么……伤我……”苏毅满嘴鲜血,说话都说不清楚。该死的老妖婆,我招你惹你了?

    “苏毅,我警告过你,少份算计,多分真实,别聪明反被聪明误。”

    “不明白你说什么。”

    “明不明白,你心里清楚。如果还想在这紫炎族寻到一席之地,就收起你的野心,乖乖做你的奴才。”

    “你是奴才,我不是!”苏毅眼神怨怒,可不敢跟这个深不可测的老女人计较,他看了眼山洞里的童言,强忍着痛苦和不甘,退步离开。

    童言仰面躺在泥土里,继续着颓废,昏昏沉沉。

    “告诉你个好消息。”老妪声音低沉沙哑,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童欣不用嫁给纪卓延了。”

    童言眼底终于泛起抹明光,重新坐起来:“你说什么?”

    “族里拒绝了童欣的婚事。”

    童言像是将死之人在慢慢的复活,恢复了些生气,他挣扎着站起来,泛红的眼睛盯着老妪:“为什么?”

    “有人救了童欣,她不用嫁给拜月族了。”

    “呵呵,族里良心发现了?还是给她找了个更好的买家?”童言讥讽的冷笑着,他已经对紫炎族失望了,彻彻底底的失望了。

    “不管你信不信,童欣得救了,从今往后,不会再有人逼她,也不会再有人伤害她。”

    “谁救的她?为什么?给我说清楚。”童言不相信族里会饶了童欣,更不相信有人能救得了童欣。

    “该清楚的时候你会清楚的。”老妪扔出袋灵果宝药,扔到了童言脚下:“好好养伤吧,你这个样子,连你姐都不敢来看你。”

    苏毅回到住处,越想越恨,以他的天赋、境界,还有游龙惊鸿,到哪里不会得到重用?为什么在紫炎族就会被人无视!

    想想以前,多么潇洒自在,从不需要看人脸色行事,再看现在,竟然被当成奴才?难道当初选择进海族是个错误吗?

    都是那个秦命!

    如果没有秦命,以他的光彩肯定会被发现被重视,是秦命抢走了他应有的关注。

    “必须杀了秦命。”

    苏毅调理着伤势,心里聚满了怨恨。

    可是,秦命住在童欣的宫苑里,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或是特别的身份,男人是不允许到那里的。想要进到那里杀了秦命,几乎不可能。把秦命引出来?难度也很大。

    苏毅思前想后,还是要借童言的手除掉秦命,即能达到目的,还能拉近他跟童言之间的关系。

    一连四天,苏毅都想办法走进幽谷看望童言,可是从那晚之后,童璇的贴身老妪一直守在地洞外面,提防着他,眼神里的那份冷漠也渐渐变成了敌意,第四天的时候,甚至不等他走进幽谷,老妪已经站在幽谷门口了。

    苏毅心里实在是恼火,可又没办法。

    不救童言,怎么搞好关系?

    不杀秦命,怎么改变地位?

    未来的希望在哪?

    苏毅甚至想到,要不要把游龙惊鸿贡献给紫炎族的大少爷童敖?据说那位能征善战的大少爷很喜欢游龙惊鸿,也曾经委托人寻找过。可苏毅实在是舍不得游龙惊鸿,这是他冒着生命危险得到的,也是他未来成长的保证。而且童敖的性格比童言更怪,常年在外面历练,很少回赤凤炼域。

    更让苏毅奇怪的是,秦命竟然堂而皇之的住在了童欣的宫苑,一直不露面了。他虽然不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况,可想来秦命和童欣的关系肯定是缓和了,说不定还会更进一步。“该死的秦命,有什么好的,童欣就那么迷恋他?”

    第五天,苏毅站在树林里,倚着棵歪扭的老树,看着远处的童欣宫苑。今天早上,他忽然想到了个办法,能改变他现在的尴尬位置,或许很冒险,可总比在紫炎族这一棵树上吊死要好。

    这时候,远处走来一队人,由紫炎族的人簇拥着,往童欣的宫苑走去。

    “咦?”苏毅直起身子,望着那队披着白色大氅的人,嘴角一勾:“想什么来什么,想娘嫁人了,他舅舅来了。”

    “拜月族的人怎么又来了?”童欣宫苑外面的侍卫们都沉了脸,看到这群人就恶心。

    来人正是拜月族的队伍,由纪卓延的堂哥纪沫亲自带队,两位族老陪同,其中就有之前来过的那位纪青山。“请通告童欣,拜月族拜会!”

    “有什么事吗?”宫苑外的侍卫们表情很冷淡。

    “有什么事得跟童欣说,你们……呵呵……”纪沫轻蔑的冷笑。他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只是脸色微白,眼神阴鸷,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

    “稍等。”侍卫队长忍着不满,安排人过去通知,她带人堵在门口。

    五更奉上!又是五更!兄弟们多多点赞多多月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