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811章 幻觉
    苏毅淡淡一笑:“替童言少爷守着宫苑。”

    “替童言?”

    “我是童言少爷的贴身供奉,童言少爷被关了禁闭,嘱托我替他看着宫苑,保护童欣小姐,免得再被人伤害。”

    “这样啊,昨天拜月族来找童欣麻烦,怎么没见你出现?”

    “有童伟长老他们在,哪轮的到我,我是守护暗处。”

    秦命吐出嘴里的青草:“我听你嘀咕童菲呢。”

    “你听错了。”

    秦命笑了笑,走向了苏毅。

    苏毅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却又停住了,右手缓缓背到身后,握紧了背上的游龙惊鸿。

    “不用紧张,我不是找你算账的。”秦命径自走过苏毅,与他擦肩而过。

    苏毅心里忽然泛起股恼怒和恨意,他偏着头,语气冰冷:“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我差点杀了你,为什么不报仇?我陷害过你,为什么不报复。”

    “报仇?报复?”秦命冷呵呵的笑了笑。“你……配吗?”

    苏毅握紧双拳,骨节嘎吱的脆响,他面部肌肉紧绷,死死咬着牙齿,他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过。

    “我这人向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但前提是,那得是个人!”

    “秦命,别太自以为是了,不要以为得到了童欣的芳心,就可以为所欲为,你是有实力,可你更多的是敌人,这个世上想杀你的人太多了。”

    “用不着你这条狗来叫唤了,滚吧!”

    苏毅握紧游龙惊鸿,恨不得对着他来一箭,这么紧的距离,他有把握一击射杀。转念一想,还是尽量套点有用的信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回来,你怎么敢回来。”

    “你不明白的事多了,我还要跟你一一汇报?你……算个什么东西……”秦命没给他套话的机会,直接离开了。苏毅,你不是喜欢玩阴招吗?咱们慢慢玩,我不活活折磨死你,我就不姓秦。有些事、有些人,秦命喜欢干脆利落来个手起刀落,可有些事有些人……得慢慢来……

    苏毅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勉强压下体内涌动的怒火。秦命,咱们走着瞧!

    “那人是谁?”天刀王在树林外面等着。

    “那就是幽冥王说的屑小之辈,帮我盯着,我感觉他又要耍阴招。”

    “我可以替你杀了他。”

    “我自己来。”

    两天后,奉命调查龙皇镇魔碑的紫炎族战将率部回返赤凤炼域,又过两天,前线带队搜捕天王殿的三位老祖以‘族内突发事件’为理由撤回一位。

    紫炎族高层开始秘密商讨,事关紫炎族未来,也是要打破老祖宗们数千年前定下的规矩,他们不得不慎重。

    这天清晨,秦命来到了看押童言的幽谷,来到了地洞前。

    童言正盘坐修养,调理着伤势。被老妪反复刺激后,他开始稳定情绪,发奋闭关,也在默默思量着怎么离开这里,用什么办法救走童欣。

    秦命看着披头散发的童言,心里很愧疚,可从今天起,不用藏着掖着,可以坦诚相待了。轻敲着栅栏:“恢复的挺不错嘛,想不想出去走走?”

    童言悠悠的睁开眼,看了看洞外的秦命,浓眉微皱,又闭上了眼,他以为是幻觉,可是……童言双眼骤然睁开,眸光微微晃动:“秦命?”

    “如果你觉着别扭,可以喊我陆尧。”

    “秦命!”童言眉头要拧成疙瘩了,他慢慢起身,死死盯着洞外的秦命。这不是幻觉?他怎么来了!他怎么敢来!

    “童言。”童欣从旁边出来,气色、风情,都以跟往常无异,她轻柔的挽住秦命的胳膊,轻笑:“让你受苦了。”

    童言站住,看了看秦命,又看了看童欣,再看他俩亲昵的动作,一转头,回去坐下了,继续休养。幻觉,没错了。

    秦命敲着栅栏:“你爷爷已经点头同意我跟童欣的婚事了,你父亲他们也商量通过了,七月七,我来迎娶童欣,为妻。到时候需要你亲自把你姐姐送到我手里。”

    童言眉头微皱,又睁开了眼,这幻觉还挺像那么回事。

    可我怎么会幻想这样的场面?应该是我秦命活撕了才正常。

    秦命越看越不对劲儿。“你弟弟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刺激过度,傻了?”

    “童言你没事吧?”童欣也担心了,怎么傻乎乎的?

    “快消失……快消失……”童言喃喃低语,这不是他脑袋里想看到的画面。

    “他把你们当幻觉了。”老妪从旁边走来。

    “童言,听我说。我五天前就来了,跟你的父亲他们见了面,以荒神三叉戟做聘礼,迎娶童欣。不久之后,紫炎族可能要脱离海族联盟了,至于会不会跟天王殿合作,那需要双方坐下来详细商量。说完了,你慢慢养伤,改天再来看你。”秦命拉着童欣离开,先给他个缓冲,以免童言再失控。

    荒神三叉戟做聘礼?紫炎族脱离海族?紫炎族跟天王殿合作?童言摇着头,闭上眼继续休养,幻境总是很美好啊,可是终究是幻境。

    老妪甩手打出道水波,透过栅栏,撞向了童言。

    哗啦啦。

    童言措不及防,被撞飞十多米,从头到脚淋了个通透,他蹭的窜起来,喝斥:“你干什么?还嫌老子不够狼狈吗!”

    “你看我是真的吗?”老妪满脸褶皱,平静淡漠。

    “什么真的假的?”

    “我这个人,是真的吗?”

    “我倒想是假的。”童言从里面走出来,看着满身湿透的衣服,不满道:“你发什么神经?”

    “刚刚那也是真的。”老妪转身又离开了。

    “莫名其妙。”童言恼怒的释放热气,烘干湿透的衣服,可是……他眉头一挑,眸光连连晃动,忽然冲到栅栏边,朝着老妪大喊:“什么是真的,你给我说清楚!”

    “你什么时候平静了,我什么时候把你放出来。你姐姐七月七的婚礼,还有不到二十天了,别错过了。不能亲手把你姐姐交到她丈夫手上,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我还不知道七月七婚礼,跟谁?我姐跟谁?”童言又慌又乱又惊又疑,意识都要错乱了。真的?刚刚看到的听到的都是真的?

    “秦命!”

    “刚刚那是真的?秦命来了?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他还有脸回来,他怎么敢回来,那真是秦命?让那混蛋过来见我,啊啊啊。”童言突然暴走,疯狂地晃着栅栏,全身紫炎沸腾了,狂野的撞击栅栏,炙热的高温像是要把它们完全融化了。

    可栅栏上水波流转,抵抗着高温,也抵抗着童言的撞击。

    秦命和童欣还没离开幽谷,就听到了里面野兽般的嘶吼和狂乱的撞击声,整片幽谷区都在颤抖。

    “还得再让他冷静几天。”秦命回望幽谷深处,还是这么暴躁,再等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