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819章 七月五
    纪沫和纪青山没能按时返回拜月族,一直到了六月底,还没有消息,拜月族奇怪又着急,派人到紫炎族询问,被明确告知:“早就离开了!”

    纪青山是族里的德高望重的族老,虽然是圣武初阶,可地位很高;纪沫虽然天赋不好、性格邪恶,可他是爷爷是隐退的战将,还活在世上。他们两人身份特殊,都算的上是重要人物,拜月族绝不可能这么坐视不理。

    很快,拜月族派出大量的队伍,一部分人再进紫炎族调查,一部分人在拜月族和紫炎族之间的广袤海域里搜查。纪青山他们不可能突然消失,即便是遇到突然状况,也会安排人通知族里。像这样直接失踪十天之久,最可能的情况便是……遇害了。

    可是谁敢伤害拜月族的队伍?两百多人一个没剩!

    这件事太蹊跷了!

    纪卓延和童欣的婚事即将来临,拜月族本来应该喜庆,可是纪青山和纪沫的离奇消失,让拜月族很多高层的心里都蒙上层阴影,在连续调查无果后,他们不约而同的猜到一种可能——紫炎族的报复。

    此次六大海族联手欺压紫炎族,紫炎族肯定窝着股火气,还是股恶火!纪卓延安排纪青山过去反复提醒,已经非常过分了,再把纪沫派过去,那张臭嘴里指不定说出什么混账话,紫炎族真有可能被激怒,做出些过激的行动。

    例如,伏击纪青山的队伍,在茫茫海域里神不知鬼不觉的残杀。

    海族之间严禁相互残杀,这是联盟最重要的约束条令。一旦被查证,惩处将非常严重,紫炎族应该不至于做这种事。可是现在的紫炎族正处于暴怒的敏感时刻,就算族长战将们不做,下面的族老们难免会忍不住。

    可是,一连多天,负责调查的队伍都没有任何发现,唯一的疑点是纪青山离开赤凤炼域的当天,距离赤凤炼域七百多里外的海面上出现过一次大规模的暴风雨,可是具体情况没有谁知道。

    拜月族越发怀疑是紫炎族伏击了纪青山队伍,可实在找不到证据。随着七月七的临近,他们不得不把精力放到即将到来的婚礼上。

    如果是纳个妾,这事真不至于轰动,可纳的是紫炎族的女儿,还是族长的女儿,又是因为特殊事件,注定了这次婚礼会受到广受关注。

    从七月初开始,受到邀请的各方宾客相继动身,赶往拜月族的祖地——伴月群岛。

    其他五大海族的队伍也都动身。他们都知道紫炎族有怨气,很有可能会为难拜月族,所以,都安排了战将级人物带队,亲往伴月群岛。

    拜月族很担心紫炎族会难为他们,如果纪青山他们真是被紫炎族杀害了,这很可能就是紫炎族故意释放的讯号,所以他们不惜花费重礼,邀请各海族的战将加入迎亲队伍。

    各族战将相继同意。一方面是为了维护海族形象,免得再出丑事,一方面是他们‘霸王岛事件’余怒未消,紫炎族派去搜捕天王殿的队伍又很‘懒散’,不作为,他们要趁此机会继续打压紫炎族。

    就这样,纪卓延的婚礼还没开始,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广受关注。

    这已经不再是婚礼那么简单了,而是涉及到海族联盟内部的一次‘动荡’,是要打压紫炎族的地位。

    到底是紫炎族屈服呢?还是奋起反击?

    不管怎样,迎亲现场肯定相当精彩。所以很多势力都表示要加入迎亲队伍,陪同拜月族到赤凤炼域接新娘。这么难得的事件,他们当然要亲临现场见证啦,心里也期待着再出点乱子。

    转眼间到了七月四日,纪青山等人还是没回来,死亡的可能越来越大了,但拜月族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全族上下都在忙碌,接待着各方宾客,跟各海族的战将频繁接触。

    天色渐暗,纪卓延站在悬崖边,望着浩瀚的海域,大风掀起的巨浪撞击着悬崖,轰隆巨响,水花飞溅。天亮后他就要启程赶往赤凤炼域,要在七月七当天的早晨登岛,迎接他的新娘。这次婚礼,广受关注,就连娶个正室都不可能如此隆重,可是他偏偏高兴不起来,反而越来越烦躁。

    纪卓延很清楚,这不是他的婚姻,这是拜月族的婚姻,是海族的婚姻,他反倒像是个道具。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可是想到童欣跟秦命的事,他心里就膈应。一个妾室而已,是不是完璧无所谓,干不干净都可以,可偏偏那是童欣,是她渴望很多年的女人,而童欣跟秦命早就厮混到一起的事,几乎人尽皆知了。

    纪卓延总感觉别人在他身后议论他,嘲笑他,这几天看到院子里的绿树绿草,都觉着别扭。就在前天,一个侍卫竟然顶着盆翠绿的树苗从他身边经过,一怒之下,他当场把那侍卫劈杀。

    “贱人!我纪卓延不可能因为你受辱,看我婚后怎么收拾你。”

    “还有秦命,早晚有一天,你会落在我手里,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纪卓延心里发狠,用力握着拳头,咬紧牙关。

    “少爷,天黑了,您该去换衣服了,有些迎亲的礼数还要您再熟悉一遍。”贴身供奉找到了他,恭敬行礼。这次迎亲的队伍不仅有拜月族、五大海族,还有很多势力,浩浩荡荡得有上万人,所以各种礼数必须做到位,不能有任何的偏差。

    “宇文渊、常玉琳他们来了吗?”

    “这……”

    “没来?”

    “启禀少爷,他们只是托人送来祝福,没有亲自过来。”

    “祝福?我还用得着他们祝福?”纪卓延恼了,他亲自给宇文渊等参赛升龙榜的人送了请帖,邀请他们过来一起去迎亲,见证秦命的女人怎么被他纪卓延娶走。可是,竟然不给面子?一个都没来?

    贴身供奉支吾着,不敢多说话。他也不知道各海族的顶级天才们是怎么想的,好像约定好了一样,一个都没过来。

    难道不屑于用这种办法羞辱天王殿的秦命?

    还是不想看着纪卓延风光,他们沦为陪衬?

    他更倾向于后者,各海族的超级天才们都非常骄傲,纪卓延如果请他们来赴宴,他们会欣然接受,可是跟在纪卓延后面陪着去迎亲?当纪卓延的陪衬?让天下人都感觉,看,纪卓延多厉害,把所有海族天才都邀请来了!

    “少爷,您看……时间差不多了。”贴身供奉再次请求,您别愣着了啊,快到出发的时间了。

    纪卓延深深呼吸着潮湿清凉的海风,把繁乱的思绪压在心底。终于要迎娶童欣了,渴望多年的美梦,可是,他并不兴奋,也不激动,而是深深的羞辱感。

    七月五日,凌晨,伴月群岛明光万丈,驱散着黑暗,像是轮巨型圆月,挂在天海之间,蔚为壮观,美轮美奂。

    三十六艘装饰喜庆的巨轮,缓缓驶出伴月群岛。

    拜月族五大附属族群各驾乘两艘巨轮,行驶在最前方,以箭头阵型开路,其后是天蒙族、罗刹族等海族队伍,每族各驾乘一艘巨轮,其余各方宾客的队伍分散在十三艘巨轮里,拜月族的八艘巨轮位居中间。

    每艘巨轮都有三百米到五百米不等,外部雄伟如兽,内部富丽堂皇,巨轮由不同的海兽拉扯,乘风破浪,浩荡前行。

    了解情况的,知道这是迎亲,不了解情况的,还以为是海族出征呢。不仅船队阵容空前,就连船上的强者数量都是罕见。尤其是五大附属族群,出动的强者数量足足占据了他们各自族群高层的一半,而五大海族的战将都随同前往赤凤炼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