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822章 焚天大阵
    “红船红灯……照海路呦……”

    巨轮渡海,雄浑的声音响彻天海,一位白发苍苍的长老引颈高喊,踏空而行,走在船队前面。

    “喜呀!!”

    三十六艘巨轮同时响起上万人的呐喊,拖着长长的腔调,与老人遥相辉映。

    “万贯金财……来迎亲呦……”老人一步百米,面容苍老,却精神矍铄,声音浑厚有力,铿锵清冽。

    “喜呀!!”

    “左右门开……走花路呦……”

    “喜呀!”

    ………………

    “喜连天啊,笑连天。”

    “喜呀!!”

    三十余里的海路每进一里,喊一声呐喊,回一声喜,声势浩大,回荡天海。只是,本来应该喜庆的迎亲语,却被拜月族和各族各派喊出了征战沙场的架势,这让拜月族的的人们面色难看,也让跟在后面的人们笑的直不起腰。

    这是迎亲啊,还是土匪抢媳妇啊。

    前面呐喊,后面哄笑。

    这支奢华的迎亲队伍在怪异的气氛里穿过迷雾,来到赤凤炼域外围。

    纪恩伯摆退那位族老,亲自站到高空,放声高喊:“吉时已到……开门……纳亲!”

    声潮如雷动,回荡天海,静了整片船队,盖过汹涌海潮。声潮凝而不散,像是头咆哮的巨兽,撞向了焚天大阵。

    轰隆隆!

    烈焰滔天,剧烈翻腾,然而……焚天大阵安然无恙,接纳了他的咆哮,也吞没了他的声潮。

    战将一吼,却没有产生任何的波澜。

    纪恩伯面色铁青,紫炎族,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吉时已到……开门……纳亲!”

    纪锦绣也腾空大喊,声音混着股杀伐能量,滚滚如海潮,撞向了赤凤炼域的烈焰屏障。

    可是,同样的结果,同样没有任何回应。

    “吉时已到,开门纳亲!”五大附属族群,全体武圣整齐高喊,喊出了千军万马般的声势。再次引起远处人们的爆笑,可是船队间的人们却笑不出来。

    各海族战将们眉头紧锁,凝视焚天大阵,紫炎族的队伍肯定就在屏障里面,说不定正在注视着外面的情况。

    纪恩伯握紧拳头,腾空而起上千米,他冲向了焚天大阵,全身暴起冲天强光,像是与高空的圆月发生了共鸣。

    紫炎族,我倒想看看,你敢不敢拦我。

    焚天大阵所化的的烈焰赤凤剧烈翻腾,烈焰滔天,焚烧浩海,它像是有着真实的灵性,从天穹低下头,俯瞰着杀过来的纪恩伯。

    堂堂战将,巅峰圣武,在它面前显得无比渺小。

    “开门!!”纪恩伯一拳打出,天海巨颤,像是发生了大海啸一般,后面的船队都剧烈摇晃。虽然没有用全力,只是表示个态度,可一拳出击,还是打出皓月之势,像是轮圆月降临人间,撞向了火海。

    远处人群激动,幸运啊幸运,竟然能亲眼看到战将出手。

    焚天大阵启动,群岛间无数的火山在同时间喷发,滚滚岩浆滔天而上,汇聚成山岳般的利爪,从天而降,压向了纪恩伯。

    纪恩伯是来表明态度的,焚天大阵可不是,强盛一击,颤动天穹。

    巨轮队伍里,无数强者惊呼。不好,有危险!

    纪恩伯面色大变,向后暴退,可利爪太大了,来势汹汹,重击纪恩伯。岩浆翻腾,利爪镇压,摧枯拉朽般湮灭了纪恩伯的月华,结结实实打在了他身上。

    纪恩伯通体乱颤,喷出口鲜血,从高空坠落,半空中强行控制住身体,飘出个弧度,落到了巨轮上,但脸色煞白,惊愕不定。

    全场静默,闹大了,这可不是迎亲该有的场面。刚刚那一击,好像……是要杀了他。

    这一刻,所有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连后面看热闹的人们都安静了。拜月族来迎亲,紫炎族稍做为难,情理之中,可是刚刚什么情况?把战将往死里拍吗?这可不是‘为难’,这是杀人啊!

    就在这时候,焚天大阵里面传出一道冷漠的声音:“从哪来,回哪去!紫炎族不再受尔等欺辱!”

    海族队伍一阵长时间的安静,所有长老,所有的战将,都惊疑难定,回去?今天明明是迎亲的时刻,回去是什么意思?紫炎族……拒婚?

    “童立堂!你搞清楚自己在说什么!”纪恩伯直呼紫炎族族长之名,他脸色阴沉,可怕的气势涌动起巨浪般的威压,颤动着五百米的巨轮。紫炎族竟然敢公然拒婚?我们都到了你门前了,你才说拒婚?

    各海族都恼了,也怒了,这次联姻广为关注,不仅是结个婚那么简单,涉及到方方面面。你们紫炎族到底想干什么?就算是开玩笑,也过分了。他们握紧双拳,面色不善的盯着赤凤炼域,他们到想看看紫炎族能给出个什么说法。

    然而……

    他们等了一小会儿,赤凤炼域给了回应,只有一个字:“滚!”

    全场哗然,十三艘船上各族各派的队伍都惊愕恍惚,什么什么?滚?紫炎族竟然让海族滚?还是紫炎族族长亲自喊的?

    纪恩伯牙齿都在打颤:“童立堂,你要为你所言所行付出代……”

    轰!

    赤凤炼域剧烈颤动,所有火山集体喷发,像是万兽咆哮,声势震撼人心,仿佛天海都在晃动,滚滚岩浆混着浓尘喷灌长空,汇聚成上千米长的巨爪,仿若上苍之手降临人间,对着庞大的迎亲队伍轰了下去。

    烈焰的巨爪太大了,遮天蔽日,直欲跟东升的骄阳争辉。巨爪里面岩浆奔腾,外面浓尘缭绕,滔天的火光照亮天海,让无数人肝胆欲裂,连拉船的海兽都惊魂哀鸣。

    这是要干什么?

    紫炎族竟然对海族出手了?

    做梦吗?

    数千年来,海族之间从没有出现过厮杀,紫炎族要在今天打破千载的约定吗?

    惊魂之际,巨轮上所有强者释放武法,各式各样,强弱不等,从三十六艘战船上喷发,方圆十里范围内的天地能量都失控了。以众战将为引,各武圣辅助,汇聚成惊涛骇浪般的巨大能量潮,在千米高空阻击巨爪。

    虽然是仓促的还击,可毕竟人数众多,又有战将出手,威力依旧绝伦。

    一场毁灭般的爆炸在高空引爆,浩浩荡荡铺开,声动数十里,先是气浪肆虐,再是各种能量奔腾,这一幕成为清晨日出之际最绚烂最震撼的画面。

    远处看戏的人们彻底呆了,真打?今天到底是迎亲呢,还是开战啊?

    巨轮上各海族的强者们都晃动着目光,微微张嘴,他们扬头看着漫天洒落的光华、呼啸的气浪,意识稍微恍惚。这一击不仅撼动天海,更撼动了他们的心魂,没有谁比他们更清楚这一击的意义。这是紫炎族向海族联盟的反击,这是紫炎族在挑战海族联盟数千年的规约,这是紫炎族在打破海族联盟苦苦维系的平衡。

    他们都惊魂难定,心里掀起层层波澜。紫炎族疯了吗?他们竟敢公然抗衡海族,这是要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