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842章 悲怆
    “喀嚷喀嚷……”

    金色怒潮所过之处,山林里无数的碎石被罡气掀起,腾空而上,而后又不断的爆碎。

    金光像是金属大潮,破灭一切。

    秦命仓促之下打出的剑潮刹那间被湮灭。

    那位九重天翻腾落地,再次暴起,连连推击掌印,澎湃能量注入高空浪潮,金色的骇浪更加猛烈了,大有铺天盖地之势,完全化成了有形有质地金色浪涛,封锁了前方地整片空间。九重天的境界,竟然打出半个圣武的威能。

    秦命怡然无惧,刹那撞击:“云深九重雾,惊涛鱼龙怒!”

    大衍古剑、永恒之剑,无不爆发出惊魂的杀威,打出重重剑潮,连绵不绝的撞击着金光,他全身雷电炸裂,转眼间化作暴虐的雷熊,在高空中、金潮内,横冲直撞,宛若巨熊搏江,震撼人心。

    大碰撞!

    大衍剑典、混沌真雷诀,联手对决金色的骇浪!

    大地剧烈摇颤起来,狂烈的罡风乱舞天地,地面上崩裂出一道道巨大地裂缝,蔓延向远处。而空中则已经化成了金色地风暴,像是有一轮金色地太阳炸裂了开来。

    刹那的撞击,引爆山林,秦命竟不可思议的扛住了攻势。但是那位地武九重天紧随着杀到,踏裂脚下矮山,腾空直上,冲到秦命面前,双拳似狂风暴雨般撞击秦命,每拳都金光烈烈,汇聚成兽头,暴虐狂猛。

    两人激烈交锋,从天上到地下,金光浩荡,雷电暴虐,所过之处,破除一切,粉碎一切,摧枯拉朽,无物可当。

    秦命硬生生扛住了地武九重天的冲击,可是对方太强大了,狂猛攻势连绵不绝,竟然破开秦命阻拦,一拳暴在了他的胸口,像是某种金属重锤,超越万钧之力,咔嚓脆响,肋骨碎裂,把秦命生生撞出数十米。

    那人狂吼,状若疯魔,要追击秦命。秦命翻腾中强行控制身体,振击羽翼腾空直上数百米。

    短暂交锋,胜负立判,毕竟有着一重天的差距。

    秦命嘴角溢血,胸口火辣辣的剧痛,断了骨头,差点插进心脏。体内黄金血疯狂地涌动,修复着伤势,所有内脏血管都泛起金光。他面色难看,警惕着半山腰上的男人,这是哪冒出来的?桐人岛上怎么没看到他。

    “常无悔!金灵族旁系传人!”常无悔雄壮勇猛,扭动着脖子,活动着肩膀,全身骨节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气势狂放而猛烈。他其实算是旁系里的旁系,这一系地位很低,但是他的血脉力量非常强盛,从出生就光彩耀人,天赋惊人,四年前的升龙榜正是他亲自带队,还闯进了八强。这些年都在外面历练,目前已经地武九重天,确切的说,地武境巅峰了,已经准备冲刺圣武了。

    他最期待的目标是童言的大哥童敖,可既然童敖没来,摘了秦命脑袋也不错。

    当年的升龙榜八强?秦命眉头紧皱,海族底蕴太雄厚了,体现在方方面面,英才辈出,强者无数。真像童言说的那样,弄死一个,带出一窝。

    童戈被金灵族控制,重重金光缠绕着她身上,像是无数的封印,困住了她。她剧烈喘息,却怎么都挣不开。

    “放了她!有什么条件,我们可以慢慢谈。”秦命停在高空,收了双剑,示意自己不会进攻。

    “条件很简单,可你出不起。”常玉琳的金刀压在了童戈的后颈,锐利刺骨,弥漫着寒气。

    童戈怎么都没想到,好不容易闯出来,竟然会落到紫炎族手里。她不断释放着紫炎,想要撞开周围金涛,可金涛像是层层囚笼,困守着她。

    紫炎族的十多位族人全部绽放着金光,像是一尊尊金人,杀气腾腾,围绕着童戈,也警惕着高空的秦命。太特么幸运了,出来就能困住紫炎族的人,还能胁迫秦命,哈哈,爽。

    “你开得起,我就给得起。”秦命不敢妄动,先把童戈保出来再说。

    “是吗?要你的脑袋,换她的脑袋,你给得起吗?让童言的脑袋,来换她的脑袋,你给得起吗?”常玉琳冷哼,金灵族的族人都冷冷发笑。

    童戈悲苦,对着秦命摇头,金灵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快走吧,别再把你搭进来了。

    “除了脑袋,就没别的东西可换?”秦命给小龟使眼色,能想办法吗?金灵族确实不会轻易饶了童戈,更不会饶了她,得想个办法。

    小祖眼珠转着,确实难办了。“往前靠近试试,你离的太远了。”

    秦命羽翼刚要动,下面山腰上的常无悔冷笑:“别耍花招,你不是傻子,也别把我们当傻子。”

    常玉琳晃着刀锋,在童戈后颈上划动:“秦命,你觉着你真能救她?”

    “用我换她!”秦命不能眼睁睁看着童戈被抓走,一个女孩子落到金灵族手里,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悲剧。

    “当真?”常玉琳惊讶的扬眉,勾了勾童戈的下巴:“紫炎族的女人全被你拿下了?艳福不浅呐。为了她,你连命都不要了?”

    童戈很感动,可用力摇着头,你千万不能落到他们手里,不然海族会联起手来用你做局,陷害童言他们,到时候就是一网打尽。

    “随你怎么说,我过去,让她过来。”秦命挥动羽翼,往前靠近。

    常玉琳笑着摇头:“你可能没听明白常无悔的话,你不是傻子,我们也不是傻子。你想救她,不是看你愿不愿意,而是看我。”

    “抓她没什么用处,抓我可以做很多事。”

    “呵呵,我……偏……不……”常玉琳眼神骤冷,手起刀落,斩向童戈的后颈,太突然了,完全没有给秦命任何反应的机会,噗嗤,刀势沉重,刀芒森寒,童戈同样毫无准备,刹那间身首异处,凄美的鲜血喷出很远。

    童戈的脑袋嘭的声落在地上,滚出半米,面朝远空,正向着秦命,她微微张嘴,目光里的神采却迅速的涣散。

    秦命如遭雷击,生生僵在原地。杀了?她怎么……杀了!秦命万万没想到常玉琳说杀就杀,连讲条件的机会都不给。

    小祖都微微一愣,臭娘们,够狠啊!难得它想帮忙,却被常玉琳弄了个措手不及。

    “对你们就得抓一个杀一个,条件?没得谈!我可不是纪横勇!”常玉琳金刀一甩,上面的鲜血在地上甩出长长的痕迹。她知道秦命精明狡猾,所以……绝不给机会,抓一个弄死一个,抓俩弄死一对,她不是来探寻密宝的,她就是来雪耻报仇的。

    秦命意识一阵恍惚,胸口猛烈地涌出股愤怒,几乎要把他的身体点燃,他牙齿轻颤,彻骨的寒意在唇齿间飘动:“常玉琳……常玉琳……”

    “秦命,这里是青鸾古迹,好戏……开始了……”

    常无悔猛地挥手,金灵族十多人全体行动,他们斩断身上锁链,像是离弦之箭,杀向了秦命。他们杀气腾腾,嘴角勾着狞笑,秦命,跑吧,逃吧,追逐的游戏现在开始了。

    “小子,理智,你不是他们对手。”小祖提醒着秦命,敌人来势汹汹,数量多,实力强,先退为上。

    秦命压抑了很一会儿,眼底骤然漆黑,一股滔天杀气破体而现,黑气如浪,漫卷长空,他扬天怒啸,声若狂兽,却嘶哑雄浑,像是恶魔的咆哮。“常玉琳……今天不杀你,我誓不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