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845章 生死竞逐
    秦命刚刚落地,金虎便发出震耳欲聋的虎啸,声动山林,罡气冲击,滚滚声波像是金色大浪,声势浩大的冲向了秦命。

    秦命满目含煞,正要冲击,远处的那座金山却突然暴动,常无悔清除了体内杀气,恢复了意识,虽然灵魂还是阵阵刺痛,可是暂时没有大碍了。

    “小子,撤!先恢复实力!”小祖提醒着秦命。

    秦命一咬牙,避开金虎的声波,冲到远处收了童戈遗体,扭头钻进了旁边的树林里。

    “常无悔,你特么干什么吃的。”常玉琳满头鲜血,痛苦更怨怒,这是奇耻大辱!

    常无悔浓眉紧锁,看着满地残尸碎骨,一阵惊愕,死了九个?怎么可能!我刚刚调息了多久,也就一会儿功夫啊。他豁然转头,盯住了秦命逃离的方向。“秦命贼子,今天不手刃了你,我就不叫常无悔。”

    常玉琳从空间戒指里甩出道斗篷,盖住血淋淋的头,大口吞咽着宝药,止血疗伤。她追上常无悔,也招呼着其他四位吓坏的族人:“追上去!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杀了他!”

    “是!!”其他四位族人恼羞成怒,我们刚刚竟然怕了?我们堂堂金灵族,竟然连还手余地都没有?混账秦命,不可饶恕!

    他们风风火火的冲进密林,循着地上金血追击秦命,远处上百位观战的人们却久久不能回神,可怕啊可怕,那就是天王殿的秦命?简直就像是头人形暴龙。一人应战金灵族十多人,还阻止了九重天,斩杀了九位金灵族天才。在他们这些散修心里,海族那就是古海的皇族,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各种武法秘术更是让他们敬畏仰止,可今天这是怎么了?风水轮流转,他们也有被屠杀的时候?

    秦命拖着重伤的身体在森林里狂奔着,十方绝影连续释放,速度飙升到极致。

    常无悔怒不可遏,常玉琳愤怒欲狂,死死咬住秦命的轨迹,发疯般追击着。秦命速度是快,可堂堂金灵族岂会没有步伐类的秘术,他们穷追不舍,无论秦命怎么变换着轨迹,都能被他们及时察觉。

    秦命在前,金灵族在后,始终保持着几百米的距离,几乎能看到彼此的影子。

    “吼!”

    阵阵啼鸣响起,由远而近,快速而来,山丛间茂密树林中,十几条矫健的兽影在树冠上飞纵着,如同腾云驾雾一般,稍稍在枝杈上一触就飞出去十余米,敏捷快速到极点。

    仅仅片刻间,十几条兽影迎面闯入秦命的视线,矫健而又强壮的身影在树荫间显得格外的雄壮。那是十几头巨猿,身高都在五米左右,浑身上下覆盖满了黑色的毛发,样子看起来非常的可怕吓人,四肢粗壮的夸张,像是能撕裂蛮兽。它们惊奇的看着秦命,咦,这是个什么动物,浑身金光,背后还耷拉着破烂的骨头。

    秦命纵步疾驰,不退不避,竟然迎着它们冲了过去,矫健迅猛,拔地而起,斜射十余米,从巨猿头顶翻飞过去。

    巨猿嘶吼,恼怒秦命的不敬。

    “畜牲!滚开!”常无悔暴怒追击,隔着很远连连推掌,打出重重光潮,像是金色大浪,漫卷山林,撞向了巨猿群。十余棵巨树被金浪撞碎,直接碎成粉尘,罡气浩荡,声势浩大。

    巨猿大怒,双腿爆发出惊人的弹跳力,竟然腾空而上,足足五十余米,它们在高空怒啸,浑身皮肉骨头剧烈蠕动,本就健硕的身躯足足膨胀了一倍,肌肉线条像是无数的大蛇缠满全身,透发着惊人的力量,它们像是黑色陨石般从天而降,砸向了常无悔队伍。

    轰!轰轰!

    大地震颤,山林摇晃,崩裂出狰狞裂缝,无数的碎石飞扬,巨猿狂暴出击,浑身像是钢浇铁铸般,涌动着恐怖的黑气。

    常无悔他们愤怒出击,跟巨猿们纠缠到一起。

    秦命头也没回,疾速狂奔,在树杈间纵横腾挪。

    “左前方!”小龟忽然提醒。

    秦命当即转向,往左前方冲击。那里有棵巨树,苍劲古老,树冠茂盛像是座房屋般,里面有个巨巢,正窝着头凶禽。

    凶禽察觉到秦命,振翅啼啸,凶威如潮,全身绽放着蔚蓝的强光,竟然幻化出一副天灾般的画面,笼罩秦命。秦命浑身杀气腾腾,修罗刀的杀意还在体内弥漫,并没有受到幻术影响,连连翻腾,直接闯入鸟巢,一把掐住它的脖子,猛力上提。

    呔!可恶的人类!老娘睡个午觉,招你惹你了。凶禽愤怒,剧烈晃动着腾空而起,蔚蓝强光一边侵袭着秦命,一边胡乱翻飞。

    秦命死死控制着凶禽,往前方飞驰。

    “别跟它们纠缠!”常玉琳愤怒,这些巨猿实力很强,她全身金潮激荡,化作飓风,托举着她腾空而上,闯出了巨猿的包围圈。

    “秘法,金涛狂飙!”其他四位族人效仿常玉琳,接连挣脱,翻进前面密林。

    “死开!”常无悔怒啸,声动山林,惊飞无数的宿鸟,他手中突然出现柄三米长的巨刀,当空劈斩,气势磅礴,连斩三头巨猿,拦腰劈碎,血雨飘洒。

    巨猿们终于被震慑住,含怒后退。

    “人呢?”常玉琳冲出十几米,忽然发现丢掉了秦命的踪影。

    “看那里。”有人指着远空正在上下腾挪的巨鸟,上面好像蹲着个人。

    “该死的,追啊。”常玉琳又急又怒,决不能让秦命逃走,今天这仇无论如何都要报了。

    他们在山林里疯狂抓捕了几头猛禽,乘着冲向高空追击秦命,可是秦命绕过远处巨峰,坠入山林,一路狂奔后从一座悬崖跳下,砸进奔腾的江水消失的无影无踪。秦命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生存能力更强,应付这种局面顺畅自如。

    “人呢!人呢!”常无悔他们暴虐的搜捕,可是完全失去了秦命踪迹。

    十里外的河滩上,秦命从河底窜出来,转入旁边的密林,委托小龟警惕后,盘坐冥想,运转着黄金血调理着伤势。

    一道道细小的金色光芒,随着秦命呼吸的节奏,在体内流转,充满着勃勃生机,往血肉、内脏、骨骼,输送着无尽的生命力,也愈合着伤口,滋生着新的肉芽。

    “生机缥缈,游离天地间,无始无终。”

    “北斗乘气,运化四时,斡旋八方。天地相交,万物生化,有始有终,循环往来。”

    “四时而生,昼夜而成。”

    “精气为物,游魂为变。””

    秦命默念着生生决,从山林间牵引着生命元气,配合着黄金血调理伤势。

    随着时间推移,四面八方的草木精气,游离天地间的生命元气,开始向这里汇聚,从开始的清淡,到后来的浓郁,最后变成片白雾缭绕在他的周围。

    岛屿上不仅灵力浓郁,草木精气也非常丰沛,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从正午到傍晚,从傍晚到深夜,秦命血肉模糊的伤口愈合如初,受损的脏腑和骨骼也不再剧痛。虽然还没有恢复到最佳,但是基本可以了。后背骸骨噼啪脆响,血肉蠕动,金色羽翼猛的振开,洒落星星点点的金光,在黑影里尤为惹眼。

    秦命起身,双眼爬满金玟,冰冷刺骨,杀意凛冽,他稍微活动身体,腾空冲天,飞落到前面的高山山顶,迎着刺骨寒风,扫视着黑暗笼罩的山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