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852章 跃跃欲试
    姬瑶花回头一望,心神皆颤,这头妖虎怎么追上来了?

    “姐姐……救我……”姬瑶雪喉咙碎裂,浑身生机消退,奄奄一息。

    “再忍一会儿!”姬瑶花飞驰中腾空而起,脚踏风云,抱着姬瑶雪凌空翻转,她羽扇甩出道道浓雾,白茫茫一片,打向了白虎,浓雾如云似海,刹那间淹没了林木。

    轰!浓雾暴动,扑出万千藤条,疾若奔雷,隆隆巨响,崩碎了数十棵大树、几十吨的岩石,迎面撞击白虎,前赴后继的淹没它,无数的藤条都像钢铁般坚硬,青芒闪烁,寒光森森,生猛狂烈的撞击着猛虎的身躯,要把它打穿、缠绕。

    白虎怒啸,身披战衣,无所畏惧的横冲直撞,全身白芒绽放,它在藤条狂潮里横冲直撞,摧枯拉朽般狂野向前,一转眼间杀了出来,腾空而起,扑向了姬瑶花。

    姬瑶花面色顿变,翩然落地,全速飞驰,羽扇连连挥击,阻挡着凶残的猛虎。

    秦命盘坐在地上,用力捂住脖颈,血流不止,嘴角也在不断溢血,他强忍着剧痛,全力调动着黄金血愈合伤口。脖颈处的血管、骨骼、血肉,都泛着淡淡金光,涌动着澎湃的生命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黏连。

    三十多位猎杀者站在百米外,惊奇的打量着秦命。有一种疼叫‘看着都疼’,脖子都差点斩断,他竟然连喊都没喊一声?这到底是坚强,还是疯狂?一个地武八重天,竟然差点杀了个九重天?一般的九重天也就罢了,姬瑶雪可是地煌岛天才,还是艳冠海域的尤物,他真特么下得去手啊。

    “趁他病,要他命!”一个猎杀者忽然提醒,声音压得很低很低。

    其他人眼前都是一亮,心动了。秦命手里的玉鼎绝对是罕世重宝,那颗心脏也可能有大秘密,如果能拿到手,不枉他们冒险来一趟青鸾古迹。可是,秦命的凶残给他们留下了阴影,真要是打起来,有命上没命回啊。

    “怕什么,他脖子都快断了。”

    “他要发疯怎么办?”

    “就他疯?我们疯起来也不好惹。”

    “一起上,对准他脖子打,他秦命是疯了点,可不是杀不死的。杀了他,既能拿到宝贝,还能拿着他的脑袋去海族领赏。”

    他们相互鼓着劲,跃跃欲试,可谁都没敢第一个出手,也没有谁真的往前迈步。他们看着浑身是血的秦命,心里一阵阵发憷。

    好半晌,一个队长一提气,眼神一狠,怕个卵,秦命也是人,不是神。他握紧手里的重剑,轻手轻脚的向秦命靠近。

    其他人相互打个眼色,分散着围了上去。

    秦命跟姬瑶雪和姬瑶花刚才的厮杀毁了数百米的林木,满地残枝绿叶,迷雾飘荡,非常安静。他们尽量不发出声音,连呼吸都暂时屏住,悄然向前。

    最前面的队长越走越慢,浑身灵力在经脉奔腾,向着重剑汇聚,他在距离秦命十步的位置稍微一停,闷吼着暴起,提剑杀向秦命。

    秦命忽然睁开双眼,眼底金芒乍现:“有事?”

    那队长心头一哆嗦,劈出的重剑顺势一扭,狠狠轰在地上,他全身翻腾,提剑冲击,好好地突袭,被他生生变成了舞剑,一遍舞着一遍打招呼:“嗬!秦公子醒了?没事,我就活动活动!”

    眼看就要扑出去的其他人猛地刹住,满脸黑线,丢人不?

    那队长连蹦带跳的舞着剑,陪着笑,从秦命身边转走。在背对秦命的时候他差点给自己一巴掌,太特么没志气了!他这一撤,其他人也都没了斗志,打着哈哈散开。

    “你什么情况!脸臊不?”他们又聚到一起,数落着那个队长。

    那队长老脸涨红,又羞又恼,连他都没想到会做出那么不雅观的动作,一世英名啊。

    “再上!别再磨蹭了。”

    “你打头!”

    “一起上,拖延一分,他就多恢复一分。”

    他们争论半天,恶向胆边生,满脸狰狞,凶神恶煞,用力一点头,低声厉喝,集体转身,举着兵刃就要杀过去,可是……三十多人心头猛地一颤,全部僵住了。

    秦命已经站起来了,展开羽翼,冷冷看着他们。

    他们眼角抽了抽,眼神飘忽,不敢直视秦命的眼睛,迟疑了会儿,竟然不约而同的转了回去。“要不……再商量商量?”

    这时候,山林里传来清冽的虎啸声,白虎回来了。追了上千米,没能扑杀那俩女人,它担心秦命安危,急吼吼的原路返回。

    “秦公子,您好好养伤,后会有期哈。”那群猎杀者再不停留,打个招呼,头也不回的窜了。那头白虎在桐人岛活活拆了赤炎朱雀,凶威盖世,又是地武巅峰的境界,他们可不敢招惹。

    小祖仰躺在秦命肩膀上,打着哈欠:“我说小子,没你这么疯的,也没你这么打架的,该阴就阴该损就损,该跑就得跑,你再这么下去,早晚一死。”

    “你随手帮一把,我能这样?”

    “你自己要的生死历练,怨得了别人?每次遇到危险都让我帮忙,你还历练个屁。我那不是帮你,是害你!”小祖懒洋洋的伸展着胳膊腿儿。

    “你啊,除了张嘴,没别的了。”秦命喉咙剧痛,说话都含糊不清,尽管努力压制,鲜血还是乱窜,频频失控。

    “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想念本祖宗的这张嘴了,到时候,你想听都没得听。”

    秦命没听出小祖话语里另外的意思,等白虎回来,捂着鲜血乱窜的喉咙,快速的离开。

    一座山谷里。

    秦命把玉鼎取出来,掀开鼎盖,青芒喷薄,把树木花草都映成了青色,浓郁的药香转眼溢满山谷,花草树木都盈盈舒展,贪婪的吸收着药气里的能量。

    秦命牵引着青色迷雾往身体汇聚,调理伤势,愈合脖颈的伤口。

    虽然只是青雾,药效却极为惊人,一股股清凉的气息在全身流淌,沁入血肉百骸,也向着脖颈的伤口集聚着。不仅大幅度的缓和着痛苦,也配合着伤口愈合。玉鼎里面的药液像是无数天才地宝炼化而成,随便一滴,都可能超过生命之水。

    毕竟,它们足足炼化了上千年,把那座小山都活活药化了。

    秦命调理了半天,青雾配合黄金血,渐渐稳住了伤势,脖颈的血管皮肉基本愈合,虽然还是很疼,可基本没有大碍了。同样的伤势,别人或许需要疗养十天半月,甚至更久,他仅用了几个时辰,这就是黄金血的妙处。

    白虎盯着心脏,左看右看,满脸好奇,有种吞了它的冲动。

    秦命捧着心脏,感受着它有力的跳动:“我如果吃了它,会不会直接闯进圣武境。”

    “不会!你会被它药化,成为这玉鼎里一摊绿水。”小祖盯了很一会儿了,这心脏的能量比它开始预想的要大很多,甚至是危险。

    “我们三个一起炼呢?”

    “不着急。”小祖跳到心脏上,龟壳绽放着蒙蒙白光,仔仔细细的探查。“打起精神,一有不对劲儿就把我扯出来。”

    秦命握紧锁链,随时出手。这到底是个什么心脏?玉鼎又是个什么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