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874章 青铜古灯
    “你境界提升的很快嘛,都五重天了?”秦命拍着马大猛结实的肩膀,感受着他越来越强盛的气势,心里替他高兴。

    “挖苦俺?”马大猛翻个白眼,五重天就值得高兴了?你都八重天了!

    “我那情况特殊。”秦命经历的机缘多,又在黑蛟战船上住过很久,虽然分别一年半了,其实是三年了。“你怎么跑这来了?”

    “绝影在半年前分散历练,俺也就进了这古海,听到你很多事,就往赤凤炼域赶。半路上听到青鸾古迹,俺就来了。”

    “绝影现在怎么样了?”

    “呼延卓卓下血本了,各种灵果灵药随便用,天天往返各种拍卖场,给绝影购置武器、宝贝,雷奥他们境界恢复的很顺利,你就放心吧,他们会给你个惊喜的。”

    童言打断他们:“待会儿再叙旧,先看看这古殿有什么宝贝。”

    露在外面的古殿都坍塌破败,一堆堆的白骨触目惊心,有些人骨,也有些灵妖的骸骨,有些正常大小,有些却有半米粗,诡异的是白骨里面竟然往外渗血,邪意可怖。很多石像掩埋在废墟里,不知道过了多少的岁月,已经开始风化,爬满着裂缝。石像的造型一个比一个怪异,有些像是怒目金刚,有些像是狰狞的恶人,有些则摆着受刑受难的痛苦姿式。它们一个个栩栩如生,像是真实的活人,那表情、那姿态,仿佛把人拉回了当年,隐约能听到凄厉的惨叫、狰狞的狂笑。

    废墟里掩埋着许多锁链,还有触目惊心的刑具,虽然已经残锈不堪,可还是能感受到上面残留的血气。

    这里的环境正应了殿外的那个字——刑!

    这里活脱脱一座行刑大殿!

    秦命指尖划过那些刀刃,一缕缕血气从上面飘起,萦绕在他的指尖,耳畔仿佛回荡起凄厉的惨叫,意识里更是浮现出一幕幕惊悚的行刑画面。

    童言捏碎了一柄短刀,一捧血气炸开,嘭的声闷响,在破烂的外殿里回荡着,血气和碎屑无声的飘落,隐约显化出一幅狰狞的人脸模样。

    白虎踏碎一颗灵妖的头骨,一声凄厉的尖叫仿佛跨越时空,从遥远的年代传来,让人毛骨悚然。

    这里仿佛有着特殊的能量,禁锢住了曾经的怨念。

    他们在外殿转了会儿,没发现合适的宝藏,穿过黑漆漆的石道,往内殿走去。

    白森森的骷髅们走在前面,全身绽放着微微白光,像是些灯笼般驱散着黑暗,照亮着石道的轮廓。

    石壁非常齐整,虽然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了,石壁上却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石壁上面刻印着奇妙的壁画,像是些奇怪的字符,又像是些简练的图画,晦涩难懂,看不懂更看不透。

    童言童欣默默走着,试图参悟,结果看了一半就放弃了。

    他们继续往前走,石道狭长幽邃,足有几百米长,向下倾斜,好像要深入山丛的地底。他们不再理会壁画,小祖却聚精会神的看着,壁画上面的线条仿佛无声的漂浮,接连闯入他的意识,在脑海里汇聚成一副浩大而壮阔的画面,但绝不是什么盛世美景,而是恐怖到极致的世间悲剧。

    小祖心里掀起惊涛骇浪,真的是它!真让我蒙对了?

    小祖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了,这里根本不是什么青鸾古迹,而是一片流放地,上古时代镇大凶大灾的死亡绝地。

    他们走过石道,走进了内殿,骷髅们早已经散开,像是些大型夜明珠,把恢宏的巨殿照亮。

    巨殿足有三四百米宽,三五十米的高度,圆拱形的顶部刻画着同样复杂晦涩的字符,它们闪烁着不同的光泽,光怪陆离,迷影重重。

    巨殿周围有十多个入口,连通着不同的石道,石道尽头可能是不同的外殿。

    秦命他们完全被巨殿里的场面惊到了。

    一座古老的祭台漂浮在半空中,上面盘坐着一个人身蛇尾的怪物,已经化成了白骨,可浑身蒸腾着暗淡的光华,笼罩在骨头周围,显化出曾经的真实模样,看起来死去的时间很久远了,却依旧弥漫着滔滔凶威,挤满了巨殿,让人窒息。你在看着它,它好像也在看着你,让人浑身发冷,毛骨悚然。

    白骨怪物头顶悬浮着一盏青铜古灯,灯芯微微跃动着火光,像是亘古永存,不知道燃烧了多少年。淡淡的烛光很微弱,却让秦命他们深深的震撼着,无法想象这柄古灯的来历,曾经又被何等人物拥有?那具人身蛇尾的怪物是它的主人吗?

    祭台漂浮在半空,周围雄踞着九座石像,全是些罕见的异兽,乍一看好像认识,仔细一看,却从没见过。童欣喜欢看史料,对曾经的灵妖和强者都有了解,却没认出这些是什么灵妖。它们都有二十多米高,或威猛雄壮、或狰狞邪恶,又或是沉默威严。即便是石像,却透着真实的凶威,让人不敢直视。它们像是随时可能复活,重临人间,横扫群雄。

    九座石像分居不同方位,拱卫着漂浮的祭台,成为巨殿里最惹眼的画面。

    马大猛挥出片黑砂,试图包裹人身蛇尾的白骨,却没等冲到祭台,就被股无形的力量摊开。

    “我要那古灯!”童言浑身有股热血上涌,看着那柄青铜古灯,像是看到了稀世珍宝,呼吸都变得粗重。亘古不灭的古灯,正像他追求的永恒的火种,如果能被他所得,定能超越极限,实现前所未有的蜕变。

    “先别着急。”秦命制止童言,走向那些石像。

    白虎紧跟着秦命,竖瞳里凶气滚滚,并没有被石像的凶威压住,反而跃跃欲试,有种向它们挑战的冲动。

    石像已经存在了无数的岁月,却没有沾染任何尘埃,像是昨天才刚刚竖立到这里,绕着它们行走,总有种被它们盯住的怪异感觉。这座内殿看起来就这么点东西,却无处不在透着古怪,连空气都变得压抑。

    外面的山丛里,人群在惊悚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再次开始躁动了。这么多人围着座古殿,里面又可能埋葬着珍宝吸引着,他们不可能悻悻退走,总会有不怕死的人出面。

    不久后,三支猎杀者队伍十几个人,相互商量后,决定冒险试探。

    他们在五百多人紧张的关注下,小心翼翼的走上了石桥,一步一步都走的非常谨慎。他们这几支队伍经历过很多险境,经验丰富,也有股野性的胆魄,可是这一次却都很紧张,回想刚才的惊魂一幕,冷汗不受控制的挂满额头。连秦命都丧命不死之物的獠牙下,我们一旦遭遇那些骷髅也会凶多吉少。

    不过,富贵险中求,这是所有成长起来的猎杀者们信奉的武道,心有多大胆,就能走多远。

    几百米的石桥,他们足足走了一炷香,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群山遍野间的人们都替他们捏把汗,也在紧张的等待着。

    连纪横勇他们都走近了石桥,凝神眺望着。

    “咔嚓!”一具雪白的骷髅走出了石殿,提着骨刀,晃晃悠悠,颅骨里面飘着黑气,邪恶阴森。

    所有人的心都是一紧,呼吸都停住了,已经接近石殿的那十多个猎杀者差点扭头就走。

    不过……

    小骷髅没有发起进攻,石殿里也没有飘出黑砂,它提着骨刀,歪着头骨站在那里,打量着前面紧张到浑身轻颤的猎杀者们。

    猎杀者们用惊恐紧张的目光盯着骷髅,时不时的看向石殿,生怕里面突然的喷出股黑雾。

    画面仿佛凝固,空气更是紧张的能挤出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