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880章 我,是谁
    看到马大猛成功唬住了所有人,秦命稍稍松口气,看这情况应该能坚持段时间了。他的注意力重新落到了高空神秘而浩大的古堡上,玥晴清傲威严宛如天女,金色的光辉与清冷的月光在她身上交织。“小祖,那是什么奥义?”

    “我还没那能耐看透天道,但应该是奥义力量错不了了。”

    “天道衍生的大道奥义真的能凌驾于所有武法之上?”秦命为玥晴激动着,也对玄妙而神秘的天道充满着好奇。

    “那倒不是绝对,有些武法还是能跟大道奥义争一争强弱的,不过也是极少数。”小祖心里补充了一句,例如众王传承,不过话在心里,没说出来。

    “我如果面对大道奥义,有获胜的希望吗?”

    小祖沉默了很久,直到秦命看向了它,它才望着古堡方向,淡淡道:“以你现在的能力,想要抗衡大道奥义,难!他不一定能杀死你,可你也肯定奈何不了对方。有句话我得提醒你,你的武法很多,也很杂,你能把它们逐一参悟,并发挥出应有的威力,说明你天赋还不错。

    在你成长的初期,这一点能让你的境界迅速提升,让你战斗力更强,应变危险的能力很强,但是随着你境界提升,快要接近圣武,你过多过杂的武法,会在无形之中制约你的成长,一句话……杂而不精!”

    这是小祖第一次认真又正式的跟秦命谈话,而且直接提到了武法和修炼,这让秦命惊讶,却也不得不重视。

    “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渴望走的更远,成长的更快,所以渴望更多地武法来充实自己,这想法是没错,你能流畅的驾驭这么多的武法,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但是你在晋入武圣后必须开始调整你的武道,寻找一个专一的方向,一个为主,其余全部为辅。例如,雷道为主,体术为辅,往下,剑术为主,刀法为辅,或者干脆扔掉那柄霸刀。至于那修罗刀……算是个杀器,你要学会怎么去运用,而不是借力借势。”

    秦命脸色微微凝重:“参悟天道靠什么?天赋还是……”

    “主要还是天赋,没有足够逆天的天赋,就算给你再多的指导,你也参不透大道奥义。当然还有特殊情况,那就是转嫁,像玥晴这样的。古堡里的主人,当年可能就掌控着一个大道奥义。通常来说,人死奥义散,但这人应该是个惊采绝艳之类,用了什么方法把大道奥义封住了。玥晴能得到他的关注,应该是有哪方面引起了他残留意识的注意,把大道奥义转嫁到了她身上。不过这样有个弊端,如果玥晴的天赋不够,参不透那份奥义,奥义会在很短的时间里迅速消失,回归天道。如果玥晴能驾驭,它将伴随她一生。”

    “玥晴天赋不比我弱,她应该能控制住这份机缘。”

    “小子,我再提醒你一句,你这几年来经历的事情不少,得到的机缘也很多,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无论放在谁身上,都永远合适,你不要仗着黄金血的恢复力无所畏惧的横冲直撞。远的不说,就连宇文渊、皇甫轩辕、萧煌、宫倾城这几个,都有可能临死前给你致命一击。你经验丰富,神识敏锐,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决不能小瞧了他们。

    古海浩瀚,无边无际,潜藏着无数的强人异兽,能人异类绝不再少数,你就算赢了海族联盟,还有更强悍的妖族,还有与海族联盟不相上下的诛天殿等等,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天才,更不缺奇迹,你得到的机缘很多,在某个地方可能有人得到的更多,你自认为是个传奇,但浩瀚天地间的传奇绝不会只有你一个。你身体里有个残魂,他一直撺掇你去天庭大陆,可你准备好了吗?你知道那里的强族强派都传承多少年了吗?”

    小祖凝重又慎重,沉甸甸的提醒着秦命。它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出这些话,或许快要离开了,心里有感伤吗?曾经当年,它视天下群雄如草芥,滔滔凶威翻天捣海;曾经当年,它纵横古海,掠夺天武为奴为仆;曾经当年,它吞龙斩凤,自认天下无双。最后却不得不向命运低头,向天道臣服,含恨隐退,接受屈辱条约,永镇永恒古国。

    它陪伴秦命这么多年,很少帮忙,也很少搭理,开始甚至把他当个乐子,真没放在心上。可慢慢的,它开始观察他,开始训斥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它开始在乎了。秦命有很多不足,也有很多执念,算不上个完美的武者,可他毕竟是个孤儿,一个从普通门派里逃出来的普通的少年,他没有旷世天赋,没有惊世背景,他能走到这一步,已经难能可贵了。

    它陪伴了秦命,也见证了秦命,渐渐地,它认可了秦命。

    秦命渴望成长,渴望武道,也有邀战天下的豪情,秦命心里杂念很少,甚至可以说是纯粹了,这一点,难能可贵。但是,小祖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这让它深深地担心着。

    它马上要离开了,也必须要离开了,它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有些恩要还,有些仇要报,它可能会离开很久,也可能永远不会回来。

    秦命沉默着,他从来没有小瞧天下英雄,也从没有自傲自负,可小祖突然严厉的提醒,还是在他心里产生不小的触动。

    “就算将来成长到圣武,甚至是天武,能杀你的强人凶兽也非常多,好比古海四大圣器,荒神三叉戟、葬海焚天剑、龙皇镇魔碑,无极钝仙杵,如果有人举起这些神兵利刃,你能抗住吗?也不要以为有了修罗刀就可以无所畏惧,我实话告诉你,你的修罗刀……断过……”

    秦命沉思的意识突然一振:“什么?你说什么?”

    “我不了解这个修罗刀,我也不知道那老家伙为什么把它给你,但这件事无论从哪个方面去想,都不合情理。一个天庭大陆的超级强者,一个妖兵的主人,为什么会寄住到边荒大陆的小宗门里,又为什么会把至尊妖兵给你这么个不起眼的小孩子?你……到底是谁!他……为何而来!修罗刀……为何而断!那座孤坟……埋葬着什么秘密?”

    秦命惊愕的看着肩上的小祖,小祖没有回避他的目光,无声的对视着。

    我,到底是谁?

    他,为何而来?

    修罗刀,为何而断?

    那座孤坟……埋葬着什么秘密?

    秦命目光微微晃动,心里掀起阵阵波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