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888章 趁你病要你命
    “秦命怎么了?”童玳挥动着紫炎翼,眺望着秦命那里。

    天地间的能量受到某种牵引,正从四面八方涌来,向着秦命那里汇聚,在秦命周围形成个巨大的漩涡,逐渐的变成灵雾,如云似潮,非常浩大。

    秦命表情非常痛苦,像是在努力压制着什么。可浑身金光灿灿,雷潮汹涌,越来越浓烈,几乎要看不到他本人。仔细观察会发现秦命绽放的金光深处有十八道迷影正在成型,弥漫出非常古老而威严的气息。

    “小祖,保住玥晴!”秦命咬着牙低吼,他快扛不住了,黄金心脏释放着磅礴的能量,像是千军万马般在全身横冲直撞,搅动着气海,淬炼着肉身,更自发的向天地间汲取能量。他如果再不闭关炼化,身体就要被撕裂了。

    地凰玄蛇不知道秦命怎么了,茫然又奇怪的看着他,也好奇的打量着金光里的重重人影。

    小祖望着高空的玥晴,若有所思。

    玥晴现在的境界已经达到九重天之巅,可以说是地武境的巅峰了。这场大道机缘的威力实在是太惊人了,硬是把她从七重天推到了九重天,又从九重天推到了地武境的巅峰,几乎要触摸到圣武境的壁垒。这种跨越式的蜕变也影响到了秦命,强行推动秦命的境界向九重天迈进。

    “小祖,拜托了。”秦命等不了了,原地盘坐,屏气凝神,运转武法掌控经脉,控制气海。

    轰的声爆响,震得地面石头都猛地弹起,秦命全身的雷电刹那引爆,奔袭上百米范围,化作激烈赤亮的雷池,无数粗壮的闪电在里面迸发轰鸣,毁灭的能量和狂暴的气息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让人呼吸都在急促。

    呱!

    蛙鸣声雄浑浩大,透着滔滔凶威,一头巨硕的雷蟾在雷池里面成型,青芒闪烁,通体赤亮,它看似沉静,‘乖乖‘的趴在雷池里,可那双腥红的双眼却像是赋予了它真实的灵魂,好像那不是雷电显化的武法,而是真实的雷蟾,跨越数千年的重生。

    雷蟾刚刚成型,清冷的高空便乌云滚滚,丛林都迅速的黑暗下来,一大片的雷云笼罩在上空,里面电闪雷鸣,似乎与下面的雷池相互辉映。雷云深处,巨型雷鹏在无数闪电的交织中傲然成型,雷翼挥展,足有上百米,体躯雄壮威猛,透着赫赫凶威。

    一上一下两道雷灵,拱卫守护着秦命。

    天地间的灵力受到牵连,疯狂地汇聚,前赴后继的涌入雷池。

    秦命既然打定主意突破,就全力以赴,从八重天到九重天的蜕变太关键了,直接影响到以后向圣武的迈进。正好刚刚得到了荒血雷蝶的灵核,可以帮助上古吞雷术再次蜕变。

    “真是在突破!”纪横勇、常无悔、太叔凌锋,三位地武九重天交换眼神,都看到了彼此眼里的狂热与杀意,他们立刻冲向秦命。可没跑几步,又接连停下了,回头看着无动于衷的宇文渊他们。“一起上啊,还愣着干什么?”

    宇文渊站在原地,望着那片暴动的雷池,眼神闪烁,眉宇间隐隐在挣扎着什么。

    萧煌、宫倾城,都没有出手,神情也不太自然。

    “喂!我说你们发什么愣!”纪横勇忽然大喊。

    宇文渊没说什么,忽然转身离开了。

    “宇文渊!你特么干什么去!”纪横勇一激动,语气也不怎么客气了。

    宇文渊没理会,径自走进了昏暗的森林。他是把秦命当做劲敌,恨不得亲手杀了他,鹰山之战是他生平第一次惨败,他心里憋着股劲儿要重新虐败秦命,赢回自己的盛名,可是,现在不是时候,他要败秦命也得堂堂正正的败,要杀秦命更得先败再杀,让秦命死也死的心服口服。像这种趁人之危,还是当着上千人的面,他宇文渊做不来,更丢不起这个人。

    萧煌和宫倾城看了眼离开的宇文渊,他们虽然没有走开,但也没有出手的意思。他们作为海族联盟新生代的领军人物,不仅是家族的希望,更是无数人敬畏的天才,他们很看重自己的形象,也有着强者该有的尊严。有些时候可以‘趁你病要你命’,有些时候可以‘群起而攻’,有些时候更需要‘不择手段’,但有些时候,不行!例如现在!例如这种场合。

    宇文启等人莫名其妙,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既然宇文渊都走了,他们也没必要急着出手。

    “呵呵,要脸?那得分人!”纪横勇大概明白了,不屑嗤笑,跟常无悔和太叔凌锋交换眼神,大步走向了莲山,浑身灵力涌动,强横的气势破体而现。他们不管是不是趁人之危,也不管有多少人看着,他们只要秦命的脑袋!

    纪横勇身后月光浮现,如云似海,半轮圆月若隐若现,他浑身披上银色荧光,手持战戟,像是从星月间走来,虚无缥缈,却又神秘威猛。常无悔金光磅礴,金光的能量形成金属狂潮,透着极强的压迫感,行走间地面都在抖动,隆隆作响。太叔凌锋从体内飞出七块宝骨,绽放着不同的强光,环绕着他旋转,把他照映的如同天神,每块宝骨都代表着头强悍的猛兽,与他神魂相连,几乎就是他的化身。

    三位海族联盟的超级天才同时出手,那些蛰伏了很久的强族强派的天才们也都接连现身,从不同方向走向了莲山。他们这些人不同于之前的猎杀者们,虽然不会有多么疯狂,可每个人都有强盛的武法,也都有威力不凡的武器。

    “以多欺少也就罢了,还要来个趁人之危?海族联盟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童玳、童图、方牧歌、马大猛,都拦到秦命前面,对峙着迎面走来的纪横勇他们,语气虽然强硬,心里却非常紧张。这三位的实力都已经达到地武巅峰,随手一招就能把他们四个全灭,也能斩破秦命的闭关。

    “现在说这些有意思吗?我们跟紫炎族势不两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跟别人可以讲点道义尊严,跟你们?呵呵,你们不配。”

    “省省口舌吧,今天就是来要你们的命。要么打,要么自己了结,要么……闭嘴。”

    “秦命那头小老虎呢?是藏起来了,还是没过来?”

    纪横勇、常无悔、太叔凌锋各自走出一片杀场,浩大的能量像是奔腾的怒潮,掀起浓烈的砂石土尘,向着秦命那片雷池扑了过来。

    “怎么办?”童玳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纪横勇三人对他们来说都是兄长级的人物,都是上一代的升龙榜精英,比他们强太多了。

    “纪兄、常兄、太叔兄,三位老友好久不见啊。”一声爽朗的笑容忽然从山林里传来,声音似乎透着奇妙的能量,虽然笑声朗朗,却带着某种杀伐之气,硬是闯入正在凝固的战场,在纪横勇三人耳畔炸响。

    纪横勇他们眸光微凝,冷眼瞟了过去。

    一个高瘦冷俊的男人走进了人们视线,长发披散,身材伟岸,古铜色的肤色,浑身逗着股钢铁般的力感。他并不是多么英俊,可五官轮廓非常深邃,像是刀削斧劈的雕像,令人印象深刻,幽暗的双眸间,精芒熠熠。

    “封逍遥?”看到来人,纪横勇神色微动。他怎么来了?

    常无悔和太叔凌锋认出了来人,虽然没打过几次交道,可海族联盟的新生代里没有谁不认识封逍遥。一个斗兽场里崛起的新星,也是星耀联盟全力培养的超级战兽,他爷爷则是高级血月斗兽,实力跟那些海族战将不相上下。

    封逍遥虽然常年‘浸泡’在斗兽场,很少露面,可在外的威名绝对不弱,这份‘威名’里浸满了杀戮的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