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899章 黄金面具
    秦命的队伍里多了两个绝色尤物,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秦命故意带着她们出没于那些人多的地方,气的姬瑶花姐妹咬牙切齿,却也没办法,脸上还得保持着笑容。童言不断的刺激着姬雪辰,调戏着姬瑶花和姬瑶雪,在旁人眼里俨然成了‘有说有笑’、‘幸福甜蜜’。

    童言还故意喊着‘我要娶了你们’,让听到的人们无不诧异。难道地煌岛要跟紫炎族联姻了?一个霸主级势力要登上紫炎族的战车了吗?童言身份是紫炎族族长的儿子,姬瑶花姐妹又是地煌岛岛主的女儿,这两人联姻可不是件小事,背后肯定牵扯到一系列的利益关系。

    连各海族的队伍都听到了这件事,虽然不相信地煌岛会傻得投靠紫炎族,可人们传的有模有样,他们不得不慎重。妖蛮族和拜月族还在盘算着要不要雇佣猎杀者们,串联其他强族强派的队伍,去围剿秦命。可听到姬瑶花和姬瑶雪加入,他们不得不放弃这份打算。这两个女人不仅美艳绝丽,又是地武九重天的境界,一旦真心帮助秦命,绝对会是个威胁。

    秦命他们游走各地,一边寻觅着宝藏,一边散布着五天后岛屿定将剧变的消息,也引起了一定程度的紧张。不管人们信与不信,心里都会引起注意,毕竟千年前的事一直压在每个闯入者心里,谁都不想白白的死在这种于是格局的环境了,这也是外面那些圣武和高级地武不愿意冒险进来的原因。

    几天下来,秦命他们幸运的发现了不少宝藏。

    一湾小池塘里面漂浮着玉石般的血珠,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也不知道是什么的鲜血,池塘里面没有游鱼,也没有水草,澄澈清凉,却非常寂静,只有那几十珠血滴无声的悬浮着。

    取出一滴吞下,浑身血液都像烧起来,烧的骨骼和血肉都通红,痛苦难受。但是剧痛过后,浑身说不出的舒畅轻松,仿佛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洗涤。用马大猛的话来说,有种羽化升仙灵魂出窍的感觉。

    已经达到六重天巅峰的童玳和童图在连服几滴后,成功突破了地武境最艰难的突破——六重天的壁垒!跨入了七重天!

    秦命他们每人分了两三滴,忍受着最初的剧痛后,都有种脱胎换骨的畅爽感觉,好像连灵魂都像是被清洗一遍。

    他们寻觅到一株白玉老参,生长在一尊人形石像的头顶,拔下来的那一刻,石像化作粉尘,漫天飘洒,消散于无形,老参绽放出浓郁醉人的药香,让人心旷神怡。谁都能看出白玉老参的不凡,考虑到方牧歌没得到机缘,转交给了他。

    童欣在幽暗的地沟里意外的发现了一樽木棺,木棺已经腐烂,里面没有尸骨,也没有衣冠,只有一张黄金面具,顺滑明亮,没有沾染任何尘埃。面具不知道存在了多少的岁月,依旧金光璀璨。

    童欣本想带在脸上试试,可在接触皮肤的那一刻,心里竟然生出了一种冰冷的恐惧感。

    秦命、玥晴、童言都依次尝试着戴上,却都没有成功,不是面具抗拒,而是每次尝试都会感觉浑身冰冷,心里发憷,仿佛……那是一张真实的脸……

    “小祖,认识吗?”秦命仔细翻看着黄金面具,做工精致细腻,像是模仿着一张英俊的人脸锻造的,金光灿灿,尽显尊贵。

    小祖盯着那樽破旧的棺木出神,又是一个熟人,第五个了。看着那木棺,曾经的过往历历在目,如在昨日。万年前,你何等英姿豪情,何等的狂放嚣张,五战天桥,九渡泅水,为迎娶未央天女,血染三千里,红了那昭阳殿,颤了那方天地。万年已过,曾经惊颤天下的大枭竟然只剩下这樽破旧的棺木,独留一张面具,没有墓冢,无人祭奠,你的尸骨何在,你的英魂何在,你曾经苦苦追求的女人……又葬在哪里……

    “小祖?”秦命连唤了三遍。

    小祖回神,缓缓摇头:“不认识。”

    “你没事吧?”

    “我累了,睡会儿。”小祖缩回龟壳,黯然神伤。

    万年前,我屈从天道,受困永恒王国,到底是福是祸?如果我继续坚持,不从命运,等待我的会是什么?是不是也被永镇死囚岛,被万载岁月侵蚀的尸骨无存,躺在污泥里,被永远的遗忘。万年了,只有我醒了过来,曾经的敌人、仇人、朋友,曾经的一切,都不在了……不在了……

    “你家小王八怎么了?没以前欢快了。”马大猛奇怪,这小家伙平常可是个很能闹腾的主儿。

    秦命摇头,他也纳闷,小祖情绪不高已经很长时间了。

    “嗳?你脖子上怎么也挂着个王八?”童玳伸手就要去勾马大猛胸前挂着的王八,是个黑壳的。

    龟壳里突然冒出个小小的头骨,雪白雪白的,眼眶里冒着黑气。

    “啊!什么东西!”童玳惊叫,慌忙后退。

    马大猛哈哈大笑,拿着龟壳往童玳面前晃了晃,一阵咔嚓乱响,小胳膊小腿还有尾巴都伸出来了,不过只剩骨头了。

    “你把你的王八也炼成骷髅了?”

    “半年前死了,扔了可惜,就炼成骷髅了。”

    “拿骷髅当宠物,真有你的。”童玳对这些东西很抵触,赶忙离得远远地。

    “谁想要这个黄金面具?”秦命又在石棺里找了会儿,什么都没有。

    “你留着吧,我不需要。”童言他们都摇着头,这东西太邪性了,犯不着冒险。

    他们刚要离开地沟,树林里走来了一群人,隔着几十米停下,眼光若寒星,闪烁着冷芒。

    宽厚的血色斗篷遮不住他们锐利的气息,金色剑纹彰显着尊贵,血衣金剑,诛天殿!

    秦命他们眼神微微一凛,心生警惕。诛天殿怎么在这里?看这架势不像是碰巧经过。他们的目光扫过诛天殿的队伍,不约而同的注意到了里面一个人,被其他人拱卫在中间。那是张面无表情的俊脸,像是有股独特的气息,在注意的第一时间就猛地砸进了他们的眼里。标杆般笔挺的修长身姿,透着股刚硬与不屈的意志,薄薄的嘴唇微抿,漆黑的眼珠时而闪过精芒,令人不敢小觑。

    男人披着血色斗篷,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五官线条轮廓完美,却透着锐利与强硬。他的目光自动略过了所有人,定在了秦命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