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10章 生死难料
    “有件事,我觉着有必要提一提。”都离开战船后,童玳忽然开口,虽然不合时宜,可想来想去,还是说一声为好。“在岛上的时候,诛天殿在找过秦命,让秦命给带话。他们有意向跟我们合作,条件是交触荒神三叉戟。如果不交,他们……不介意硬抢。”

    天王殿和童立堂等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诛天殿竟然要插手海族的事?

    “有了葬海焚天剑,还想要荒神三叉戟?诛天殿不怕崩碎了牙!”族长童立堂脸色一沉,紫炎族刚刚脱离联盟,诛天殿就来威胁了,时间掐的够准的。

    童玳沉甸甸的道:“他们手里有第三颗器灵!看样子是势在必得了。”

    “还说过什么?”紫炎族的战将们神情凝重,如果诛天殿这个时候插手,他们的处境会变得非常被动,甚至可能直接吓退星耀联盟。

    “他们会给我们半年时间考虑。当时是诛天殿一个叫姚文武的人跟秦命联系的,现在秦命……嗯……不在了,他们可能还会派人来跟我们接触。”

    “考虑?诛天殿口气不小啊,他们难道敢跨越万里奔袭?”幽冥王冷笑,诛天殿是很强,可是相距万里,几乎横跨半个古海,想要征剿紫炎族,不仅要出动足够数量足够强悍的的强者,更要耗费三两个月的时间,时间长,变数多,诛天殿老巢也可能因为力量下降,面临更多地威胁。所以,他并不认为诛天殿敢真的跨海奔袭赤凤炼域。

    青海王沉甸甸的道:“他们确实不敢,但是诛天殿威胁我们的方法太多了,如果放出话来要置我们于死地,首先就不会再有人敢跟我们联盟,海族都会主动去跟诛天殿联系,如果双方达成协议,诛天殿协助镇守魔域,海族就会空出大量的精力和强者来威胁我们。诛天殿态度很狂,但却是有狂的资格,他们看准了海族联盟的牵绊,也看准了我们的劣势。”

    天刀王道:“我怎么感觉诛天殿在这个时候来要荒神三叉戟有些突然了,里面可能还有什么原因。而且……就派几个小娃娃过来,耀武扬威的威胁几句,我们就给了?诛天殿是狂,但不是傻子。”

    “荒神三叉戟绝对不可能交出去。”童立堂态度坚决,这是紫炎族抗衡海族的重要依仗,也是未来强盛的基础。有了荒神三叉戟,再有两头地凰玄蛇,只要能给他几十年的时间,他有信心把紫炎族变成另一个超级霸主。

    “交是肯定不能交,但这件事该怎么应付?”

    黑蛟战船上,人们都走的差不多了,妖儿站在破碎的玉蛋前面,神色黯然。“他真的活着吗?”

    玥晴轻声低语,平静却坚定:“我活着,他就还活着。女王传承跟众王传承一脉相承,有魂印联系,我能感受到他还活着。”

    “他,活在哪?”

    玥晴无言以对,活在哪?活在那座岛屿吧。

    “能救他吗?”妖儿双眸无神,没有了焦距。

    “能。”玥晴心里没底气,可必须要试一试。如果秦命真的封困在那座完全消失的岛屿里,救他的办法只有一个,让他自己破开封印,杀出来。秦命自己无法修炼,但她能!她可以不断变强,提升自己境界,以‘九星九耀清魂杀神咒’做引子,强行提升秦命的境界。如果秦命能坚持到足够强大的那一天,就有可能破开封印,虽然这种设想有些天真了,可岛屿已经漂流上万年,封印不会再像当年那样强大,总归是有一线希望的。

    “没别的办法了吗?”妖儿心里痛苦,也在懊悔。如果不是留下来闭关,而跟着秦命到青鸾古迹,她或许可以帮一把,哪怕局面再凶险,她宁可陪着他留在岛上,也不要这样被别人来告诉秦命‘生死未卜’。

    “秦命现在还活着,或许跟小祖有关系,有它保护着秦命,他们应该能坚持一段时间。”玥晴是少数几个知道小祖身份的人,一个活了上万年的妖物,又被永恒王国镇压,身份肯定不会简单。如果小祖不死,定会守住秦命一口气。

    小祖?妖儿暗淡的眼底终于闪过丝明光,是啊,还有小祖呢。小祖平常吊儿郎当,又懒又色,可她知道小祖绝不会像表面看到的这么简单。小祖跟秦命的心脏链接,如果秦命死了,小祖肯定会受到重创,所以小祖不会眼睁睁看着秦命死的。

    …………

    青鸾古迹消失的一个月后,在相距万里外的一片很普通的海域,三头二十多米长的巨型剑鱼,乘风破浪,掠过海面疾速而来。剑鱼雄壮巨大,比巨鲸还要庞大,它们线条流畅完美,体表篮光闪烁,水波流转,美丽却凶猛,锋利的剑齿足有五米长,锋利坚韧,如同神兵利刃。

    每头剑鱼身上,都盘坐着十几位男女,冥想修炼。剑鱼速度快的惊人,掀起烈烈狂风,但表面形成蓝光屏障,守护着上面的人们。

    “停!”前面那头剑鱼的身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忽然抬手,声音清朗雄浑,透着股力感,三头剑鱼迅速放慢速度,它们身上的男女接连从冥想中回神,看着无边无际的汪洋,波涛起伏,蔚蓝深邃,视野里都看不到一座岛。他们奇怪,怎么在这里停下了?

    三头剑鱼慢慢地停下,包围了一个漂浮在海面上的人。

    一个模样清秀的少年,仰躺在海面上,随着波涛起起伏伏,昏迷不醒。衣服破烂的像是乞丐,脸色非常苍白,几乎看不到丝血色,但眉心间一道神秘复杂的纹路,显示着他的不凡。奇怪的是,少年的双臂和胸口处都有些泥浆,泥浆像是有着生命一般,缓慢的流淌着、蠕动着,却没被海水冲散。

    少年身边竟然还漂浮着个非常娇小的女孩,白皙稚嫩的小手扒在他的脸上,半边身子淹在海水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救人!”前面的那头剑鱼背上,一个黑衣长发的少年急忙吩咐。

    “慢着!”白发老人挥手制止。

    “冷叔,救人要紧!先把人捞上来。”少年身材消瘦,眼神却很明亮,薄薄的嘴唇透着股坚毅,不顾老人的反对,向旁边的侍卫下令:“下去,救人。”

    白发老人抬着手,晃着手指,制止着侍卫们。

    侍卫们难做了,不知道听谁的。

    “冷叔!不要碰到人就当是坏人。”少年有些恼了,救个人怎么了?他纵身而起,要跳进海里亲自救人。

    侍卫们赶紧跟着,也都扑向海里。

    但剑鱼表面的蓝光没有散开,像是柔和的浪潮,轻易的把少年和侍卫们弹回来了。

    “不要着急。他们还没死。”老人说话间,趴在那神秘少年脸上的小女孩慢慢抬起了头,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忽闪忽闪的,非常的灵性,小脸白皙娇嫩,像是暖玉一般,樱桃般的小嘴,红润可爱,一张一合,发出稚嫩的声音:“咿……呀……”

    她歪着小脑袋,看着面前巨大的剑鱼,灵性的眼睛里满是好奇。

    “好可爱的小孩儿。”剑鱼的背上,有些女人惊喜的看着那小孩儿,实在太可爱了,粉雕玉琢,灵性乖巧,看的她们爱心泛滥,好像抱在怀里好好逗一逗。

    黑衣少年脸上的着急慢慢地淡了,这小孩儿竟然好好地?这么小的孩子,扔到海里很快就会淹死了,她怎么会安然无恙?

    小女孩儿咿呀几声,低下头,趴在那少年的额头上,吧唧吧唧的咂着什么。

    剑鱼上的男女们抿嘴轻笑,这小家伙饿坏了,把那里当粮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