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13章 小祖不见了
    “三重天!才三重天!你这些年都干什么了!”

    “再有半年,你就三十岁了,地武三重天才勉强够诛天殿的考核线,你拿什么跟别人争?难道指望商会给你出资买进去吗?”

    “就算把整个商会赔进去,诛天殿也不要你这种残次品!”

    “我再说一遍!三十岁前,进不了诛天殿,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留下管理商会,修炼武道和振兴家族的事,交给你大哥和二姐就够了。”

    温阳落寞的走在碎石路上,两边古树苍劲,枝繁叶茂,带来片片阴凉。长辈们严厉的声音不断在他脑海里回荡着,刺痛着他倔强的尊严。他从小就对武道有着浓厚的兴趣,也希望自己能有一天变成人人尊敬的强者,能够恣意的释放武法,迎战各方天才,纵横古海。但是,他的天赋在普通人眼里还算可以,想要达到梦想的程度还差的太远太远。

    他不是没有努力,只是境界进展缓慢。

    在这片海域,最高的武道殿堂就是诛天殿,每个人少年少女都以成为那里的弟子为荣。温阳也不例外,他的大哥和二姐,也是诛天殿的狂热崇拜者。

    诛天殿每年都会招揽外殿弟子,如果是十五岁以下的年龄,最低要求是灵武境六重天,如果是二十岁以下的年龄,最低是灵武境巅峰,如果是二十五岁以下,必须要地武境,如果是三十岁以下,必须是地武三重天。如果过了三十岁,诛天殿绝不会再招收。

    他的大哥,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通过考核,二姐也是在十八岁第二次考核的时候,顺利进入。唯独他,从十五岁开始就去报名考核,一次次的满怀希望,一次次的失败,到现在,他只剩最后的一次机会,却还是勉强达到考核线。

    温阳在上次考核失败后,就外出历练了,疯狂地冒险,希望能在最后的考核之前晋入地武四重天,起初很顺利,也在一年前晋入三重天,可是三重天到四重天的跨越太难太难了,无论他怎么努力,都还是跨不过那一道坎。

    他知道,如果这次再失败,他只能放弃武道,专心经营家族的商会,努力地赚钱,为诛天殿里的大哥和二姐积蓄足够的资金购买灵草灵果,打点殿里的长老们。可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倾心的是武道!是有朝一日能晋入圣武!

    温阳走着走着,走到前面的岔路口,往左就是他的宅院。可想起乔羽曦的尖酸刻薄,他就心烦,那女人总想着自己男人应该多么强大多么英雄,埋怨家族把她嫁到了这里,也不想想,那些天才级人物会娶她?

    “少爷,少夫人在家等着您呢?”一个侍女从左边的小路迎过来,轻轻拂了一礼,态度却不怎么恭敬,这是乔羽曦从家族里带来的贴身侍女,可能是受乔羽曦的影响,她也看温阳不怎么顺眼。人是好人,可好人有什么用?这世界看的是实力!实力强,天赋高,才受人尊重。

    如果温阳争点气,能加入诛天殿,她小姐脸上也有光,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走到外面都受人嘲笑,像什么‘五次考核,五次落败,就是个做生意的命。’

    “让她等着吧!”温阳冷哼,刚听父亲训了一顿,实在不想再听那女人嘲讽。

    “少爷,这样不太好吧,我建议您还是去一趟。”

    “建议?我还轮得到你来建议?”温阳冷哼。

    “您考虑清楚……”

    一个侍女从右边的小路急匆匆的跑过来。“三少爷,您的客人又晕倒了。”

    “过去看看。”温阳正好心烦,转身走向了右边的小路。

    左边的侍女不咸不淡的道:“三少爷,小姐找你过去是有些话要跟您谈,关于孩子的事,您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让她等着吧!”温阳头也没回。

    秦命昏迷了三天,当泥浆再次消退,他才从混沌中苏醒。

    温阳不想见人,正好借机会留在了这个院子里,时不时过来看看。奇怪的是,那娇俏的小女孩竟然不吃也不喝,竟然也不饿,醒了就在那男人头上吮吸几口,然后接着睡。让他惊讶的是小女孩身上好像有灵力流动,一个两三岁的女孩,竟然能积聚灵力?这是要逆天吗。

    秦命醒来后,失神的坐在床上,抚摸着胳膊和胸口。

    泥浆又消失了,好像从来没出现过。

    这些泥浆难道是死囚岛上的封印?怎么带到了这里。

    “小祖?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怎么出来的?”

    “这泥浆有什么办法清理掉吗?”

    秦命仔细的探查,可查不到泥浆,也查不到封印的力量,但越是这样,越是心里不安。这封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万一是在特殊的时候呢,突然来这么一下,他岂不是任人宰割?

    “小祖?别睡了。”秦命伸手去抓小祖,手却突然定在那里,目光一阵晃动,一把撕开了领口,小祖呢??怎么没了!!

    从心脏里伸出来的锁链,竟然不在了!

    小祖也不见了!

    怎么回事?我昏迷了多久,昏迷的时候又都发生了什么?

    秦命脑袋乱了,小祖是离开了,还是遭遇了不测?难道……它留在了那座岛上,是它不惜代价的把我送出来的?

    秦命抱着头,极力搜索着记忆,想要找到点什么,可是他很快就失望了,昏迷之后的一切都不记得了。

    我是怎么出来的,又怎么会在这里?

    境界是怎么突破的,小女孩从哪来的?

    封印怎么还留在身上,小祖是死是活?

    秦命满脑子疑问,饶是他沉稳冷静,这会儿也一阵烦乱。其他的都可以不管,小祖呢?从接受众王传承开始,小祖一直陪伴着,虽然期间有次意外,沉睡了段时间,可毕竟一直在身边。他已经习惯了小祖陪伴的日子,也习惯了它的存在,虽然小祖极少帮忙,总是打击他,刺激他,可他已经把小祖当成了亲人一般,再怎么困难,再怎么辛苦,再怎么危险,起码有它陪着。

    秦命也想过小祖有天可能会离开,但绝不是这样突然的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小祖难道走了?这么的干脆决绝,连个招呼都不打?

    小祖难道留在岛上了?它为了救我出来,付出了什么代价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

    修罗刀里,残魂幽幽苏醒,像是两只眼睛在黑暗中睁开。早在秦命被路过的这群人救走的前一天,小祖破开了封印,斩断了锁链,直到那一刻,残魂才看清了龟壳里到底封印的是什么,虽然有了准备,可还是被深深地震撼了,小小龟壳,竟然封印着如此凶物,永恒王国的众王之魂竟然跟这种妖物达成了协议。

    小祖离开的很决绝,除了临走前瞥了秦命那么一眼,没有留下什么,也没有多说什么,扎进了海底,悄然离开。

    “吱呀……”

    房门缓缓推开,细微的声音在房间回荡。

    “你醒了?”温阳很意外,三天里开了不下十次了,他一直在沉睡着,还以为又要睡个五六天呢。

    “是你救了我?”秦命看着走进来的男人,年轻俊朗,消瘦却挺拔,面相看起来很友善,并没有倨傲和狂放之气,看到他醒过来,先是惊讶,很快就露出笑容。

    “路上碰到了,举手之劳。”温阳留意着秦命胳膊,泥浆竟然不在了,他不由得探了下秦命气息,竟然探不透,意念像是扎入片汪洋,沉沦的无影无踪。

    秦命压下烦乱的心绪,真诚的道了声谢:“能不能说说我当时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