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14章 岚
    温阳洒然一笑:“你当时漂在海里,昏迷不醒,你女儿……这你女儿吗?她就陪在你身边。我们恰好经过那里,随手就救了。”

    秦命看着床上乖巧熟睡的小女孩,陪在我身边?难道真的是玉蛋里的小生命?可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应该在赤凤炼域吗?“请问这里是哪?距离星耀联盟有多远?”

    “星耀联盟?你是斗兽?”温阳惊讶的扬起眉,神情下意识的一紧张。他们商会虽然有些规模,但并不算太大,对星耀联盟只是偶有耳闻,知道那是强族强派的公子小姐们玩得斗兽游戏,据说斗兽等级森严,竞争非常残酷。每个斗兽都是身经百战,比灵妖都凶残可怕。

    “以前是,后来就脱离了。不用担心,我不会随便伤害人。”

    真的是斗兽啊,温阳还是在心里加个小心。从没见过斗兽,可听说过斗兽的凶悍,连那些霸主级的势力都会培养斗兽,执行危险而特殊的任务。“恕我冒昧,你是怎么受伤的?”

    “我误闯了一处险境,受了伤就昏迷了。”

    温阳不相信秦命的话,但也没多计较:“我听说过星耀联盟,在古海的西部有很大的影响力,是个霸主级的组织,玩那种游戏的人很多。”

    古海西部?秦命心里一紧。“这片海域最强的组织是哪个?”

    “诛天殿啊。”温阳轻笑,这还用问吗?把诛天殿放到浩瀚无疆的古海,也是最强的那几个吧。提起诛天殿,温阳眼神里充满着渴望和敬畏,在他的心里,诛天殿就像是座高高在上的圣堂,是天才云集的修武圣地,能够披上诛天殿的衣袍,定是无上的光荣,走到哪里都受人敬重。

    像他的大哥和二姐,自从加入了诛天殿,地位完全不一样了。每次回家,父亲和叔伯们都非常客气。借助那份殊荣,家族的商会生意也做的顺利了很多。

    秦命懵了,诛天殿?我从古海西部,漂到了古海东部?从海族的领域,飘到了诛天殿的控制区?如果不是看着眼前的男人不像开玩笑,他真怀疑这是个局,是谁在算计他,甚至已经落进了某种圈套。

    “对了,我叫温阳,还没问你的名讳呢。”

    “陆尧。”秦命再次用了他的假名字,他想问问到底昏迷了多久,可看温阳的样子,甚至不知道海族决裂的事,更别说青鸾古迹了,毕竟太遥远,遥远到像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温阳默念了几遍,微笑道:“我们奔雷山庄院子多,房子也多,你可以先在这住着,把伤养好了再走。”

    “太感谢你了,没想到碰到个好人。”秦命玩笑道。

    温阳笑容微苦:“好人?呵呵,现在听到‘好人’两个字,都像是讥讽。不要误会,我不是针对你。”

    “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不是不好,时候未到嘛。”

    温阳笑着摆手:“回报就算了,举手之劳,真不是什么大事。”

    小女孩睁开亮晶晶的大眼睛,忽闪两下,醒了,娇小的身子一轱辘爬起来,像是只灵巧的小鹿,蹦蹦跳跳的跑向了秦命。她体型太娇小,宽厚的绒被都像是翻山越岭一般。

    “你这女儿……几岁了?”温阳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孩子,像极了传说中的精灵,黑发明亮柔滑,像是绸缎,无风自起,轻柔的飘扬着,身体白皙的像是玉石,还泛着淡淡的玉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可能汪洋光线太亮,没怎么太注意,现在一看,玉光萦绕着她白玉般的身体,像是仙灵之气,说不出的神秘。

    “两岁吧。”秦命捧住跳过来的小女孩,灵秀活泼,可爱俏丽,她好像很喜欢秦命。

    吧?温阳表情怪异,你这语气好像不太确定啊。

    秦命看着手里的小女孩,却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警惕,她真的是玉蛋里的小生命?可是万里汪洋啊,她是怎么过来的?如果她真的是玉蛋里的生命,很有可能就是岛屿上的那堆血玉骸骨重生的。秦命想到这里心都在发冷,回想那堆枯骨的威能,万年而魂力不散,需要用整座古城去镇压,曾经的她会有何等通天的神威。这颗蛋如果是从万年前漂来的,难道是女人在察觉到危险的时候,‘血肉为纸,折纸做船’,扔进了时空长河。她这是重生啊!

    秦命捧着女孩,手里觉着沉甸甸的。这颗蛋如果留在万岁山,或许就会逐渐凋零了,什么都意外都不会发生,我把它带出来到底是福是祸?秦命又想起那个女人的声音,竟然要让他回到万年前,回到那个灾变的乱武时代末期!

    她是要逆天改命吗?

    “她母亲呢?”温阳差点脱口而出她的母亲是个什么。

    她母亲?她母亲通神了!秦命摇了摇头,道:“不在了。”

    “她叫什么名字?”温阳留意着秦命的表情,好像有些迷茫,难道是在追忆女孩的母亲?这小姑娘虽然很娇小,可真的挺可爱的,尤其是那双眼睛,很灵性很有神。

    “岚!”秦命给女孩起了个名字,岚,山林里的迷雾,正如她迷雾一般的身世、未来。

    岚背着小手,倾着身子,大眼睛忽闪忽闪,盯着秦命看。

    秦命伸手点点她的额头,小家伙嘻嘻笑了,可爱的像是个小精灵,惹人怜惜,丝毫看不到那女人身上的威严和怨念。秦命稍稍放心,刚刚出生,还是个婴儿,或许有某些本能,接受着某种传承,但灵智方面更像是张白纸,如果稍稍调教,教导些善念,说不定能改变她的心性。至于回到万古?秦命甩甩头,压下那股惊悚的念头,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先把满脑子的疑问搞清楚。

    “温公子,我是第一次来到这片海域,能不能劳烦给我做个介绍?”秦命从空间扳指里招出块锦布,撕下几块布条,给小丫头缠到身上,当裙子用。

    小丫头奇怪的扯了扯,好像不太适应。

    “先穿着,改天给你量身做几件。”秦命讪讪笑道,凑活着穿吧。

    温阳正好心烦,也想找个人聊天,顺便探探这个人的底。

    他们刚坐下来没多会儿,外面忽然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侍卫慌张的推门进来,来不及行礼:“三少爷!少夫人在找您!”

    “就说我出去了。”温阳脸色立刻变得难看。

    “她朝这里来了,马上要到了,您要不……翻墙出去,先躲躲?”侍卫苦笑,少夫人来势汹汹,看样子又要来吵架了。

    “翻墙?我温阳还怕她不成!”温阳冷哼,还正当我怕她了,大不了就是离婚嘛,我还巴不得呢。

    秦命挑了挑眉头,小两口闹别扭了?

    小丫头秦岚灵巧的爬到秦命肩膀上,晃着小脚丫,好奇的看着外面,就是身上缠着的布条很不合身,不停地扭着身子,很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