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20章 陪你玩玩
    乔羽曦冷喝:“你嚷嚷什么!想让山庄所有人都知道吗?”

    温阳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他以为乔羽曦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真的弄来个女人,还是她自己的侍女。“你当山庄的人都是傻子吗?你当碧波岛的人都眼瞎吗?谁不知道你跟我的关系,我们可能有孩子?”

    “人,我给你带来了,孩子,必须出来,但这件事怎么圆,怎么处理,你自己考虑。”乔羽曦扭住丝梦的耳朵,甩进房间里,不忘喝斥:“给我管住自己的嘴!不然把你卖进花楼,伺候那些肮脏野蛮的猎杀者!”

    “夫人……”丝梦跪在地上,泪如雨下。

    “乔羽曦,胡闹也得有个限度。把丝梦带回去,我温阳将来会有孩子,但绝对不会是你的,也不可能给你。”

    “哼,当然不会是我的,你这辈子都别想碰我。”乔羽曦都懒得跟温阳吵了,也怕惊醒其他人。温阳拼死拼活,境界都还卡在三重天,她堂哥轻轻松松就四重天了,这就是差距。连朱清清都接受邀请去参加宴会,可以说是给足了她堂哥面子。

    朱清清轻易不露面,更不会参加那种宴会,那天既然出现肯定是相信她堂哥能顺利进入诛天殿,说不定还有可能进入内殿。

    想想堂哥,再看看自己名义上的男人,乔羽曦就一阵厌恶。

    秦命看的直摇头,这女人哪来的优越感?

    乔羽曦反复叮嘱丝梦后,离开了院子。

    “三少爷……”丝梦跪在温阳面前,满脸泪水。

    温阳连续深呼吸才控制住自己的愤怒:“不用害怕,我不会把你怎么样,找个房间先住下来。”

    乔羽曦离开后,沿着林间小路走向庄园深处,越想温阳越觉着窝囊,也越是觉着自己可怜。她要身份有身份,要模样有模样,怎么就嫁给了温阳这么个无能的男人。她希望的男人即便成不了英雄,也要受人敬重,让人看得起,当初也天真的以为温阳会像他的大哥二姐那样,成为诛天殿的弟子。

    三兄妹联手,即便是在人才济济的诛天殿里,也应该能闯出片天地。

    可谁想到,温阳比他的大哥二姐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以前的时候,她勉强还抱着点希望,可自从她找到温阳,检查了修炼情况,就已经彻底失望了。她恨不得现在就离婚,可也明白家族暂时需要温家这个利益伙伴。

    “谁在那里。”乔羽曦忽然注意到前面的老树下站着个人,她为了不让人知道她今晚做的事,故意选的这条小路,在这个时间段不应该有人巡逻。

    “乔姑娘,今天月色不错,想请你走走。”秦命从阴影里走出来,嘴角勾着笑容。他不得不承认乔羽曦有些姿色,只是那股清傲泼辣的性格,让她的美只剩下皮囊了。

    是他?乔羽曦凤眉微骤,这么晚了,在这里拦人,他想干什么?“没心情。”

    “那就聊聊天?”

    “你也配?”

    “呵呵,你是不是认为全天下的男人都配不上你?”

    “那里面起码有你!”

    “乔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温阳并不欠你什么,他只是运气不好而已。何况你们是夫妻,没必要每次见面都大喊大叫。”

    “温阳请你来替他说话的?还是你想替他做点什么,好继续赖在这里混吃混喝?”乔羽曦哧笑,这样的人见多了。散修虽然自由,可哪个散修不希望能加入显赫的世族,成为里面的供奉。这人八成是看重温阳的身份,将来要成为家主了,就动起了小心思。

    “我不为谁来,我为我自己。”秦命踩着碎石路,一步步走向了乔羽曦。

    “你干什么!站住!”乔羽曦冷叱,表面强势,心里却是一慌,这人想干什么?这么晚了,该不会打什么歪主意吧。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以后能对温阳好点,毕竟夫妻一场嘛。”

    “我们好不好跟你什么关系?我提醒你,这里不是善堂,醒了就离开,别赖在这里。”

    “乔姑娘,跟我说话最好注意点语气。不是所有人都是温阳,也不是所有男人都能受得了你的尖酸刻薄。”

    “你先站住!我再警告你,赶紧让开,有多远走多远,不然等我喊了人,惊动了这里的供奉,你想走都走不了。”乔羽曦被秦命盯得发慌,却也不怕他,奔雷庄园里有三位圣武坐镇,都是高价请来的守护供奉,还有些高阶地武,守护力量非常强,收拾个散修轻而易举。

    “你答应我的请求,我立刻就走,绝不纠缠。”

    “什么请求?”

    “好好待温阳。”

    “你算个什么东西……”

    秦命一把掐在了乔羽曦雪白的脖颈上,扯到脸前:“乔姑娘,你好像听不懂我话里的意思。”

    乔羽曦明显的愣了愣,没想到陆尧说翻脸就翻脸,从小到大还从没有谁敢唐突过她,更别说这么粗鲁野蛮又混蛋的举动,竟然掐住了我的脖子?他竟然掐住了我的脖子!一股怒火上涌,乔羽曦差点‘炸了’,双手对着秦命的脸就抓了过去。

    可是……

    秦命面带微笑,掐着乔羽曦,五指力量越来越大。娇嫩的脖颈怎么能承受秦命的力量,指头深深地陷进了皮肉里,要捏断她的血管和骨头。

    乔羽曦娇颜涨红,全身僵硬,伸出的手抓在秦命脸上,却使不上力量,她嘴巴张大,眼睛瞪圆,被掐的要窒息了。

    “看看我这张脸,像好人吗?”秦命无声的笑了,在乔羽曦圆瞪的眼睛里,这一刻变得无比狰狞。

    乔羽曦想要喊叫,想要挣扎,可脖颈上的手像是铁钳子般越掐越紧,她舌头开始往外伸,眼珠都在泛白,含糊的咕咕着怪异的声音:“断……断……”

    “我的请求,还记得吗?答应我,我立刻就走。”

    乔羽曦差点被掐晕过去,几乎使出浑身的劲儿,费劲的点了点头。

    “答应了?”秦命笑容一展,撒开了手。

    乔羽曦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捂住发紫的喉咙痛苦的喘着粗气,她从没受过这种伤害,痛苦更惊惧,刚刚那一会儿,她真以为自己要死了。

    “我要你亲口说出来。”

    “我……我……”乔羽曦挣扎了几下,才勉强的站起来,狼狈的模样哪还有高贵美妇的样子,她喘了几口粗气,突然放声尖叫:“救命……”

    然而,她脖子差点被掐断了,哪还能发出清楚的声音,这一嗓子出来,沙哑细微,连她自己都愣了。

    乔羽曦脸色煞白,颤颤的转头。“我……”

    “乔姑娘,你觉着温阳不像男人?不够强势,不够硬派?我今天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男人,什么叫强势,什么叫……残忍……”秦命一把抓住乔羽曦的头发,撕扯着拖进了旁边的树林。“走吧,时间还早,我们慢慢玩。”

    “不要……不……求你……不要……”乔羽曦惊恐万分,挣扎哀嚎,可脖子肿痛,淤血都泛紫了,发不出声音。她踉跄跌倒在地上,可秦命丝毫没有怜惜,少硬生生拖着她进了树林。

    附近正好有些侍卫经过,可碧波岛的环境相对要安定,温家的奔雷山庄几乎没受到过威胁,他们巡夜基本就是走个过场。有人隐约听到些呜呜的声音,可脑袋昏昏沉沉的,也没怎么理会,当是什么妖兽在叫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