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22章 星空乱相
    “师父!”朱清清来到这片星象阁的禁地,浩大的场地,从地面到墙体,再到许多石柱,都刻印着玄妙的符文,每一根石柱,每一块砖石,都是按照特定位置摆放,形成巨大的法阵,包围着那座数百米的星月祭台。

    这里寻常从不开放,就连阁主和长老们都很少进来。

    朱清清款款行礼,对着师父和祭台行了一套复杂而庄重的大礼,莲步轻移,一步步走上了祭台,璀璨的星辉、清冷的月芒,似水波般萦绕着她,映衬得像是月间仙子,美丽圣洁,清冷而神秘。

    星象阁阁主最近几天总有些心神不宁,似乎要有什么事情发生,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他在今晚登上星月祭台,仰望星空,推演星辰,果然让他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一幕。

    白羊升,落定二宫,辉映狮子、水瓶。

    摩羯降,遥指土星,定指十宫。

    金牛应金星,落定六宫。然,六宫微动,天蝎入庙。

    双子升格,隐向三宫,牵七宫势弱,震天秤失势。

    复杂的星象,错乱的星局,都隐隐昭示着一场乱局意欲逆乱星河。

    星象阁阁主双眸灿灿,倒影着漫天星光,像是两片星空,神秘莫测。他从没看到过这样的星象,好像所有的星位都乱了,却又相互牵引,相互制衡,‘五鬼’、‘六煞’、‘绝命’等凶星隐隐要从星辰封锁间挣脱出来。这是天道乱象,无法参透的乱象,不知道因何而成,可注定会引发无数霍乱。

    可是,他反复参悟研究,又发现星辰所成的乱象并未失控,好像被团无形的迷雾笼罩着,又像是星辰之间相互牵制着。

    星象阁阁主越是参透越是觉得玄妙莫测,明明像是要参透了,却又像是陷入某种困境,好不容易从里面挣出来,觉得明白了,却又转入另外的乱相。

    星象阁能推演天道,预测吉凶祸福,却参不透天道,也从不奢望能窥探天机,可眼前的星象实在玄妙莫测,隐隐透着大凶,却又环着生机。让他意外又糊涂的是,其中一道凶相竟然盘绕在碧波岛,看似璀璨美丽的星光,在他眼里却像是片血色漩涡,笼罩在秀丽岛屿的上空,不管谁去触碰那团漩涡,定会被活生生吞没。

    碧波岛怎么可能有凶相?他在这里生活了六十多年,对每寸山河,对每个宗门、家族,乃至商会,都有了解,没有谁带着大凶之相,也没有谁能引来逆乱之局,还是跟星空中那复杂而庞大的乱相做辉映。

    星象阁多年来以内湖做基,山岳做点,以河川走势做引,布局星象大阵,其实也在暗中监控着岛屿,守护着岛屿,历经星象阁三代阁主经营,整座岛屿已经变成了座‘吉’地,不至于拥有霸主之象,却也能保证昌盛繁荣,生生不息。

    哪里出了意外?竟然能轻易又不声不响的打破星象阁三代布局,如果不是他最近心生不安,又在今晚强行开启星月祭台,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发现这么一场旷世乱局正在星空蔓延,还隐隐要把碧波岛卷进去。

    是出了什么事情?

    还是来了什么人?

    什么事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清清,看看这星象,乱相渐显啊。”星象阁阁主轻轻叹息,推演了一辈子的星辰,能看到这样罕见而浩大的乱相,未尝不是种幸运,可是牵扯到了碧波岛,不得不让人紧张。这么好大的乱局,肯定是会存在很多变数,最终走向也会千变万化,可一旦引爆,主动会变成一场旷世的飓风,任何牵连到里面的人或物,都可能会面临粉身碎骨的危险。可能是他多虑了,也可能天道会自行‘消化’这场还在萌芽中的飓风,可是看着那璀璨星辰下隐藏的乱相,还是忍不住的担忧。

    朱清清像是融入了星月祭台,与周围的星辉相映,与夜空的星河相连,双眸熠熠,灿若星辰,她的眼眸里的星云虽然没有阁主那样的浩大而深邃,却也初现规模。在别人眼里普通又美丽的星空,在她的眼里逐渐的显现出特定的星象,连某些星辰行走的轨迹都在她的脑海里清晰起来。

    她看不到乱局,看不透凶相,却隐隐发觉星空的很多星辰已经错位,跟她这些年来看到的星象完全不同。“乱相牵连到碧波岛吗?”

    “何止是碧波岛,恐怕要牵连整片古海。”

    “会不会是天王殿挑战海族联盟的事?西边那里闹得很凶,据说海族被魔域秘境牵连到了精力,不能放手处理紫炎族,可反过来看,魔域秘境的情况肯定非常凶险,连紫炎族脱离联盟那样的屈辱海族都能忍。如果夜魔族重现古海,势必会向海族发起征讨,报千年封印之苦。妖族这些年受人族打压,积怨已深,或许会强行插手,到时候很有可能会演变成一场旷世大乱。”

    星象阁阁主缓缓点头,他想到过那种可能,也尝试着对应星象,可是,星空的乱相并不明显,而是非常的隐晦,有着风雨欲来之势,但风雨似乎还没成型,而且这场星象的规模实在太浩大了,而且存在的变数之多,连他都有种缭乱的感觉。

    朱清清凝眉探查,推演星辰,可是相比起阁主她差的太多,看到的是一片朦胧,看不到真实的乱相。“如果牵连到碧波岛,我们有办法提前避祸吗?”

    “这就是问题所在,碧波岛因何受到牵连?”

    朱清清忽然想到一件事:“师父,岛上来了个怪人。”

    “哦?”星象阁阁主心头微动。

    “温家三公子温阳回来了,路上救了个人。”朱清清安排人调查过,温阳救回个人并不是什么秘密,随便一查就查到了,但具体的情况并不清楚。

    “有什么特别的?”星辰阁阁主了解他的得意弟子,低调静默,一心修炼星典,很少关心外面的事,一个外人怎么能引起她的注意。

    朱清清简单说了遍那天的事:“我看到他的第一眼,看到的是片尸山血海。”

    那场面虽然一闪而逝,却在她脑海里留下深深地印象,她从来没有看到过那样的场面,还是从一个看起来很温和的男人身上。

    星象阁阁主望着星空,久久无言。朱清清有着与生俱来的血脉力量,能看到些不寻常的东西,预测到未来的画面。但古海里恶人很多,狂徒不少,那些一路走来杀戮无数的人,本身就会带着股血气,朱清清看到杀戮场景其实很正常,不能因为这么一点就妄下定论。“他来多久了?”

    “十天左右了。”

    星象阁阁主凝望着浩瀚而复杂的星空乱相:“安排人查查他的来历,如果有必要,你亲自去跟他接触。”

    宁可错误,不可错过,如果真的是跟那人有关,要尽快逐出碧波岛,不能让他破了这里的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