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24章 休!
    当秦命和温阳回到奔雷山庄的时候,早有侍卫在等着他们,低着头领到了乔羽曦的院落。

    山庄的气氛紧张又压抑,侍卫们表情严肃,沉着脸四处巡逻,丫鬟们战战兢兢,低着头快步走着,连看到温阳都是行个礼就赶紧离开。这种反常的情况让温阳心里一沉,连下人们都感到不对劲儿了,肯定不是小事。难道乔羽曦要闹离婚?

    乔羽曦的庭院坐落在庄园一片湖泊边,背山靠水,景色清幽秀丽,平常都是乔羽曦和她的丫鬟们住,外人严禁靠近。但今天庭院内外却站了五十多人,除了温家人,多数都是乔家的供奉和侍卫。

    房间里,温家家主温景浩,主要人物温启全等人正陪着笑脸跟乔家的几位家长闲聊,可乔家人脸色阴沉,态度生硬,明显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乔羽曦锦衣华服,尽显尊贵,美艳的容颜配上火红的衣裙,像是多盛开的鲜花,让房间都明媚了不少,只是没有谁敢欣赏这份美,她的表情和眼神都透着冰冷,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她的愤怒。

    她的堂哥乔宏达陪在旁边,也不安慰乔羽曦,反倒是在数落着温家人。按理说他的辈分和身份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更不应该跟温家家主等人冷嘲热讽,可是他的身份很快就不同了,一旦通过诛天殿的考核,连乔家家主都要对他客气。

    “呵呵,藏了这么多天,终于还是回来了。”乔宏达冷哼哼的笑了,看着走进来的温阳。除了逃避就是逃避,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出息?可怜了他娇滴滴的堂妹,竟然嫁给这么个家伙守活寡。

    房间里的两家家长们的脸色集体一沉,无论是温阳的父亲叔父们,还是乔家来的几个重要人物,都板着脸看着走来的温阳。

    “父亲,二叔。”温阳不卑不亢的行礼,也向着旁边的冷老行了一礼。

    冷老是温家的供奉,也是三大圣武之一,今天被温家家主温景浩特地招来。他们不知道乔家来的意图,可看样子来者不善,招来个圣武镇镇场,不想被压得太过分。

    乔家来了很多人,其中就有一位圣武供奉,赵子雄,曾经是位猎杀者,凶名赫赫,在猎杀者群体间有着很深的威名,是乔家花费重金才邀请来的,寻常轻易都不会请他出关。

    “你还知道回……”乔羽曦看到温阳就气不打一处来,呼的站起来,指着温阳怒斥,根本不顾及旁边还有温家的长辈。可是,在她看到秦命的刹那间,那天晚上的噩梦便猛地砸进脑海,华丽衣裳下的娇躯微微紧绷,在秦命似笑非笑的注视下,恐惧像是藤条般慢慢缠住了她。乔羽曦呼吸微微急促,脸色发白,骂了一半的话硬是卡住了。

    那天事情后,她连续做了十天的噩梦,每天夜里都在尖叫中惊醒,白天都感觉浑身发冷,像是着了魔一样,几次都要崩溃,还鬼使神差的走到湖边要自尽。但她终究还是挺过来了,从没受过这种委屈和欺辱的她,鼓了很多次勇气克服恐惧,要找温阳兴师问罪,要让陆尧付出代价。为了给自己打气,她把家里的人都请来了,还强烈要求来个圣武,震一震温家,狠狠地收拾陆尧那个不知死活的混蛋。

    众人都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怎么了?

    “温阳!厉害了啊,都敢欺负我妹妹了!”乔宏达阴沉着脸,走向了温阳。虽然乔羽曦没明说发生了什么,可从她糟糕的脸色和言语里还是能感受到她受了委屈,还是大委屈!能让乔羽曦受委屈的人,除了温阳想不出第二个了。

    “乔羽曦,你又想搞什么?”温阳恼火,这疯女人一天天的没完没了了?

    “温阳,少给我装糊涂,明着装好人,暗里耍阴招,你让我恶心。”乔羽曦压下恐惧,指着温阳怒斥。有赵子雄在,有家里人,我还有什么好怕的,今天一定要让陆尧跪在她面前求饶。

    “把话说清楚,我给谁耍阴招了?我耍什么阴招了!”温阳大声回叱,平常胡闹也就罢了,能忍就忍,可今天竟然把双方家长都叫过来,还有圣武坐镇,开口就诬赖他,他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你就算要离婚,也没必要这么演戏!你恶心?我看着更恶心。

    乔家的家长们脸色难看,看向温阳的眼神变得凌厉。他们其实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算到现在,乔羽曦也没说,但是他们最了解自己的孩子,不是发生了特别严重的事,绝不可能这么兴师动众。阴招?温阳莫不是做了什么事陷害乔羽曦?

    温家人都皱着眉向温阳使眼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乔羽曦虽然刁蛮任性,也没把温家放在眼里,可绝不会无中生有,尤其是当着双方家长,看得出来这次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

    “乔姑娘,到底出什么事了,先把话说清楚,大家好做评判嘛。”秦命微笑道。

    “你是什么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乔宏达很不满。连双方家长都没发话,你个侍卫插什么嘴。

    “我不是你们两家的下人,说话最好客气点,别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

    “哈哈!”乔宏达气笑了,他最近风头正盛,谁见了他都很客气,可从来没有谁翻过来要‘客气’。

    “好笑吗?”秦命故作好奇的看着他。

    “不是下人,肯定不是家人,谁让你来这奔雷山庄的?谁让你来着个房间的!谁让你说话的!”乔宏达语气陡然一厉。

    “温阳,这位是谁?”温阳的堂叔温启全问道,这人很面生,从来没见过。

    冷老认识秦命,这人怎么还没走?怎么跟温阳混到一起了。

    “这是我的好友,陆尧。”温阳回叱乔宏达,语气也毫不客气:“这里是我的家,我带朋友回来,关你什么事!”

    “你再给我说一遍?”

    “说几遍也不管你的事!乔羽曦,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不用拐弯抹角,我温阳行得正坐得端,绝不会用阴招陷害你,就算哪天要休了你,也光明正大,白纸黑字!”

    此言一出,房间里所有人勃然色变,乔家人差点拍案而起,什么叫休了她?就算真的要休,也是乔家休了你!

    “混账东西!给我道歉!”温家家主温景浩怒斥,没想到这逆子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还是当着乔家的重要人物。温家现在非常需要跟乔家的联合,不仅是为了商会发展、家族的昌盛,也是希望能缔结联盟,给他们在诛天殿的两个孩子谋求更好的机会。正因为这样才一再忍让着乔羽曦,尽力帮着维护这段婚姻。

    乔羽曦都气的脸色发白,一时半会儿竟然说不出话来了。她不敢相信这话竟然是从温阳嘴里说出来的。她嫁给这么个窝囊东西已经够委屈了,要不是家族不断劝她,她早就断了这场婚姻,一脚踢开温阳回到家族,另寻如意郎君了。没想到,温阳竟然当着两家家长的面,给她来了句‘休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