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29章 凄美
    秦命空间扳指里存的东西很多,都是这些年的历练中留下的宝贝。翻来翻去,还真让他找到了不少已经遗忘的宝贝,但看起来能有些作用的并不多。

    青铜药鼎!

    里面的心脏已经完全药化,用来修复身体和提升境界最佳,但想不到该怎么用来斩断封印。

    大衍剑典?

    秦命已经参透了前六式,还剩第七式和第八式。以他圣武境的实力,应该可以参悟第七式——剑道审判,血溅九天!圣武境才能修炼的剑术,应该非常霸道,可能不比雷鹏传承差。可是剑术能用来对敌,用在自己身上会有多大效果?

    除了这两个,就只剩下气海里的修罗刀和雷蟾了。

    雷电用过了,结果就是昏迷了一天一夜。虽然惊醒了封印,可反过来想,是不是青雷让锁链感受到了威胁?

    “黄金面具。”秦命从空间扳指里取出了在死囚岛上发现的面具,所有人都不想要,最后落到他手上了。拿在手上翻看,像是个精致尊贵的黄金艺品,能感受到锻造者独具匠心的手艺,看不出什么不对劲儿,可尝试着放到脸上的时候,面具的内面却像是有双眼睛缓缓睁开了,冷冰冰的盯着你,浑身不由自主的泛起股冷气。

    “试试这个?”秦命犹豫不定,黄金面具应该是万年前遭受流放的某个人物,棺材和尸骨都已经不在了,唯独黄金面具历经万年而独存,肯定是个不平凡的宝物,用它来镇压封印应该会有些效果吧。可黄金面具太邪性了,这么个来路不明又怪异的东西要戴在脸上,还是有些心理压力。

    秦命尝试着探查黄金面具,灵力像是无数的蛛网,遍布表面,沁入内里。起初什么都没看到,就是片金色的世界,茫茫无际,空荡荡的,一片死寂。但是当秦命尝试着深入探查的时候,面具里面有双眼睛突然睁开,像是两道金色闪电般闯进了秦命的意识,紧接着便是张英俊的脸,人脸扑面而来,刹那消失,然后就是具沉睡的尸体,也在出现的刹那冲向秦命,再然后就是棺材、泥沼、无尽岁月的沉睡,都是一个接一个出现,一个接一个的闯入秦命视线。

    画面越来越快,越来越疾速,疾风骤雨般冲向秦命的脑海。

    棺材和泥沼过后,就是那灾难那般的年代,无数的凶灵被镇压岛屿,强大的守护者无情镇压。

    秦命脑袋里突然被塞进这么多画面,根本吃不消,而是疾风骤雨般的涌入,冲击着意识,更震颤着灵魂,他七窍渗血,痛苦惨叫,想要扔掉黄金面具,手却不受控制,举着他缓缓地靠向了他的脸。秦命通体轻颤,鲜血从眼角渗出,脑袋里承接着越来越繁乱的画面,数量庞杂速度像闪电,以至于都看不清那些画面了,他眼睛死死盯着越来越近的黄金面具,极力抗拒着。

    终于……

    疾速到近乎狂暴的画面突然停住了,定格在一副凄美的画面。

    那是片遭受毁灭的山河,大地龟裂,森林燃烧着熊熊烈火,高山崩塌,岩浆滚滚,一座破碎的殿宇坐落在山林深处,从废墟的规模依旧能够感受到它曾经的恢宏。一个美丽的女人,头戴凤冠,身着嫁衣,面带着微笑,走向了前面的男人,她身上插着三柄利剑,血水不断涌出,红了嫁衣,也红了脚下的红毯。男人嘶吼着、挣扎着,凄厉的呼喊着,想要冲向那女人,可他浑身缠满锁链,被三个巨兽拖拽着往远处走去。

    女人走向他,他却被拖拽着远离。

    凄惨的画面,悲恸天地。

    女人倒在了血泊里,鲜血染红了大地,最后那一抹微笑,凄美了山河废墟。

    男人笑了,却笑的狰狞,笑的邪恶,笑的凄凉,笑的疯癫,笑的留下了血泪。

    秦命手里的黄金面具掉在了地上,他虚脱般喘着粗气,就这么一会儿,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意识天旋地转,好像是要被繁乱的画面挤爆了。

    刚刚那是什么?面具主人的一生?

    那女人是他的爱人吗?

    婚礼当天被生生拆散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面具影响,秦命竟然出现了伤心的情绪。

    拖走他的巨兽又是谁派来的?

    男人最后的狞笑声在耳畔久久回荡,充斥着邪恶与疯狂,也有深深地凄苦与无助。

    秦命看着身边的面具,久久失神。这面具承载了那男人太深的怨恨和执念,在他被拖走,在那女人倒下的时候,他可能已经心死了,泯灭了情感,被杀性吞噬。

    “陆尧公子,你没事吧?”朱清清听到惨叫声,找到了这里。昏暗的山洞里,一个黄金面具,灿灿金光正在慢慢的消失,旁边坐着个男人,满脸的鲜血,虚弱的喘息着。也不知道是面具倒影的原因,还是怎么了,鲜血好像是金色的,光线昏暗,看不太清。

    温阳燃起火把,跑进山洞,一看秦命的样子也是吓了一跳。

    “我很好。”秦命挡住温阳要搀扶的时候,指尖荧光一闪,收了黄金面具和大衍剑典,他起身背对着他们,清理了脸上的血水,调理了会儿气血,才转过身来。收拾好心情,淡淡一笑:“朱姑娘很有闲情逸致嘛,大晚上的在森林里散步?”

    “我是来找你的。”

    “朱姑娘说笑了,我有什么值得朱姑娘挂念的,值得你亲自来一趟。”

    “陆公子,借一步说话?”

    “你跟我?”

    “如果陆公子有什么不放心的,聂长老可以留下来。”

    “你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的,请。”

    秦命跟朱清清走到山谷变得树林里,聂天晓等人都留在了百米之外。

    “陆公子,冒昧的问一下,为什么要来到这里?”清凉的月光罩在朱清清修长的身上,倾国倾城之色如梦似幻,像是月下仙子。肤若凝脂,眸若秋水,娇颜带着淡淡的笑意,她的美并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傲,很灵秀,也很温暖。

    “谈话之前,能不能保证不要随便探查我?我不喜欢那种感觉。”秦命可不会傻到有个美女拜访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这女人第一次见面就邀请他到星象阁做客,要么是探查到了什么,要么是有什么事引起怀疑了。

    “抱歉,习惯了。”朱清清微笑,眼底正在弥漫的点点星芒悄然散开了。“陆公子,为什么要来我们碧波岛?”

    “你查的还不够清楚?”

    “我还是想陆公子能亲口说出来,由你来说可能会更详细。”

    “比如呢?”

    “昏迷之前的事,醒来后为什么还要留下的事。”

    “朱姑娘就对我这么感兴趣?还是我们之间已经熟悉到谈论私事了?”

    “陆公子可以不说,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多一些坦诚。星象阁曾受碧波岛各方势力委托邀请,守护这里的安宁,有义务对外来人加强调查。”

    “难道每个进来的人,都需要你们星象阁调查?碧波岛每天流动人口数万人,你们查的过来吗?”

    “我们不会调查每个人,但引起星月祭台注意的人,却要详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