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35章 这是一家子什么人
    秦命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厢院的床上,黄金血即便是在他昏迷的时候也在调理着身体,恢复着精神力。这就是黄金血最神奇最强大的地方,堪比生命之水的它,源源不断的奔腾在秦命身体里,不仅能修复伤势,恢复精力,也在连续的淬炼着身体,改善着体质,昼夜不息。正是它们让秦命从一个青云宗的弟子蜕变成到真正的天才,天赋体质还会更强。未来某天当这种持续的淬炼在时间的发酵中达到极致,发生的质变将难以想象。

    岚趴在秦命脑袋上正呼呼大睡,小精灵睡得很香甜,不时的吧嗒下嘴,甜美,娇憨,蜷缩的姿式像是个婴儿,娇小的样子说不出的可爱。

    秦命小心翼翼的捧住岚,放到了柔软的绒被上。

    小家伙却睁开了乌溜溜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着,很快清醒了,抓着秦命衣角,灵活的爬到他肩上。

    秦命宠溺的逗了逗她,岚咿呀的躲闪着,咯咯的笑声清脆甜美。

    “吸两口?”秦命指着额头,只有岚吮吸纹印里的力量,他才能趁机窥探里面的情况。昏迷的时候,他记得一条锁链快要断了,如果有必要,再来一记狠的,彻底断了那条。秦命不奢望把所有锁链都崩断,真要那样,他反而还不放心呢,失去了控制的女人,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他想象不到的事情,他只要能把影响他的封印消除掉就好了。

    小精灵扬头看了看他头顶纹印,摇头,不饿,她大眼睛转了转,忽然嘻嘻一笑,嗖的消失不见了,转瞬便出现在前面的桌子上,站在铜镜前打量着自己。她很满意镜子里的自己,还踮着小脚丫,扯着裙子转了一圈,甜甜的笑了。

    秦命笑着摇头,小家伙还挺爱美。“过来,我给你扎个小辫儿。”

    岚对着秦命吐吐小舌头,欣赏着镜子里的自己。

    “小小年纪就这样,大了还了得。”秦命起身,用力伸展下肢体,忽然想起来了,我怎么回到山庄了,难道温阳的二姐回来了?温阳现在的境界应该可以得到他二姐的肯定吧。呵呵,亲手塑造了个诛天殿的外殿弟子,诛天殿是不是应该谢谢我。

    “岚,走了。”秦命走出房间,岚原地消失,灵巧的出现在他肩膀上,晃着白皙娇嫩的小脚丫。她对空间的控制越来越熟练了,只是距离还有些限制,最多不过三米。

    “陆公子。”乔羽曦送来的丫鬟丝梦恭敬地行了一礼,她知道眼前的这位是个圣武,是个连家主都要尊敬的人。

    “我回来几天了?”

    “上午刚回来,不到两个时辰。”

    “温阳呢?”

    “好像是受了伤,被抬回去了。”

    “受什么伤?”

    “我也不知道,刚听外面的姐妹们说的。”丝梦被带到这里后就不敢再出去了,生怕乔羽曦见到责骂她,把她卖到花楼。

    “你不用害怕,温阳不会怎么着你的,乔羽曦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你来。”秦命看着她怯怯发抖的样子很无奈,这种情况在各个家族里应该很普遍吧。有些丫鬟就像是奴隶,完全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

    “谢谢您。”丝梦低头,红了眼眶。

    “温阳的院子在哪?”

    “沿着外面的路走下去,会看到片假山,往右一拐就到了。”

    “伤的重吗?”

    “奴婢不知。”

    “陆公子!”门外守护的五位侍卫听到声音进来了,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

    “你们没去照看温阳?”

    “三少爷安排我们在这守着您。”他们得到消息后很着急,可碍于温阳的命令,一刻都不敢离开,现在好不容易见他醒了,都想急着去看看情况。

    秦命来到温阳庭院的时候,这里正一片忙碌,侍卫们焦急的等在外面,几位药师进进出出,眉宇间都带着几分忧色。

    “陆公子!”外面的侍卫赶紧行礼,对于这个从不拿架子,还真心帮助温阳的圣武,他们从心里抱以尊敬。

    “谁把温阳打伤的?”

    “是洛盛。”

    “哪来的洛盛,谁家的人?”

    侍卫们介绍着洛盛的身份,既愤怒又无奈。温阳的伤势比想象的严重,刚开始还没感觉什么,可抬回来没多久而,浑身就开始浮肿发黑,还不自然的抽搐着。他们实力有限,查不清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可知道肯定非常严重,本来想去请冷老他们来看看,结果冷老陪着家主去卿元楼了,另外两位圣武一位在闭关,一位陪着商船去押送重要货物了。

    他们严重怀疑洛盛做了什么手脚,可想起洛盛的身份,他们是半点去质问的勇气都没有。

    “不要着急,我去看看。”秦命没想到这么快就碰到诛天殿的人了,还是姚文武心腹的弟弟。秦命心里生出种不祥的预感,一拳就把温阳轰晕了?这哪是考核,这是下了狠手。

    房间里,温阳躺在床上,昏迷中痛苦的扭曲着,脸色苍白,泛着黑色的斑点,身体浮肿的厉害,不断有强烈的能量冲出体外,把结实的木床都震得全是裂缝。几个药师手忙脚乱的忙活着,满脸冷汗,手足无措,他们只是得到命令过来疗伤的,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远远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了。

    “你们都出去!”秦命脸色渐渐阴沉。

    “这位是陆尧。”跟进来的侍卫连忙介绍。

    那位圣武?药师们如获大赦,提着药箱就跑出去了。

    “你们也出去。”秦命挥手让侍卫们也退下,他走到窗边,指尖凝聚起几丝能量,沁入温阳体内。他闭上眼睛,凝神内窥,一副完整的经脉画面在脑海里渐渐清晰。

    秦命眉头越皱越紧,脸色阴沉的吓人。温阳全身的经脉里都充斥着黑暗的能量,邪恶阴冷,残忍的侵蚀着本来属于温阳的灵力,两股能量在经脉交织、纠缠,像是两股洪流在碰撞,冲击着经脉壁,无情的摧残着。经脉已经严重受损,很多地方出现腐蚀的情况,而浩瀚的气海一片狼藉,黑色气息随着经脉里灵力的流淌源源不断的涌入,污染着气海,腐蚀着气海。

    气海是武者的能量源泉,经脉是武者释放武法的渠道,一旦这两个方面全部受损,这个人基本就算是废了。

    秦命绷着脸,牙齿咬的嘎吱响。

    这是考核吗?这是要废了他!

    对于温阳来说,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洛盛干的?没有温钰的指使,他敢这么干?

    为什么!

    不希望他去诛天殿也不至于这么残忍。

    温家的人竟然把他扔下后就去卿元楼喝酒了?

    这特么都是一家子什么人!畜牲吗?

    秦命已经很少这么愤怒了,虽然来到这里后见到很多糟糕的事情,可都在尽量克制,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可这一次……秦命连续几次深呼吸都没能压住那股怒火,反而越来越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