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36章 血泪
    秦命从空间扳指里取出青铜鼎,他没有别的办法,也没有其他的宝贝,但青铜鼎的药液足以胜过任何灵丹妙药。

    玉鼎散发的浓郁药香立刻溢满房间,蒙上淡淡青光,摆放的几瓶鲜花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盛开。

    “唔……唔……”温阳在床上僵硬的抽搐着,喉咙里滚动着怪异的声音,在昏迷中被痛苦侵蚀着。

    秦命先是牵引着药液蒸腾的迷雾,转入温阳体内,涌入经脉,清理着里面肆虐的黑气。青雾的药效非常明显,比秦命想的还要显著,它们清凉又澄澈,蕴含着神奇的能量,刚接触黑雾都发出兹兹的声音,迅速的清理消融,它们一边处理黑雾,一边洗涤着经脉创伤,稳定着温阳自身的灵力。

    秦命庆幸自己这次苏醒的及时,如果再晚几个时辰,温阳全身的经脉都可能会溃烂,到时候别说青铜鼎里的药液了,就算把这颗心脏给他换上,也未必能挽回健全的经脉。也庆幸洛盛境界不高,如果换成个圣武来施展,温阳早就废了。

    不久后,温阳从昏迷中苏醒,气息微弱,表情痛苦,他迷迷糊糊地看着眼前的秦命,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却含糊不清。

    “不要说话,运转经脉,引导灵力。”秦命从青铜鼎里取出些药液,加剧着药效的威力,尝试向气海里扩展,那里才是最严重的灾区。如果稳定不住气海,就算修复了经脉也于事无补。

    温阳闭上眼睛,眼角却沁出了泪水,泪水中含着血丝。经脉的情况清晰的展现在他的意识里,邪恶的黑气、腐蚀的经脉、狼藉的气海,一幕一幕让他的心都在颤抖,惊惧!痛苦!让他浑身都在冰冷!

    是剧毒?还是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就算不让我去诛天殿,也不至于要废了我啊!

    以往的十几年里,大哥的冷漠、二姐的打击、家人的阻拦,他都可以承受,甚至默默地把他们的不支持和嘲讽变成一种心的历练,变成成长的动力,就连每次考核失败,他也会很好地调整心态,昂首阔步,咬着牙前进,可是这一次,他无法接受!

    是谁?

    是二姐吗!

    为什么要废了我啊!

    温阳内窥着混乱的经脉,深深地恐惧让他痛苦、窒息,难以呼吸,这是要废了我吗。这比杀了我还要可怕!温阳无法想象自己没有了武法的样子!

    “不要胡思乱想,你还有机会恢复。”秦命喝斥着,引导药液加速输入。

    “救……救我……”温阳含着泪水,颤巍巍的抓住秦命的手。

    “不要说话!配合我!”秦命严厉的提醒。

    “先……告诉我……我还有……希望……”温阳声音都在颤抖,经脉受损,气海污浊,在他的认识里,已经不可能被治好了。经脉和气海是武者的根本,却非常的脆弱,一旦破坏,废人无异。

    “你在不配合,老天也救不了你。”秦命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攥住了,闷得慌!

    温阳含着泪水,努力调整着情绪,配合秦命的调理。他从来以善待人,行走海域,能帮的人尽量去帮,虽然吃过很多亏,可问心无愧,他不想让自己心里有罪,别人说是天真幼稚,他有时候在吃亏后也会扪心自问这么做对还是错,可做人总得有点坚守,他不希望自己变成野兽。可是,以往吃的亏都没有今天来的残酷,他抿着嘴唇,控制着泪水。

    人善就该被人欺吗?

    你们……是我的家人啊……

    就算因为利益而冷漠,可我们毕竟血浓于水!

    二姐……姐……

    温阳心里有个声音在嘶哑的喊着。

    卿元楼!

    温家包下了整个顶楼,宴请了碧波岛上所有中等以上的势力。起初人们都奇怪,甚至是嗤笑,不就是温钰回来了吗,至于这么大张旗鼓的。

    有些人则猜测,难道温钰真要成为内殿弟子了?对于碧波岛上的势力而言,这绝对不是件小事,外殿弟子和内殿弟子完全是两个层面,进入内殿不仅意味着将来的成就会无限广,也意味着能接触到内殿长老那种级别的人物,并受到指导,如果表现好了,会成为内殿长老的亲传弟子。

    内殿长老级别的人物,是连古海的那些大型势力的头领都要敬畏,就算是进了其他霸主级势力,也会受到礼遇。对于碧波岛而言,那已经是需要仰望的层面了。

    所以各势力明知温家有炫耀的意思,还是都派出了重要人物去赴宴。

    可是即便他们有了准备,在温景浩介绍洛盛的时候,还是深深地吃了一惊。温钰还没进内殿,却已经是内定的了,而温钰竟然还找了个内殿弟子当男人,这人还是‘天子’姚文武心腹的亲弟弟。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件,虽然温钰和洛盛现在还没成长起来,可谁都知道过不了十年,两人的身份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足以成为温家的‘背景’!

    各势力的代表们一边祝贺,一边羡慕嫉妒,温景浩生了个好女儿啊,竟然钓来这么个金龟婿。连乔家对温家的态度都稍稍改变,言语间开始变得客气,一口一个亲家,叫的温景浩他们心情大好。

    卿元楼的负责人得到消息后,都拿出珍藏的美酒,盛情的款待着来自诛天殿的洛盛。

    热闹的宴会从中午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温家的长辈们越喝越高兴,拉着那些平常不敢冒犯的‘大人物’,开怀畅饮。

    朱清清代表着星象阁来到这里,她很不愿意参加这种场合,上次被乔宏达邀请后,就后悔过去了,这次之所以来主要是想再见见陆尧,想办法把他请到星象阁,可没想到,这么重要的宴会,竟然没有温阳,也没有陆尧。

    可既然来了,也不方便离开了,加上洛盛的‘纠缠’,直到下午才得以脱身。

    “陆尧?”朱清清好不容易离开卿元楼,迎面碰到了走来的秦命。她扬起漂亮的秀美,眼眸灵动美丽,即便是刚刚经历了吵闹的环境,又遇到期待的秦命,还是保持着那股空谷幽兰般的婷婷风姿,仿佛一切尘埃都无法沾染她的纯净和美好。

    “嗯。”秦命没理会朱清清,淡淡应了声,仰着头,看着傲立高山的威猛‘黑虎’,顶楼那里的喧闹热切,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

    “宴会都要结束了,怎么才来。”朱清清姿态优美,笑容恬静,走向了秦命。身边跟着的几位星象阁师兄弟们都很奇怪,朱清清好像对这个人特别感兴趣。

    “不晚。”秦命从朱清清身边走过,踩着石阶一步步登上了石山。

    “嗳,你这人……”星象阁的弟子们很不满秦命的态度,什么人啊这是,朱清清跟你打招呼是你的荣幸,竟然爱答不理。

    朱清清凝音成线,传向秦命:“陆尧,我知道你对星象阁有偏见,我也不强求,师父让我给你带句话。星辰初现乱相,势必霍乱古海,引发灾变。有人欲以众生为棋,逆乱天道,现在棋局未明,你却已经为棋。我们真心的希望你能去一趟星象阁,我们不为自己,也不为苍生,只为碧波岛这一方水土。你如果实在不想去,星象阁的星月祭台也永远为你敞开,等着你。”

    秦命回头看了眼朱清清,却没有多说什么。做局乱天的人就在我口袋里,但我是不是棋子,现在还言之过早。

    “陆尧,你就真不好奇你的命格?”朱清清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人,别人为了求星象阁看一看命格,不惜跨越千里,重金朝拜,有些圣武甚至愿意为星象阁做几件事,来换取窥视星象。从来都是别人来求星象阁,现在竟变成星象阁求别人了,可这人竟然还死活不感兴趣。

    “我的命,不是出生那天就定下的,也不是你们推一推星辰就能看透。我命由我,不由天!就算被人做棋,我也要乱了那局!”秦命右拳缓缓攥紧,嘎吱脆响,转身走向了卿元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