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44章 驱逐
    秦命离开山庄深入密林,寻到了个僻静安宁的地方,把自己藏在了狭窄的石洞里。趁着外面的人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之前,果断的冲击封印,既然修罗刀有效果,那就没什么好顾虑,来一次狠的,能断多少是多少。秦命实在受够了这些封印的牵制,大把的修炼时间不能浪费在这上面。他调整气息,凝聚神识,化作无形的大手,深入气海,缓缓地扣住了修罗刀的本体。

    “第一次动用修罗刀,竟然是要刺向自己。”秦命自嘲着,也在暗暗紧张着,他稍微调整气息,猛地握紧修罗刀,闯出气海,贯穿全身,甩着锋利的刀柄,从内部刺向了头颅。

    趁着秦岚吮吸纹印,裂开缝隙的机会,黑漆漆的刀柄像是块黑色陨石,轰的声闯入血色空间。修罗刀刚脱离秦命本体,便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能,像是头荒古巨兽突然觉醒,又像是一片杀戮战场,降临异界,滔天的杀气,冲击着整片血色空间,掀起无尽的巨浪。

    修罗刀显威,不仅搅乱了血色空间,也刺痛了秦命的头颅。

    秦命口鼻溢血,强忍着剧痛,控制着修罗刀强行推进,洞穿浩瀚血海,打向了那个女人,连斩数道锁链。

    一瞬之间,秦命没等探清楚里面真实情况,脑袋嗡地声爆响,好像血色空间都完全崩塌一般,汹涌的血气像是要闯入秦命脑袋。

    秦命感觉脑袋都要炸了,发出声凄厉的惨叫,尖利刺耳,惊飞外面了无数的宿鸟,连秦岚都被他这突然的惨叫惊得小脸煞白,顾不得吮吸纹印的能量,咿呀的呼唤着他。秦命痛苦的蜷缩在地上,眼睛、嘴巴、耳朵,都渗出血水,浑身僵硬的抽搐了会儿,陷入昏迷。

    意识失去对修罗刀的控制,修罗刀刹那停止,悬浮在了混乱的血色空间里,妖异的黑气与周围的血气格格不入。

    但血纹空间的暴动没有因为修罗刀的停止而停止,反而因为封印牵绊的减弱,产生了更强烈的动荡。大量的血气从血纹溢出,像是蛛网般爬满秦命的脸庞,缠绕住了头颅。血气在额头的血纹处腾腾而出,像是跃动的烈焰,看起来血腥妖异,却没有任何血液的腥味,像是特殊的能量,溢满幽静的山洞。

    修罗刀这一击,带给秦命残酷的伤害,却也得到了回报,五道锁链应声斩断,两道锁链被振出裂缝,其他锁链都大幅度的晃动着。崩断的那五道锁链在汹涌的血气间消散,而这五条锁链缠绕的位置正是女人的脖颈和上身,拖拽着她向后仰着头,歪斜着身子。现在锁链断裂,女人巨大的身躯失去了缓缓坐了起来,紧闭的眼睛睁开道缝隙,血河般的眼睛里倒映着高空悬挂的修罗刀。

    直到这一刻,暴动的血色空间才慢慢的平复,逸散出的血气全部沉入秦命身体里,沁入了血肉、经脉,沉入了气海。

    秦命痛苦的表情逐渐舒缓,奇妙的能量不仅缓解着痛苦,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处,竟然在催动着他的境界,向着一重天的巅峰境界迈进。

    距离山洞千米外的高山上,温阳拖着疲惫的身体爬上来,放眼四顾,寻找着秦命的踪迹,正好注意到了因为秦命惨叫而惊飞的鸟群,他忍着虚弱和剧痛,走下高山。温阳已经对家族失去了所有的期待和耐性,不顾父亲的阻拦离开了山庄,或者是,父亲他们并没有真的劝说他,淡淡的几声叹息也似乎并非真心,由着他落寞的离开了山庄。或许在他们眼里,自己就像是个灾星吧,离开了家也算是帮了他们一个忙,避免诛天殿的迁怒。

    温阳知道‘陆尧’情况很特殊,随时可能会昏迷。而‘陆尧’为了他竟然不惜得罪诛天殿,还亲手杀了洛盛,温阳感激着,也更不能让他自己在外面。

    “诛天殿?罢了罢了……不去了……”

    温阳为了那个执念,已经浪费了很多精力,从今往后,没了家族牵绊,他不需要再为任何人而活,他要活出他自己。浪迹天涯也好,独自修炼也好,洒脱自由,快意恩仇。做自己想做的自己,无牵无挂,没人嘲讽。

    温阳顺着宿鸟惊飞的方向,找了几座幽谷,在其中一座里面找到了个隐蔽的石洞,里面正躺着昏迷的秦命。不过,这次好像哪里不一样,仔细看了会儿,温阳才注意到,‘陆尧’身上竟然没有泥浆!以往每次昏迷的时候,总会有泥浆在胳膊和胸口蠕动,这次好像什么都没有。

    温阳走到外面,挨着石洞旁边的老树坐下了,他经脉已经恢复了,可身体很虚弱,浑身五脏六腑都像是错了位,说不出的难受,连呼吸都牵连着火辣辣的剧痛。他打起精神开始冥想修炼,尽快恢复些实力,别到时候来个猛兽都收拾不了。

    可他刚刚闭上眼睛,山谷外面就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一个美丽纯净的女人走了进来。

    “他在里面?”朱清清双眸明净,仪态幽雅,她的到来让山谷都像是多了几份清凉自然。

    “清清姑娘,星象阁要保他?”温阳生出几分希望,挣扎着站了起来。

    朱清清摇头:“碧波岛没有谁能保得了他,杀害诛天殿内殿弟子,这个罪名无论放到哪,无论放在谁的身上,都需要承担后果。陆尧不属于碧波岛,碧波岛没有理由拯救他,也没有那个能力。”

    温阳眼神黯然,连星象阁都不愿出手?想想也是,陆尧只是个外来人,除了跟他有点牵连,跟其他人都没有关系,非亲非故的,谁愿意帮忙。如果是其他的事情,可能帮了也就帮了,可面对诛天殿,谁敢帮忙就是给自己惹祸。尤其是星象阁这种避世的组织,更不可能为了个陌生人破坏了自己的处事规则。“是我冒昧了。那你过来是……”

    “请陆尧离开碧波岛。”朱清清很不想说出这句话,却也必须表明个态度。陆尧终于打破了碧波岛的平静,难道这就是师父看到的升腾在碧波岛上的灾相?不可能!杀个诛天殿内殿弟子而已,虽然很严重,闹的人心慌慌,可不至于产生那样的星象灾相。朱清清有预感,这件事只是个导火索,更大的混乱会接踵而来,所以她必须在混乱变大失控,变得无法收拾之前,尽快让陆尧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