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63章 冷血复仇(1)
    “你们两个是走开呢,还是表现下勇气替诛天殿卖一次命?”秦命隔空对峙着乔家的两位圣武。

    两位圣武惊醒,嘴角一阵抽动。我就说嘛,这疯子太凶残了,决不能硬碰,陶坤非得干,死了吧。可是,陆尧杀了乔天烈和乔博南也就算了,竟然当众劈了诛天殿的外殿长老?他们能走到圣武二重天的境界,见识也算广了,可从没见过这么凶悍的人。“我们没有怨也没有仇,山高水远,各走各路。”

    他们虽然是乔家的供奉,可不是死士,没必要为乔家卖命。正常的事,他们可以介入,可这种不正常的事不正常的人,他们……省省吧。两位武圣同时决定,哪里都不搀和了,有多元走多远,要离开这片海域。

    “等等!”秦命倾尽全力一击,威力没让他失望,可一击之后浑身有种说不出的虚弱感。“告诉我你们的行动计划。”

    “什么行动计划?”

    “是你们自己说出来呢,还是我打到你们说出来?”

    两位圣武脸色阴沉,敢威胁我们?够嚣张的啊。可谁都不想在这里表现所谓的志气,沉默了会儿,凝音成线,传向秦命:“诛天殿总部刚刚给陶坤送来消息,洛寒已经带着葬海梵精蜥赶赴碧波岛,葬海梵精蜥有强大的追踪能力,能在碧波岛搜集你遗留下的气息。陶坤打算把所有人调回碧波岛,跟随葬海梵精蜥行动。”

    “消息现在传出去了?”

    “没有。”乔家两位圣武不着痕迹的瞥了眼远处分散的诛天殿外殿弟子,人都在这呢,还没来得及送消息,等等,这疯子该不会是让我们动手吧。

    这念头刚刚冒出来,秦命一句话让两人心都凉了:“动手吧,做完了以后就别再回这片海域了。”

    当洛寒骑着葬海梵精蜥登陆碧波岛的时候,这座刚要平静下来的岛屿再次陷入高度紧张。通体湛蓝的巨大蜥蜴像是头地龙般踏着沙滩,肆无忌惮的走进岛屿,沉重的身躯在地面拖出深深地沟壑,震得山林都在摇晃,粗壮的利爪碾碎着起伏的土丘,千年古树都在它面前无力的倒塌。他周身环绕的蓝色水汽回荡着汪洋般的声响,隆隆不绝,让山林里的灵妖瑟瑟发抖。

    岛上各大势力都怀着敬畏忐忑的心情恭候迎驾。

    “陆尧都在什么地方待过?”洛寒望着广袤的岛屿,心里悲痛愤怒,洛盛就是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

    “在温家住过几天,在中部林区迎战过乔家两位武圣,最后在乔家庄园停留两天。”温钰虚弱的站在她身后,想起当天卿元楼发生的事情还有些心悸,可更有深深的怨恨。那场突如其来的事件,毁了她的一生。她恨陆尧,更恨温阳。我是为你好,你竟然指使外人来害我。

    “先去温家。”洛寒没有理会外面笑容满面的迎接队伍,这些人的笑脸在他眼里看着恶心。如果这里面但凡有一个人出手阻止,洛盛也不会死。洛盛是死在陆尧手里,也是间接地死在这群人手里。如果他是诛天殿的天子,他非要屠了整座岛不可。

    葬海梵精蜥迈着沉重步子,肆无忌惮的穿过重重山林,走向了温家的奔雷山庄,留下条四五十米宽,五千多米的沟壑,从高空俯瞰,像是道狰狞的伤口撕裂在了翠绿的山林间。

    迎接的队伍看洛寒脸色阴沉,知趣的不再打扰,却也不敢全部散开,都硬着头皮陪着笑脸,远远的跟在后面。

    温家最怕见到诛天殿的人了,也故意没露面,可看着那巨大的猛兽一步一步的走向这里,他们也不得不苦着脸出面,不过在看到温钰后,他们稍稍松口气,有温钰陪着,洛寒至少会给些面子,不会做的太过分吧。

    “温阳在什么地方接回的陆尧?”洛寒站在葬海梵精蜥狰狞的头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前面匍匐的温家人,心里有股恶火在涌动。

    温家男男女女足足跪了近千人,连冷立平等三位圣武都不得不低下头。

    葬海梵巨硕又窄长的脑袋缓缓摆动,眼睛里的竖瞳涌动着可怕的凶性,看向他们的目光也像是看着美味的食物,它呼吸粗重,磨盘般的鼻孔里喷出阵阵恶臭,让温家人胸腹翻腾,腥红的舌头不断的进进出出,几乎要碰到最前面的温景浩。

    温景浩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着。“离这里七百里外的海面上。”

    “当时都有谁在场,自己站出来。”洛寒冰冷的声音像是阵寒风吹过温家人。

    负责迎接温阳的冷立平向前两步,面对气息凶悍的葬海梵精蜥,他不得不低下头,尽量收敛着气息。“是我带队。”

    “还有谁!全部站出来!”洛寒的语气不容置疑。

    温钰向着温家人轻轻点头,让他们勇敢的站出来,有自己在,洛寒还是会给些脸面的。

    二十六位侍卫站了出来,乔羽曦迟疑了会儿,也走到了前面。

    “说说当时具体的情况。”洛寒怀疑陆尧的真实身份,到底真的是意外,还是温阳很久前就跟人秘密串通了。

    “我们无意中碰到了陆尧,他当时漂在海上,看样子已经昏迷很久了。”冷立平稍微犹豫,又道:“我们当时都劝阻温阳少爷不要带他回来,可温阳坚持救人,就带回了山庄。”

    “他为什么坚持?”

    “这……温阳少爷向来心善,经常做些救人的事。”

    “有没有可能,温阳故意把他带回来的?”

    众人面面相觑,这个怎么回答?

    “温阳回来后就跟陆尧很亲近?”洛寒再问。

    乔羽曦主动道:“是!他回来后就跟陆尧住到一个院子了,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继续!”洛寒眸光微凝,难道温阳跟陆尧以前就认识?那这事可就值得推敲了。

    “陆尧阴险狡猾,平常表现的很温和,实际心狠手辣。我就是跟温阳吵了一架,他晚上竟然找到我,用邪恶的武法摧残我的灵魂。”乔羽曦心里惧怕着秦命,可面对诛天殿派来的强者,她的恐惧再次被复仇的怒火压下了。

    “照你的意思,他们关系很亲密?”

    “非常亲密!温阳这次回来就像是变了个人,我怀疑洛盛的死都是他指使陆尧做的。”

    “你既然知道不对劲,为什么不把他赶走?”

    “我想把他赶走,我还叫来了家人,可温家……拒绝了我的要求,非要把陆尧留下。”

    温家人微微皱眉,却不敢乱说。

    洛盛背着手,料峭的山风吹扬着的短发,他不再言语,冷漠的看着下面的温家人,眼底闪动的寒光变成了杀意。如果不是你们带回陆尧,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如果不是你们留下陆尧,洛盛更不会死。

    温景浩尽量控制着自己说话的声音,不要颤抖的太严重:“洛寒公子,对于洛盛的死,我们深表歉意,温家愿意配合缉拿温阳和陆尧。我可以表态,从今天起,温阳跟温家在没有任何关系,他也不再是我的儿子。”

    “谁是温阳的侍卫?全部站出来。”洛寒淡淡道,该算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