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64章 冷血复仇(2)
    已经站到前面的二十多人都没动,他们就是温阳的侍卫,要不也不会千里迢迢去迎接温阳回来。

    “现在还跟温阳有联系吗?”

    “没有。”他们摇着头,也尽量低着头。温阳自知离开温家后前路渺渺,是福是祸都未知,不想带着他们吃苦,就要求他们都留下了,也不让他们再联系,以免受到牵连。

    “洛寒公子……”冷立平刚要抬头,替温家辩解。

    葬海梵精蜥吞吐的舌头突然扫向了那二十多位侍卫,像是疾走的雷鞭,一瞬之间洞穿了他们的身体,串成了血葫芦!

    二十多个侍卫毫无准备,只是觉着身体一颤,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到了,低头一看,粗壮的舌头已经把他们大半的胸膛都轰碎,穿了个通透。

    温家人大惊失色,惊呼着站起来。

    洛寒面无表情,只是冷冷一哼,葬海梵精蜥的舌头猛力一卷,把二十多人全部甩向高空,张开血盆大口全部吞下,獠牙闭合,血水四溅,骸骨碎裂,在山庄里里外外无数人惊恐的目光中,嘎吱嘎吱的吞咽进了肚子。

    “洛寒公子,这件事真的跟温家无关。”温景浩嘭的跪在地上,脸色煞白,凄厉高喊。

    温家高层哗啦啦的跪倒一片,汗水瞬间便挂满了脸颊。

    “洛寒,请看在我的面上,饶了温家。”温钰刚刚开口,洛寒甩手一巴掌,把她抽的翻飞出去,滚落到葬海梵精蜥脚下。

    “洛寒你……”温钰气血翻腾,又惊又怒。

    葬海梵精蜥雄壮抬起巨大的利爪,对着温钰踩了下去。

    “不……”温钰惊叫,连滚打破的要逃离,可噗嗤一声脆响,被生生踩成了肉泥。

    洛寒满脸杀意:“贱人,要不是你,洛盛怎么会死?”

    山庄里的温家人和外面陪同的人们无不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乱喘。

    “完了……完了……”温景浩瘫坐在地上,双目无神。

    “如果找不到温阳,抓不到陆尧,你们温家全体都要给我弟弟陪葬。”洛寒恨着这座岛,恨着温家人,抓不到罪魁祸首,所有相关人员都得为他的弟弟的死负责。

    葬海梵精蜥张开血盆大口,咆哮山庄,震耳的声波混着恶臭的气息,让山庄都笼罩在死亡的气息里。

    外面各家族的主事者们留下人代替后悄悄后退,不想被无辜的波及。

    乔家人心肝俱裂,这洛寒怎么比陆尧更凶残,等会他骑着葬海梵精蜥去乔家山庄,会不会也大逞凶威,屠杀几个人泄愤?

    葬海梵精蜥抖动着肥硕沉重的身躯,腾起重重蓝光,把整座山庄都笼罩进去。它能从空气里汲取陆尧和温阳遗留下的气息和能量,收集的越多,以后搜捕的范围就越大。

    温家人瑟瑟发抖,不敢有任何抗拒,也不敢乱说话乱挣扎,生怕激怒了洛寒,惹来杀身之祸。

    星象阁的人站在远处的山林里,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幕。除了摇头叹息,他们也无能为力了,好不容易送走了陆尧,洛寒又带着怨怒降临,一场腥风血雨在所难免了。他们可以驱赶陆尧,却不能对洛寒做同样的事。但愿洛寒的怒火只是针对温家和乔家吧。

    葬海梵精蜥在温家停留了半天,又转到秦命闭关突破的地方,待到了深夜,第二天又爬到了乔家庄园。乔家人忐忑又紧张,生怕洛寒再拿他们开刀,乔家的圣武死的死,离开的离开,现在的力量已经降到了最低,他们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洛寒脸色阴沉,可在乔家身上找不到发泄的借口:“陆尧在碧波岛这些天,还跟什么人有过接触?”

    乔家人现在是有什么说什么,不敢有半点隐瞒:“据说跟星象阁有些交流,星象阁平常都很低调,唯独陆尧来了之后很上心。”

    他们没敢说的太过分,以免过分得罪星象阁。现在的乔家,谁都惹不起了。

    “星象阁?”洛寒浓眉微皱,星象阁虽然低调隐蔽,可作为姚文武的心腹,他隐约知道星象阁其实并不简单,至于不简单到什么程度,可能连姚文武都不知道。

    葬海梵精蜥在乔家庄园停留了半天左右,捕捉到了秦命残留的大量的能量,比前面两个地方捕捉到的还要多。

    “去趟星象阁。”洛寒隐约感觉星象阁跟陆尧有些关系,倒不是认为星象阁在背后操作,而是他们可能知道陆尧些秘密。

    葬海梵精蜥挪动沉重的身躯,迈着巨大的爪子离开山庄,朝着星象阁方向走过去。

    山林里的人们惊疑议论,这洛寒想干什么?难道要对星象阁下手?

    星象阁的几位守护长老立刻退走,要回星象阁汇报。星象阁虽然低调,不问世事,可如果洛寒真敢做些过分的事,他们也不会轻易就范。

    洛寒不理会外人的议论,望着星象阁方向,淡淡道:“现在就查陆尧和温阳在哪!”

    葬海梵精蜥行走在山林里,身体里有股能量在翻涌,穿过厚厚的皮甲,荡向空间,透过坚硬的利爪,闯入地底,横跨岩石,冲进了浩瀚的汪洋。这股能量可以跟海洋里的能量引起共鸣,帮助他搜索想要寻找的气息。

    眼见着葬海梵精蜥真的往星象阁那里走,很多势力都坐不住了。碧波岛之所以能保持平静,独立存在于众多势力之间,星象阁起到很大的作用,如果洛寒真要跟星象阁交恶,他们有必要展示自己的强硬态度。各势力的家主宗主们别的事情可以装糊涂,这时候却不能丢血性,如果星象阁垮了,碧波岛难逃被吞并的下场。

    星象阁得到消息,里里外外调动起来。弟子和长老们都很意外,多少年来平静安宁,不问事也不惹事,这洛寒想干什么?

    星象阁阁主腾空而起,站在孤岛的高空,远望着山林里移动的庞然大物。

    “师父,怎么办?要不要开启守护大阵?”朱清清骑着灵雀冲向高空,即便是在危机时刻,她还是保持着那份娴雅和灵秀的气质。

    “他不敢怎么样,放他进内湖。”星象阁阁主吩咐下去,只要星象阁不主动挑衅,料他洛寒不敢怎么样。

    “可万一……”守护长老们迟疑着。

    “没有万一。放行。”

    葬海梵精蜥吞吐着腥红的的舌头,脚步沉重,凶悍的气息弥漫山林,惊悚着附近的所有鸟兽。不过,走着走着,葬海梵精蜥突然停下了,微微歪着硕大的脑袋,似乎有些疑惑。

    “怎么了?”洛寒能感受到葬海梵精蜥的异样,他身边陪同守护的战奴也睁开双眼,眼底冷芒乍现。

    葬海梵精蜥搜索的波纹已经扩散出去了,深入了汪洋,也在天海间飘荡,正在急速搜索着类似于他从温家和乔家那里捕捉到的气息,可是……那气息好像……就在这?在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