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66章 来势汹汹
    秦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到了,哪来的英雄,够生猛!在看清楚那头金狮和背上的男人后,他又惊又喜:“葬海幽魂?他怎么会在这里。”

    金狮双头环顾山林,凶威炽盛,见没人乱动,这才腾空冲向高空,迎上了秦命。男人收刀,背到身后。“好久不见了。”

    秦命浑身泛起热潮,激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这陌生又遥远的古海东部竟然碰到了熟人!

    “离开万岁山,我便游历海域,重新修炼,一个月前刚进东部。”葬海幽魂说话向来都是那么简练。可是看着秦命强盛的气息,圣武二重天的境界,他心里还是很震撼。当初分别得时候,他高出秦命两个境界,之所以短短几年又升到了圣武三重天,是因为他曾经就是圣武七重天的境界,又重新得到了几个大机缘。秦命呢?竟然短短几年追到了圣武二重天。

    “我也是最近刚来,因为一场意外,醒过来就到这了。”秦命太激动了。

    “就你自己?”

    “就我自己,我们先离开这里,好好叙叙旧。”秦命掐住昏迷的洛寒,扫了眼寂静惊悚的山林,冲进了云层。

    黄金狮浑身金光炽盛,像是轮金色骄阳,载着葬海幽魂追向了秦命。

    碧波岛上的人们用夹杂着惶恐的目光送走了秦命和葬海幽魂,很多人的脑袋到现在都是懵的,哪冒出来的狠人?狂风扫落叶般的攻势劈杀葬海梵精蜥,震碎了诛天殿的战奴。他们甚至都没看清楚那人什么模样,手起刀落,结束了!!

    什么时候圣武境这么不堪一击了?什么时候诛天殿可以被人如此践踏了?他们想想都不寒而栗!

    不过到现在人们隐约明白了,陆尧不是一个人,他还有帮手,还是个更凶悍更强悍的帮手!那整场事件就值得仔细推敲了。

    星象阁阁主望着秦命和葬海幽魂离开的方向,久久失神。前几天推演星辰,总是感觉碧波岛上方的杀气迷雾没有完全散尽,当时还以为是诛天殿会来严惩温家和乔家来宣告自己的名威,没想到等来这么一场乱战。虽然是惊鸿一现般乍起乍落,却似火山喷发般轰动。

    “陆尧,另有身份。”朱清清现在可以断定了,陆尧可能从始至终都有着谋划,而不是被动的复仇和反击。

    “如果真是有人在算计诛天殿,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了。”星象阁阁主幽幽轻叹,从陆尧和那神秘人展现出来的气势来看,他们对诛天殿这种庞然大物根本就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敬畏感,果断的杀伐背后不仅是疯狂,更有着无所畏惧的信心。

    这群人,来势汹汹啊。

    但愿不要再牵连到碧波岛了。

    葬海梵精蜥的尸体染红了大片的山林,从远处望去触目惊心。作为圣武级的灵妖,还是诛天殿的守护兽一族,无论是鲜血、皮肉,还是骨头,无一不是宝贵的东西,对于很多武者来说喝几口鲜血都可能是大补。可方圆千米之内,没有人敢踏足,连猛兽灵禽都远远地避开。

    非但没有人敢靠近,各势力还自发的组织人包围了那里,等待诛天殿过来转移。他们不得不小心,生怕再给诛天殿找到发泄愤怒的借口。

    短短两天时间,碧波岛上发生的劫杀事件传遍附近的海域,引起轩然大波。诛天殿的搜捕网正在持续铺展,陆尧竟然回返碧波岛逆袭了洛寒,他的秘密伙伴也强势现身,斩杀了葬海梵精蜥和诛天殿的战奴。与此同时,陆尧袭杀诛天殿外殿长老陶坤的事也随之传开。

    宣战!

    肆无忌惮的宣战!

    诛天殿虽然高高在上,像是棵天柱耸立在古海西部,可受到的挑战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只是极少出现如此明目张胆的事件,斩杀诛天殿的强者跟屠牛宰羊一样。这件事规模并不大,但性质极度恶劣,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连几个霸主级势力在得到消息后都抬起惊讶的目光,望向了诛天殿方向。是谁在挑战诛天殿?是谁在运作着一切?难道是妖族终于忍不住了?可即便是妖族,想要搅乱西部古海,也不至于直接拿诛天殿开刀,而是先对准其他霸主势力。

    诛天殿立刻撤回了外派的长老,在搞清楚敌人身份之前,他们不能再派人出去送死了。

    秦命和葬海幽魂躲到海底,寻到个安全地方。虽然诛天殿会暂缓行动,可猎杀者们的搜捕风潮不会减,反而会在诛天殿的催动下变得更激进,他们还是小心为上。

    秦命和葬海幽魂一别多年,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势下见面,而葬海幽魂连问都不问直接出手劈杀葬海梵精蜥的举动也让秦命大为感慨,这种性格实在是太……太值得结交了!

    秦命跟葬海幽魂讲了讲这几年发生的事,葬海幽魂虽然有所耳闻,可这些年来更多地精力放在了修炼上,为了寻觅机缘,进入对他来说未知又全新的东部海域,所以对发生的事情了解的并不全面。

    “你是准备闹几场就离开,还是一直闹下去引起西部的注意?”葬海幽魂把一块硕大的灵核给了金狮,灵核是葬海梵精蜥的,被他一刀劈成两半的时候掉下来的,他也就不客气的笑纳了。葬海梵精蜥血脉强大,据说有着正统古兽传承,对金狮来说或许会是场机缘。

    “看情况吧,走一步看一步。”秦命现在还能控制住局面,会一会诛天殿未尝不可,何况又遇到了葬海幽魂。他蹲在虚弱的洛寒面前,拍拍他的脸:“姚文武在哪?都是聪明人,没必要的反抗就免了,我少费些精力,你也少受点罪。”

    “既然是聪明人,就没必要问了,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洛寒去过西部,听到过秦命太多的传说,这是个肆无忌惮的疯子,只有他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出来的,落到他手里只有认命了。

    秦命也不跟他废话,掌心凝聚起修罗刀的刀气,对着他脑袋刺了进去。

    洛寒凄厉惨叫,浑身剧烈的抽搐着,意识陷入无边的绝望情境里,痛苦、杀戮、死亡等等各种负面情绪疯狂地侵袭着他。但是,洛寒骨头确实够硬,在秦命反反复复的用怨念侵袭了十遍后,他还是死死咬着牙关,半个字都不多说,一副求死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