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70章 野蛮掠夺
    “啊?”郭欢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打劫?这话从镇守长老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听着这么的怪异。

    秦命淡淡一笑,指了指他身体上下:“还有什么宝贝?”

    “你们……”

    “还不明白吗?打劫!把宝贝都拿出来。”

    郭欢突然激动地跳了起来,指着他们怒斥:“长老!你们不能这样!这是我辛苦找来的,你们知道我的师父是谁吗?”

    “不知道。”葬海幽魂甩出条麻袋。

    “干什么?”郭欢气恼,镇守长老就能为所欲为吗?

    “绑架。”麻袋腾空,气浪汹涌,里面强光喷薄,转眼把郭欢收了进去。

    秦命和葬海幽魂交换眼神,大步走进了迷雾笼罩着的山林。

    …………

    秦命和葬海幽魂站在山腰上,微仰着头,严肃冷漠:“得到什么宝贝了?”

    他们面前毕恭毕敬的站着一男一女,不敢怠慢,连忙把得到的宝贝拿出来:“二位长老,这是我们前几天好不容易找到的。”

    “在哪得到的?”

    他们不知道镇守长老为什么突然找到自己,还以为是得到宝贝的时候触碰到了什么,或是违背了什么规矩:“一直往东,三里外有座矮山,我们在那里休息的时候,隐约听到些声音,就凿开了山,从里面找到了堆枯骨,枯骨边上放着这柄长矛和弓箭。”

    秦命翻看着手里的长矛,入手极为沉重,足有上千斤之中,以他的力量都觉着压手,长矛通体紫黑,上下浑然一体,握着它都能感觉到一股霸威沁入全身,耳边隐约能听到激烈的喊杀声。

    葬海幽魂查探着弓箭,做工很粗糙,漆黑如墨,像是某种生铁锻造,表面坑坑洼洼,可是当灵力闯入里面,弓箭振起股无形却浓烈的波纹,像是复活般,表面爬满裂缝,裂缝里像是有岩浆蠕动,绽放着惊人的高温,冲涌的气浪掀起葬海幽魂凌乱的长发,倒映着他冷俊的脸。

    秦命和葬海幽魂都是一阵激动,宝贝!好宝贝!

    “长老,这两柄武器有什么不对吗?”两位内殿弟子试探着问道,他们都能感受到长矛和弓箭的强大,很可能是埋葬的大人物的武器,埋葬这么多年而遗存,又被海底矿场孕养千年,威力可以想象,他们如果能炼化它们,定能发挥出无与伦比的力量。这几天里,他们一直在亢奋着、激动着,幻想着自己的一鸣惊人。

    “没什么不对。”秦命和葬海幽魂不约而同的收了长矛和弓箭。

    “咦……你们……”男人抬手,这怎么了?怎么还收走了?

    “对不起,打劫。”秦命咧嘴一笑。

    葬海幽魂甩出布袋,像是片云霞罩向了他们。

    “哎?哎!你们……啊……”两人还在愣着呢,就被布袋收了进去。

    葬海幽魂扎紧布袋:“下一个。”

    …………

    “不得入内?”秦命和葬海幽魂站在座山谷前面,一个石碑镇在山谷入口,石碑上面爬满青苔,字都变得模糊,好像在这里立了很多年。围绕着山谷的几座石山都不高,但长满各种大树,郁郁葱葱,迷雾缭绕下宛若仙境。

    山谷里有几株水桶粗的老藤围绕着一块空地,老藤像是从地底钻出的巨蟒,苍劲的扭曲着。空地里有一个半米左右的小泉,腾起浓郁的生命之气,竟然是生命之泉。

    泉池旁边生长着十几株半米高的小树,叶片细长如柳叶,葱翠欲滴,模样非常怪异,远处看去,它们像是环抱着双臂的小人儿站在那里,宁静祥和。每株小树上都挂着一颗白玉色果实,像是苹果大,光滑莹柔,绽放着淡淡的玉光。

    山谷里面盘卧着一头金光灿灿的穿山甲,守护着生命之泉和灵果,它足有十米长,气息内敛,境界高深,肯定是圣境级别的。

    秦命和葬海幽魂在很远的地方就闻到了这里的果香,循着味道就来到了这里。不过看样子这里属于禁地,不对内殿弟子开放,不是特别重要的宝贝,就是某位镇守长老自己栽种的,是有主之物。

    这种地方,内殿弟子们不敢冒犯,秦命却没顾忌,拔出石碑,对着那头沉睡的穿山甲轰了过去。

    穿山甲表面绽放着金光,石碑刚刚碰到金光,就被震成碎片。穿山甲迷迷糊糊地晃了晃脑袋,睁开睡眼惺忪的眼,刚刚裂开道缝隙,看到眼前竟然蹲着个人,它以为自己睡迷糊了,歪了歪头,下意识的看了眼旁边的生命之泉和果园,一个人竟然在那里拿着个勺子在品尝泉水,吧嗒着嘴品尝。

    穿山甲迷糊了很一会儿,突然一激灵惊醒,刚刚抬起头,秦命憋足了劲的重拳对着他的脑袋轰了下去。

    “嗷!

    怒吼如雷,金光滔天,整座山谷都被暴乱的气息淹没,狂烈的气势撞散了漫天迷雾,直欲冲击高空的屏障。

    岛屿各处的镇守长老们都被惊醒,望着远处惊人的能量波动,感受着地面的微微颤抖,都缓缓点头,很是欣慰。这声势肯定是有重宝出世了,不知道是谁这么幸运,机缘啊机缘。

    其他地方分散的内殿弟子们感慨又嫉妒,会是什么宝贝呢?这声势有点大了啊。

    秦命恶战穿山甲,十余回合才好歹压制住,被葬海幽魂一刀劈开脑袋。

    两人把果树连根拔起,每人八株,又把生命之气瓜分,留下满地废墟,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山谷。穿山甲连皮带肉还有灵核,都被葬海幽魂收了,出去给金狮补营养。

    ……………

    “秦命?”一个冷艳的女人刚好经过附近,听到有人在凿山,出于好奇就过来了,没想到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葬海幽魂从一座矮山里探查到了股微弱的能量,秦命二话不说抡拳凿山,还真从里面拖出个石盒,已经跟石头交融到了一起,好不容易才完整的拿出来。

    “你是……”秦命瞥了那女人一眼,有点熟悉,仔细一想,在青鸾古迹的见到过,跟在姚文武身边的人之一。

    那女人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秦命?不可能啊,难道我幻觉了?

    “找到什么宝贝了吗?”秦命随口问着,费力的要撬开石盒,可怎么都打不开。

    “我来!”葬海幽魂甩手一刀,劈向了石盒,锵的声铮鸣,震耳的声波刹那冲击,像是股烈风般吹过树林,把迷雾都震散了大片。

    外面的女人痛苦的捂住耳朵,可是,她揉了揉眼,看看前面,再揉揉眼,再看看。没错啊,那就是秦命!可是,他在干什么?他怎么会在这。

    “再来两刀。”秦命抓起石盒扔向半空。

    葬海幽魂锵锵两刀劈在适合上,终于崩开了裂缝,刚刚落地,又被葬海幽魂黑刀一振,强行轰碎,里面的东西也被震得翻飞出去,带着些白雾,落到了前面女人脚下。

    女人低头一看,心里忍不住一突,竟然是只手骨!

    雪白雪白的手骨,好像在微微的动着。

    “这谁的手?怎么封在盒子里了。”秦命走到女人身边,捡起了手骨,异常沉重,像是钢铁一般。

    “秦命?”女人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有点懵。

    “嗯。”秦命意念深入手骨,茫茫一片,混沌模糊,隐约有个高大的身影,傲立天地间,透着无尽的霸威。

    “你是秦命?”

    “你还要问几遍?”

    女人看着随意自然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的秦命,更懵了:“这里是葬神岛。”

    “是啊。”

    “这里是我们诛天殿的历练宝地。”

    “对啊。”

    “你怎么会在这?”

    秦命觉着手骨可能有什么大秘密,跟葬海幽魂说了声,自己收了,他对着女人咧嘴一笑:“姚文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