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95章 葬海狂战
    第八十八刀劈出,战刀生生震退了女人,从开始到现在,这是女人第一次后退。

    黑刀腾空,骤然消失,一瞬间出现在了千米外的小岛上,回到了葬海幽魂手里。

    在重新握住战刀的刹那间,葬海幽魂像是恢复了灵魂,眼底爆发出强盛的烈光,浑身战意沸腾,如火山喷发般,撼动长空,他放声大吼,状若雄狮,冲天而起,翻落到海面上,拖着战刀,踏步狂奔,脚步似雨点般撞击着海面,速度一再暴涨,横跨千米海面,杀到了女人面前。

    葬海幽魂气势如虹,一身暴吼,斜射长空,寒光崩现,战刀挥出出刺耳如鬼啸般的烈音,速度实在太快,像是连空间都要切割,而强盛的气息像是奔腾咆哮的江河般汹涌而去,势不可挡。

    女人眼底冷芒乍现,脚下海面炸裂,她爆射腾空,陀螺般旋转,轮着石柱猛击黑刀,气势磅礴,力量磅礴强盛到不可想象,石柱都在她手里轻轻颤动,里面沉睡的图腾英魂都像是要苏醒了。

    锵!

    黑刀与石柱在半空撞击,像是两座巨岳撞到了一起,半空中爆发出刺目的强光,让人睁不开眼睛,剧烈的能量横扫长空,如惊涛骇浪一般狂暴,方圆千米之内的海潮都被滚滚能量‘沸腾’,汹涌出无数的怒涛,浩大的巨响震耳欲聋,轰隆不止。

    葬海幽魂被掀飞,战刀没有脱手飞出,但他落到海面后嘭嘭后退,一连退出二十多步,好歹稳住,胸腹里却气血翻腾,他本想压住那口血,却还是冲出喉咙,喷了出去。他的气息一再混乱,手臂都微微颤抖,可非但没有畏惧,眼底战意却再次暴涨,他浑身黑气翻涌,再次杀向了女人。

    一往无前!战不休!

    东煌战族的女人落到海面后飞退了几米,可她是擦着海面划退的,轻灵矫健,轻易就停住,面不改色,除了眼底闪过道奇光,没有任何变化。

    葬海幽魂横空而至,黑刀如虹,势若奔雷,力劈而下。

    “能震退我,你足以自傲。”女人声音冰冷,寒冷刺骨。

    “锵锵锵!”

    激烈的铮鸣回荡天海间,现实雷电在碰撞雷电,震耳欲聋。璀璨刀芒,密集狂暴,漫天压下,全面笼罩着女人。

    女人傲立海面,不退不进,如山岳般岿然不动,气势更沉,战力更强,单手提棍,悍然阻击。

    方圆数百米的海面彻底暴乱,浪潮汹涌,能量肆虐,几乎看不到里面真实的场面。

    葬海幽魂速度却越来越快,留下漫天残影,狂轰乱炸、疾风骤雨,看的秦命都心惊胆战,不得不在双眼积聚更多的能量才勉强捕捉到他。这也是秦命第一次看到葬海幽魂展现出如此可怕的战斗力,就像平常沉静平整的海面,看起来很温和,可一旦发威,那江洋翻覆般的能量足以毁灭一切。

    锵!

    攻势骤止,葬海幽魂的黑刀和女人的石柱狠狠撞到了一起,黑刀已经斩向了女人的喉咙,却在千钧一发间被精准地拦截。

    刺目的强光,巨大的冲击力,震耳欲聋的声音,都浸透着无与伦比的凶悍。

    刀柱撞击,短暂的停滞,女人手里的石柱爆发出惊人强光,像是股怒涛般奔涌而出。

    葬海幽魂果断撤退,向着远处快速横移,而后冲天而起,整个人却骤然消失,残影遍布,挤满视野,完全捕捉不到他的踪迹。

    速度,快到了极致的速度。

    就那么转瞬之间,他出现在了女人面前,而黑刀却在后方凭空出现,涌动着恐怖的刀威拦腰斩击女人。

    女人瞳眸骤狞,脚下海面四分五裂,像是坚实的岩石炸开了,透发出惊人的能量。一道道狂暴的水潮从面前掀起,迎面撞击葬海幽魂,她顺势翻转,石柱锵然撞击黑刀。快而狠,强而辣,透着无可匹敌的强势。

    黑刀乱颤,被石柱轰击地荡起密集波纹,瞬间便飞了出去。

    在撞飞黑刀的刹那间,女人终于动了,斜射冲天,猎鹰般杀奔葬海幽魂。轮着石柱,当空轰砸,气势磅礴,像是座山岳降临。

    葬海幽魂还没从巨浪的撞击中控制身体,石柱轰然坠落。他强行翻转,却避无可避,只能用半边身体硬抗。

    咔嚓!石柱裹挟着无与伦比的毁灭能量,砸碎了葬海幽魂半边身体,骨头碎裂,身体变形,整个人剧烈颤动,猛地下坠。

    千钧一发间,秦命从海底冲出,一把抓住了葬海幽魂的衣领,使出浑身力量把他甩飞,身体翻转之际,金翼像是天刀般,斩向了杀过来的女人,金翼强光璀璨,像是要割裂天地,所有金色羽毛都在颤动,涌动着钢铁般的强光。

    锵!咔嚓!

    女人的石柱砸落,轰的声巨响,碾压金光,崩碎了秦命一支金翼,连羽毛带骨头,尽数崩碎,那股巨大的能量真的像是座天山般砸落,连带着秦命的身体都差点失控,饶是他已经做好准备,不惜废掉那羽翼,还是措手不及,好在应变经验仿佛,忍着剧痛和混乱,其余三条羽翼强力振击,斜射长空,避开了女人紧接着打出的强悍攻势。

    惊魂一瞬,秦命和葬海幽魂双双溃退,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葬海幽魂腥红的眼睛盯着远处女人,半边身体血肉模糊,站都站不稳了,他左手接过秦命扔过来的玉瓶,咔嚓捏碎,里面的丹药全部塞进嘴里。

    金狮从远处狂奔过来,滔滔金光笼罩葬海幽魂,守护到他身边。金狮发出低沉暴虐的嘶吼,双头高扬,怒视着女人。

    “退!快离开这!”秦命低声严厉的提醒金狮。

    女人落在百米外海面上,海面泛着涟漪,稳稳托住了她,涟漪扩散出很远,连绵不绝,也荡平了汹涌的波涛。她石柱在手中一甩,斜指长空,面无表情,眼神如刀,盯住了秦命。

    “无冤无仇,为什么袭击我们?”秦命第一次遭遇天庭大陆的人,没想到强悍到如此地步,隔着很远就感受到沉重的压迫,真实而强烈。

    “天王殿,秦命!”女人的声音像是她的表情一般,冷漠平静,无波无澜。

    “你认识我?我不认识你,更没招惹过你。”

    “你手里有我要的东西。”女人的声音很冷,确切的说是冰冷。她面无表情,细长的眼睛里寒光闪烁,无论是气息还是声音,都给人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笑话,我秦命手里竟然有东煌战族的东西?什么东西值得你们东煌战族派人到古海来夺!”

    女人微微凝眸,眼底终于闪过丝异样的明光。他竟然知道东煌战族?他竟然一眼就能看出我是东煌战族?图腾柱虽然强大,可表面看起来跟普通的石柱没什么区别,就算是在天庭大陆,除非东煌战族自己的人,否则很难认出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