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010章 水幕遮天(1)
    秦命和葬海幽魂从葬神岛掠走这些人质后不久就严刑拷问过他们每个人的身份,不说了解的全面,起码知道个大概。六十人里面尤其以这个少年最普通,却最有价值!也是从这些人质的嘴里,秦命了解到了炼丹师,也了解到了这个少年的珍贵。

    “姚文武,别激动嘛,咱们有话好好说。”秦命招出大衍古剑,在手里甩了个剑花,轻飘飘落在了那少年的脖子上。

    少年长的很普通,也有个普通的名字‘羊山’,可天生火体,对炼丹有着极强的天赋,是十年前被诛天殿从个偏僻的岛屿上找到的。他艰难的咽着唾沫,满头冷汗,古剑的剑锋离着脖颈很近,好像随时可能落下来,森森的冷气让他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他从很懂事起就被带进了葬神岛,在那荒僻又昏暗的岛屿上生活,枯燥平静,与世无争,他真没经历过这么恐怖的场面,大脑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姚文武眉头拧成疙瘩,最怕出意外,竟然真出意外了。他亲自出面跟秦命谈判,如果还没开始,‘羊山’先死了。别说重回天子了,黑石殿不把他炼成战奴就算幸运了。“秦命,别高兴得太早了。真以为用几个人质就能把我们威胁了?你这是在把自己往绝路上逼。”

    “先放一半人,你们放我离开,等我安全了,会再放另一半人。我要求就这么简单,如果连这个都满足不了,大不了跟他们同归于尽。临死前,拉着六十个人垫背,也算是值了。”秦命表面轻松,心里时刻紧绷。到现在为止,葬海梵精蜥没什么反应,那些圣武们也没反应,都平静的诡异,他们会轻易妥协?绝不可能!

    跟这群人谈判简直就是与虎谋皮,稍微差错就可能万劫不复。逃不出了,算幸运,逃不出去,得时刻做好拼死一战地准备。

    葬海幽魂同样感受到了压力,他的注意力一刻不停的扫过两头葬海梵精蜥还有它们背上的圣武,这些人都太强大了,不出意外的话,最庞大的那头葬海梵精蜥是天武境的族长,而它背上的十几个圣武里面,很有可能还有天武!这些人实力强大,秘法更多,如果自己露出任何破绽,真可能瞬间就被击杀。

    人质,是他们现在唯一的武器,能不能杀出重围,还得看怎么运用。

    四位天卫望着高空,眼底闪过冷光。‘羊山’绝不能死,其它人质也不能出意外,他们出动这么多人,不可能让秦命给威胁了。

    天卫铁浮屠淡淡提醒着姚文武道:“给你半柱香时间谈判。”

    他的意思就是其余三位天卫的意思,姚文武毕竟是天子,还是个圣武境的天子,未来很可能晋入天卫。这次葬神岛事件并不能全怪他,所以给他点时间来表现,如果半柱香内劝下秦命,保住人质,这份功劳足以让黑石殿改变主意,姚文武能重回天子。可如果半柱香内没有成果,只能说声遗憾了,他们将亲自动手拿下秦命,或许会冒些风险,可只要时机拿捏得准了,抹杀秦命,夺取人质,并不是难事。毕竟,他们是天武。圣武可视地武为蝼蚁,天武也可以视圣武为羔羊。

    姚文武一咬牙,道:“先把羊山放了,我再点三十个人名,只要检查没有受伤害,你可以离开。三天三夜之内,我们绝不追捕。”

    “我能信你?”秦命手里的剑架在羊山脖子上慢慢的划着,以羊山的柔弱体质,哪怕是秦命只是松开了手,锋利的大衍古剑也能让他身首异处。

    “别得寸进尺,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也是我最大的让步。”

    秦命想了会儿:“点名吧。”

    姚文武心头一振,立刻说不出了三十个名字,都是最受长老院看重的天才,或是身份特别娇贵的,先把这三十人救下,再把羊山带走,总算是能给长老院一个交代。然后就可以放手用强硬手段拿下秦命了,其他的人质能救多少算多少。

    “现在,放人!”姚文武站在最前面,悄悄跟后面的圣武们做手势。一旦秦命放人,你们就可以直接出手了。

    “这三十人确定了?”

    “确定!放人!”

    秦命诡异一笑:“好!这三十人和羊山我先扣下了,等我安全了再放。其他的二十九个,你们是现在就要?还是我后退千米,再扔给你们?”

    “秦命!你特么耍我?”姚文武勃然大怒。

    “不是我耍你,是你特么太蠢。没事别总留在诛天殿里闭关,多出来经历经历,你会成长的更快。”秦命冷笑,终于确定哪些人对诛天殿最珍贵了,这个蠢货,真当别人是傻子吗?

    秦命跟葬海幽魂打个手势,葬海幽魂把姚文武点名最前面的四个扔出来了,三男一女,是诛天殿最看重的天才,仅次于天子的天赋。金狮双头高举,一口叼住一个,葬海幽魂另只手掐住一个,秦命左手也提住了一个。他们浑身涌动着强盛的圣威,随时可以让手里的人质毙命。

    “秦命,真当我治不了你?”姚文武大怒,恨不得上天掐死他。

    “够了!”一个强大的战将按住了姚文武,右手缓缓握紧,嘎吱的脆响,强盛如海的气息锁定了秦命。“我们没时间跟你磨蹭,立刻放人,你可以滚了。”

    “我还能……”姚文武刚要坚持,却被他一个冷厉的眼神顶回去了。

    这是个强大的武将,圣武巅峰,手持乌金重锤,踏步腾空,像是踩着无形的台阶,一步步走向了秦命那里,强悍的气势如汪洋般对着高空压了过去。

    姚文武面色阴沉,该死的,我还能行啊!他着急了,不能拿下秦命,他用什么去跟黑石殿里的主事长老们谈判?

    四位天卫没有理会他,失望!姚文武确实有欠缺,空有天赋,能力不足!本想给半柱香时间,可是……算了吧。

    秦命和葬海幽魂被狂烈的气势冲击着不断后退,连全身的灵力盾都被冲的剧烈波动,像是在狂风下的火焰,忽明忽暗,眼看就要熄灭了。

    秦命一声爆喝:“杀!!”

    金狮右头闷吼,獠牙闭合,咔嚓声,把叼着的少年咬断,鲜血飞溅。

    那位强悍武将眼神冰冷,爆射长空,手中重锤猛地一轮,裹挟山呼海啸之势,轰向了秦命和葬海幽魂。同时间,铁浮屠手中精芒一振,两道银针般的能量体骤然成型,锁定了秦命和葬海幽魂。

    然而……

    就在全场剧变之际,葬海梵精蜥突然扭动身躯,卷动重重浪潮,朝向了左前方,天卫和圣武们齐齐凝眉,察觉到一股奇异的气息,也望向了同一个方向。

    锵!

    高空爆发巨响,天海颤栗。武将喷出口鲜血,从高空溃退,狼狈的落到了葬海梵精蜥背上,手里的重锤差点脱手而出,挫裂了掌心皮肉,鲜血淋漓,他神情一片肃然,脸色苍白,胸腔里气血翻腾。

    秦命和葬海幽魂都准备拼命了,却被一股奇妙而璀璨的星辰能量包裹,没等反应过来,被那股能量带着后退数百米,停在了一条小舟上面。

    秦命微微恍惚,低头一看:“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