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015章 宣战
    所有人的瞳孔都在此刻放大,再冷静的人也倒吸凉气,灾变般的能量深处的场面狠狠地砸进了他们的双眼,直砸的心脏都狠狠一缩。

    老殿主狂猛霸烈,攻势不止,全身星辉大作,像是片大幕,罩向了葬海梵精蜥。

    葬海梵精蜥虽然身首分离,可灵魂未灭,轮舞的右臂还试图抓向了飞出去的脑袋,可右臂早在前一刻已经被轰碎,下意识的举动根本是徒劳。就在同时间,星辰大幕包住了葬海梵精蜥飞起的脑袋,无数的星辰之力钻了进去,要把它强行封印。

    脑袋虽然离开本体,依旧狰狞狂躁,喷血咆哮,凶悍而恐怖,但在星辰大幕的包裹下迅速沉睡。

    老殿主甩手招出柄宝塔,砸向了葬海梵精蜥的无头尸体。

    无头尸体里还有灵魂,控制着身体急速飞退,浑身腾起滔天蓝光,不顾一切的释放着能量,要脱离高空。宝塔降临,迅速膨胀,喷薄出无尽的霞光,镇住了蓝光,也镇住了无头尸体。宝塔流光璀璨,威严如山,共分多层,每一层里面都有猛兽咆哮,有冤魂嘶鸣,像是座可怕的炼狱。

    这是寂灭灵塔!

    辉煌皇朝常家的镇家至宝。

    当初老殿主从拍卖会上拍下后,就一直在淬炼,尤其是在进了赤凤炼域的那个万古火山后,变得更强大。想用它镇住葬海梵精蜥不可能,可是一个没有双臂没有脑袋,且处于惊乱恐惧时刻的身躯和灵魂,且有着绝对把握。

    “救我……”葬海梵精蜥惊恐咆哮,疯狂地逃窜,宝塔从天而降,轰隆巨响,似天穹炸裂般,滚滚气浪漫卷八方。葬海梵精蜥的声音戛然而止,被收进了宝塔。葬海梵精蜥在里面疯狂挣扎,撑得宝塔都一再变大变小,但里面霞光沸腾,无尽的能量在镇压着它,很快便被死死的压住。没用了多大会儿,宝塔缩回了巴掌大小,轻飘飘落在了老殿主手里。

    从掠夺灵力盾开始,到抡刀斩首,从身首分离,到星辰封印头颅,再到宝塔镇压身魂。变故层层递进,让他眼花缭乱又有些恍惚。

    高空能量隆隆不绝,犹如天灾,汪洋巨涛沸腾,像暴风雨般混乱,可每个人的表情都像是凝固住了,始料未及的变故带来强烈的震惊,充斥着他们的脑海。

    连秦命和葬海幽魂都微微失神,被这突如其来的逆转打了个措手不及,又被老殿主的狂猛霸烈震得热血沸腾。

    老殿主收了宝塔,也收了脑袋,一个堪比妖族霸主的巨兽,就这么落到他手里了。而老殿主依旧是面无表情,古井无波,背着手站在高空,冷冷的看着前面汪洋起伏间的诛天殿强者们。

    姚文武倒吸凉气,惊醒过来。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杀了?这老家伙竟然在他们这多强者面前,斩杀了诛天殿的守护巨兽!这老家伙比秦命更疯狂啊!那可是诛天殿殿主的战兽!

    铁浮屠等天卫的脸色变得阴沉,突然明白那老家伙刚刚为什么示弱了。他是在给自己营造机会,让诛天殿的队伍感觉葬海梵精蜥要赢了,已经占据主动了,而不去插手,且放松警惕,然后找准机会,一击必杀,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完成自己的狩猎!那老家伙要的不是击败葬海梵精蜥,是要它的命!

    “吼!”葬海梵精蜥狂怒,它族长竟然在它眼前被杀了?百米巨的身躯狂野扭动,利爪踏碎海潮。

    “交出葬海梵精蜥!”铁浮屠大喝,像是雷霆坠落,声音沉闷而浩大,传出去很远。那可是天武境的巨兽,也是诛天殿守护兽,绝不能落在外人手里。

    何苍海声若山洪,隆隆震耳:“交出葬海梵精蜥,否则万里海域也难挡诛天殿毁灭天王殿!”

    老殿主淡淡的道:“诛天殿,三年之内不得踏入西部古海,五年之内不得染指荒神三叉戟。答应,我释放葬海梵精蜥,放走所有人质。否则……天王殿……奉陪到底!”

    秦命深深提气,热血沸腾,老殿主威武!他以为自己够疯了,老殿主的态度明显在告诉他,孩子,你太拘束了。天王殿从来不怕事,搅乱古海又何妨?所有王侯为战而生,可为战而亡,绝不因战而退。

    “休想!老东西,即日起,诛天殿……宣战天王殿!”铁浮屠爆喝,腾空而起,扯开飞舞的血色大氅,甩向了高空。

    轰隆隆……

    大氅横舞长空,越来越大,像是一片血湖,上面绣着的三只金鸟纹印竟然‘活了’,像是真实而凶悍的猛禽,从血海里挣扎出来,在铁浮屠上方飞舞,啼啸声尖锐刺耳,戾气惊魂。

    金鸟像是鹏鸟,又像是凤凰,华丽巨大,拖着烈焰般的金光,头尾交接在高空飞转,像是划出一轮骄阳。

    铁浮屠手持战戟,脚踏大氅所化的血湖,上方金鸟翻腾,似骄阳横空,可怕气息弥漫,像是一尊战神。他不像葬海梵精蜥那样常年留守在诛天殿,不是镇守精绝古城,就是镇守东部边境,作为老一代天卫,他已名扬东部古海二十多年。刚才是他的失误,没及时出手,才让葬海梵精蜥落到敌手,他必须亲自抢回来。

    诛天殿群雄愤怒,接连腾空,分散到不同方位,形成浩大的战圈,围住了老殿主。

    三头金鸟璀璨夺目,金光如火般滔滔汹涌,交接旋转,景象惊人,整片天空都被金光淹没了,连汪洋都倒映成了金色。

    “轰!”

    它们气势可怕无比,舞动翅膀,杀向了老殿主,金光滔滔,奔腾向前,起伏如海,金光里显现出无数的猛禽,各式各样,由金光所化,前赴后继的扑向了老殿主。

    老殿主挥手一划,星辰再现,硬是从滔天的金光里撑起大片的星河,点点星辉绽放,尽数暴击,密密麻麻的飙射,划过星河,阻击猛禽兽潮。

    高空完全变成暴乱的战场,兽潮与星辰撞击,接连的爆炸。三头金鸟横空而至,猛力旋转,交织成一柄钻头般金枪,速度刹那暴涨,洞穿沸腾的能量战场,直取老殿主的眉心。

    金鸟所化,金枪所指,一股无形的危险笼罩天地,所有人都有陷入莫大的恐惧中,更别说被锁定的老殿主。

    这是天武之威,更是金鸟神力。

    “锵!”

    金剪再现,精准对击,尖端对峙尖端,一声脆响惊颤而刺耳,无形的声波漫卷长空,像是要把人的灵魂撕裂,十多位实力稍弱的圣武都微微颤动,头痛欲裂。

    金剪坚不可摧,硬生生扛住了金枪,双双飞退。

    金枪呼啸的砸出数百米,三头金鸟重现,啼啸长空,像是有着真实的灵魂,怒不可遏,挥动巨大的翅膀,杀向了金剪。

    金剪毫不示弱,也冲向了金鸟,道道金气横扫,像是条蛟龙!

    在武器对决的同时间,铁浮屠提着战戟,踏着血湖,杀向了老殿主。

    老殿主左手握着星辰,右手提着战刀,迎战诛天殿天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