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020章 黑暗诅咒(2)
    姚文武脸色铁青,喘着粗气,就这么短短一会儿,后背竟然被汗水打湿了。他不是傻子,转眼就明白了秦命的目的,秦命是绝不会放弃童欣,甚至都不会忍心看着童欣受伤,秦命是在刺激他、乱他心境,只要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杀足够多的人,不用他自己喊停,铁浮屠他们都会制止。

    可惜,他醒悟的晚了点。

    姚文武有股冲动剁了童欣,让秦命自食恶果,可是,已经死了二十多人了,一旦他动手,秦命转眼就会再次屠杀,到时候就算杀了童欣和童言,那六十个人质也剩不下几个了。而这份罪过绝对会由他姚文武来承担,回到诛天殿的下场可想而知。

    可是,现在下场也好不到哪去了。就因为自己的失误,二十多人惨死,好不容易拿到的优势在他手里丧失殆尽。

    众王候们都露出淡淡的笑容,就欣赏秦命的这份果敢和决断,虽然总会剑走偏锋,可又不失精明。

    “放人!”秦命站在散乱的人质中间,浑身窜起雷电,刺眼又狂暴,像是无数的雷蛇绕着他激烈旋转,只要他一个意念,这些雷蛇绝对会把其他的三十多人质撕成碎片。

    姚文武知道秦命不敢那么做,一旦人质全没了,童言童欣必死,今天局面也会变成一场混战,可是,诛天殿同样承担不起人质全灭的代价,那里面的精英天才是诛天殿的希望,都有希望晋入圣武,如果全死了,十年之内都会出现明显的‘武圣断层’,对于诛天殿的未来不得不说是个损失,那些重要人物的子侄的死,也会让今天这些包括铁浮屠等人在内的所有人受到压力。

    可是,就这么放了吗?姚文武真的不甘心,心里有股邪火在乱窜。

    在所有人都关注着人质交换的时候,‘天卫’夜渊明向着童言童欣身边的两个高阶圣武做了个微妙的眼神示意。

    两个高阶圣武是对夫妻,不仅境界高深,而且有着特殊的造诣——诅咒之力!

    他们站在童言童欣身后,悄无声息地打出两道咒印,点在了童言童欣后背,像是无形的毒蛇,钻进了他们身体里。

    童言童欣浑身灵力被压制,没有察觉到异常,后背在浮现出个漆黑的咒印后,无声的散开了。

    两夫妻向夜渊明微微颔首,后退了两步。

    夜渊明向铁浮屠提了句:“黑暗咒印!”

    铁浮屠下令:“两方各退五百米,同时放人!”

    姚文武张了张嘴,可铁浮屠都发话了,他不敢再乱说话。他扫了童言童欣两眼,又看着远处露出胜利姿态的王侯们,心里有股恶火在乱窜,他很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却怎么都冷静不来,反而越压制越暴躁,他都感觉自己特么的像是个小丑,被秦命耍的团团转。

    “姚文武是吧,滋味不好受啊。”童言抬起头,死死盯着姚文武,满嘴的鲜血,看起来邪意更狰狞。

    “嘭!”姚文武一脚跺在了童言脸上,恨不得所有怨气都聚集到这一脚。

    童言脑袋狠狠的甩到一边,啐了口鲜血,咧着嘴干笑:“这一脚力度不够劲儿啊,怎么着,东海鼎鼎大名的天子,体虚了?哦,对了,境界跟不上了,我记得前几个月,咱们这些个人都是一个水平的,你怎么就落后了呢?”

    “你特么活腻了!”姚文武被点到痛处,一脚跺向童言脑袋,一怒之下,脚上积蓄起了灵力。

    “住手!”他身边的圣武一把扯住了姚文武。

    “放开我!”姚文武大吼。

    “看那里。”那圣武脸色阴沉,对姚文武表现非常失望。

    姚文武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脸色一僵。秦命的剑已经落到了一个人质的脖子上,人质正是姚文武的心腹之一,如果姚文武这一脚跺到童言脸上,那一剑可能也就把人质的脑袋劈下来了。

    “你该冷静冷静了。”那圣武理解姚文武的心情,对他来说不只是一次谈判的被动和完败,更可能是他跟天子之位彻底说再见了。可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人质救出来,他们已经担不起那损失了。

    姚文武闭上眼睛,深深呼吸着,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开始放人!”那圣武向秦命这里高喊。

    玥晴他们松口气,童言童欣是从他们身边被带走的,如果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们自己心里都过不去。

    众王候接连后退,从诛天殿的包围圈里撤走。

    诛天殿两方队伍也接连后退。

    各退五百米,同时释放人质。

    幽冥王散开了灵魂压制,人质们接连回魂,可是看到后面的触目惊心的尸体后,无不浑身恶寒,脸色苍白的没有了血色,再不敢久留,都向前面狂奔。

    秦命却一把扣住了羊山。“你留下!”

    “啊?”羊山满眼的惊恐,脑袋都有些发木。

    “秦命,你又有干什么?把人质全放了。”那圣武高喊,羊山是最重要的人质。

    “等我们安全了,他自然会回去。”

    那圣武跟旁边的两夫妻交换眼神后,点了点头:“放人。”

    他们刚放开封印,童言童欣立刻挣脱,冲向了高空。

    人质们逃回到诛天殿队伍里,惊魂难定,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恍惚感。

    童言童欣逃回众王候身边,被紧紧护在里面,抓紧时间调理伤势。

    “我……我什么时候能回去……”羊山战战兢兢,说话都磕绊,他看着秦命像是看着个杀神,让他紧张又恐惧。

    “以后再说吧。”秦命说完,葬海幽魂轮着麻袋把他装了进去。

    人质完成交换,可气氛没有任何的缓和平静,反而骤然紧张起来。

    老殿主带着王侯们接连后退,不快不慢,稳步拉开着距离。

    诛天殿没有追击,却也没有退走,他们在等铁浮屠等天卫的决定,葬海梵精蜥的族长还在天王殿手里,羊山也被秦命控制着,今天这次交锋等于他们完败了。

    何沧海等三个天卫则看向铁浮屠,诛天殿虽然看起来占据优势,可最关键的是铁浮屠和那个老家伙。之前的交锋,那老家伙劈了葬海幽魂还能再败铁浮屠,让他们心有余悸,谁都摸不准他的实力,虽然那老家伙只是一个人,可如果铁浮屠败了,他足以横扫诛天殿全体。现在就看铁浮屠有没有把握控制住那老家伙,如果能,他们这些人有信心围剿天王殿,如果不能,今天只能暂且退走了。

    铁浮屠冷静的判断着,直觉告诉他,那老家伙之前应该耗尽大部分灵力了,就算这会儿恢复了点,也恢复不了太多。而他也有杀手锏没用,再次交锋,足以控制住那老家伙,可是……万一判断不准呢?后果可是灾难性的。

    何沧海道:“秦命不敢杀羊山。”

    “你拿主意,战还是撤。”夜渊明的目光已经锁定了幽冥王。

    铁浮屠握紧战戟:“不战一场就撤,不是我们诛天殿的风格。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