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029章 黑暗侵袭
    夜幕深沉,黑暗笼罩浩瀚的古海。

    精绝古岛寂静而阴森,所有囚徒的镇压能量都增强到了极致,一座座囚牢,泛着浓烈的明光,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它们像是天空的繁星般,分布在古岛各处,远远看去,美好而绚丽,可囚牢里面的情景却触目惊心,无一不是人间惨剧。这些囚牢有些分布在峡谷里,有些囚困在山洞,有些深埋在地牢,根据实力和身份的不同,安置在不同的地方,而且都是用不同的材料和阵法封困着。

    有些最危险的囚徒,都被特殊‘照顾’着。里面不乏那些为害一时的恶人、血脉强大的凶兽,也不乏那些秘密抓捕的特殊人物,诛天殿没杀死他们而是镇压都有着各自的原因。有些是不能杀,有些是折磨后希望劝服,有些则是镇压的同时在炼化他们。

    天卫罗必达从黑石殿回到精绝古岛后,就开始全面加固岛屿守护,对所有囚徒都进行残酷的折磨,弄得半死不活,就算再有人来营救,也别想逃走。连续几天下来,岛屿所有的囚牢里都回荡着恶鬼般的哀嚎咆哮,此起彼伏,响个不停,让整座岛屿变得像是一座可怕的炼狱,连岛上的镇守侍卫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些极度危险的人类和妖兽则疯狂地冲击着封印,不要命般的疯狂,得到的结果就是被守护阵法无情的折磨,一个个血肉模糊半死不活,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直到昨天,惨叫声哀嚎声还有绝望的求救声才渐渐地停下,囚徒们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岛屿安静了,怨恨的气氛却在清冷的岛屿上弥漫着。到了今天,岛屿所有囚牢都安静了,在深夜里死一般的沉寂。连续几天的折磨下来,死亡的人和灵妖就多达一百三十多,都是被活活折磨死的,挂在岛屿各处,警告着所有囚徒。

    一座碎石坟墓坐落在荒芜的山谷里,坟墓下面是座冰冷的囚牢。一个血淋淋的女人被无数的钢铁打穿身体,定在半空中,钢铁上面爬满火焰般的纹路,涌动着恐怖的能量。女人披头散发,奄奄一息,全身关节都被钢铁打穿,皮肤上则趴着火焰纹路,封困的死死的,动弹不得。

    死寂的坟墓地牢里没有半点声音,静的让人心慌,静的让人绝望。

    忽然……

    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入女人已经昏迷的脑海里。“救你脱困,可愿以命相还?”

    女人抬起昏沉的眼帘,鲜血沁入眼睛,模糊着视线。

    “可愿,以命相还。”

    声音再次响起,低沉沙哑,又空洞飘渺,像是幻觉。

    女人看着前面,模糊鲜红的视线里好像有个朦胧的人影,漂浮在杂乱的钢铁间,那双眼睛冰冷幽绿。

    “命,拿去吧。”女人喃喃低语,声音虚弱到连她自己都听不到。

    嗡!那道模糊的人影骤然出现在她身前,闯入了残破的身体,女人身体剧烈一颤,一股磅礴到浩瀚的能量在身体内部迸发,像是河川般奔腾扩散,冲击着经脉和气海,久违的力量在她体内复苏,额头部位则盘旋出一道黑色印记,像是个古老的字符——奴!

    ………………

    古岛下的地层里,孕育着一片古老而可怕的岩浆湖,粘稠炽热,汹涌的流淌着,岩浆里漂浮着无数的符文,像是密集的天书,让这里的温度达到了熔金炼铁般的程度,连普通圣武进来都很难抵抗住。大量符文交织成三条粗大的锁链,缠绕住了岩浆湖底的一条雄壮的人鱼,人鱼浑身的鳞片已经脱落了大半,血肉冒着微弱的寒气,艰难地笑着锁链释放的惊人高温。

    他痛苦的蜷缩着,汹涌的高温常年的煅烧着它,侵袭着它与生俱来的冰寒体质。铠甲破烂不堪,勉强挂在血淋淋的身上,一条符文锁链缠绕着喉咙,燃烧着他的生命力。它紧闭着眼睛,遮蔽着里面彻骨的仇怨。

    “救你脱困,可愿意以命相还?”

    飘渺的声音传进人鱼模糊的意识里,它缓缓睁开双眼,冰晶般剔透,冒着刺骨的寒气。

    ………………

    一座瀑布掩盖的山洞里,雨水淅淅沥沥的嘀嗒着,潮湿阴冷。这里是座囚笼,从外到里,设置了足足九道栅栏,没到栅栏上都挂满着封印武器,从岩层表面,到整座瀑布和高山,都印刻着封印的阵法。囚笼里飘荡着蒙蒙水汽,经久不息,常年不灭,可是里面没有人类,也没有灵妖,看起来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救你脱困,可愿意以命相还!”

    神秘的人影在雾气里若隐若现,漂浮在半空中。

    “咔嚓……”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动了,裂开了道道裂缝,里面睁开了双空洞的眼睛,无神的看着人影。

    ………………

    一座阴暗的峡谷,被无数的玄铁荆棘填满,密密麻麻,几乎不留缝隙。钢铁荆棘深处,一直金毛猴子无力的蜷缩在角落,周围的荆棘都对准着它,锋利的尖刺紧贴着身体每个部位,哪怕是稍微一动,那些尖刺都会把它的身体撕开。

    “救你脱困,可愿意以命相还!”

    人影像是鬼魂般飘进了峡谷,穿过所有的钢铁荆棘,出现在了金猴面前。

    金猴睁开眼睛,金光闪烁,恢复着神采:“你……是谁……”

    “救你一命,还我一命,两不相欠。”

    金猴缓缓起身,玄铁荆棘的尖刺泛起冷光,撕开它金色皮肉,鲜血淋漓,但是当他站住了身体,转过来面对人影的时候,右半边竟然是骷髅!

    左生右死,一半为妖,一半为骨。

    ………………

    精绝古岛十七处主要的囚牢几乎在同时间,出现了神秘的黑影,无视着所有封印,没有惊动任何的守卫,直面着那些最危险最强大的囚徒。

    不久后,黑影融入他们身体,复苏着灵力,调理着伤势,也在他们的眉心缔结‘奴’印。

    罗必达站在宫殿前的石台上,俯瞰着广袤的岛屿。这座宫殿是建造在古岛最高的巨峰峰顶,可以吧整座岛屿纳入视线,这里是镇守天卫的寝宫,也是岛屿守护阵的阵心。他今晚本该召集部将,商量如何抓捕那些逃窜的囚徒,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种莫名的不安,总觉着要出什么事。

    罗必达有种与生俱来的预感危险的能力,可这份危险来自哪?岛上的囚徒已经被他折磨的服服帖帖,就算打开囚笼让他们逃,也未必谁敢抬起脚,那些危险的家伙也被耗尽了灵力,半死不活的蜷缩在囚笼里。

    一位武将沿着台阶来到殿前,向罗必达行礼:“所有囚笼都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问题。”

    “守护阵查了?”

    “古岛的守护阵,各牢区的守护阵,都很完整。”武将不知道罗必达今天怎么了,今天是精绝古岛这些年来最安静地一晚,怎么还让他不安了?难道是习惯了那些囚徒白天黑夜的哀嚎咆哮,突然安静了不适应?

    罗必达望着黑暗笼罩的岛屿,每座牢区都绽放着忽明忽暗的光辉,有规律的闪烁着,那是阵法在发挥着作用。

    不行!

    我得亲自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