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053章 密会白小纯
    “你再说一遍?”童言浑身烈焰翻腾,扭曲着空间,声音却冷得像是漫天冰雨。

    地煌岛上下全部变了脸色,水性杨花?这位至尊金城的二小姐竟然公然用这种词语来形容盟友的两位小姐,莫不是疯了?别说姬瑶花和姬瑶雪根本与那四个字沾不上边,就算真的有些不检点,也不能用在这种场合胡说八道。

    百里无双好像没注意到自己言语的过火,他的男人竟然被别人喊打喊杀的像下贱的仆人一样羞辱,她忍无可忍:“那俩破鞋都不知道滚过几个男人的床了,也就你拿着当宝贝,还有脸出来显摆。”

    “无双姑娘,您过分了。”温天城身边的老人阴沉了脸,若不是顾忌盟友身份,他真想回手一巴掌,抽在她的脸上。这就是至尊金城的二女儿?高贵儒雅的百里任天怎么教育出这么个东西。

    以姬瑶花和姬瑶雪的城府,都忍不住面如寒霜,呼吸凌乱,娇躯轻颤,眼底闪动着杀人的冷芒。

    “呵呵……嘿嘿……哈哈……”童言全身像是炸开般,爆响如惊雷,烈焰滔天,他仿佛化身火魔,横跨长空,杀向了百里无双。“贱人,受死。”

    “来啊,敢杀我,算你是个男人,不敢?滚一边去。”百里无双无动于衷,站在灵禽背上,挡在了温天城面前。

    那位老人面色挣扎了会儿,还是咬着牙护住百里无双,大局为重,不能破坏好不容易跟至尊金城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他挥手间,寒潮漫天,席卷长空,迎面撞上了童言的烈焰,寒潮像是无情的黑洞般,湮灭了紫炎,吞没了童言。

    童菲拉着百里凤熙刚来到这里,就看到浑身被冰封的童言从天而降,砸进了山林深处,激起沉闷的巨响。

    天上地下、群山遍野,气氛里透着压抑与紧张,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了百里无双和温天城身上。童言是控制住了,但今天这事没那么容易结束。

    老人脸色阴沉如水。“无双姑娘,还得请你留下来。”

    百里无双搀扶着重伤的温天城,冷眉喝斥。“明明是童言发疯,凭什么要我们留下来,我还没追究你们地煌岛的责任呢!”

    温天城受伤很重,尤其是童言最后那一脚,几乎跺碎了他的心脉,浑身火辣辣的剧痛,五脏六腑都像是裂了。他咬着牙,满嘴鲜血:“我只是跟姬瑶花姬瑶雪姐妹聊会儿天,就被打成这样,还怪罪到我头上了?”

    “我们会调查清楚,如果你真是无辜的,地煌岛保证会给你个说法,但在此之前,还得请你留下来。”老人必须扣留温天城,也必须留下百里无双。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必须确保姬瑶花和姬瑶雪的名声,尤其是现在联姻在即,如果真的传出不好的消息,对整个地煌岛来说都是屈辱,也会影响到地煌岛在新联盟体系里的地位。

    秦命刚刚离开山谷,就被等在外面的马大猛告知外面出乱子了。

    “玥晴他们已经过去了,就等你了。”马大猛在外面来回走着,见到秦命出来才松口气。事情说大不大,说小绝对不小,处理不好很可能直接影响到联盟的和谐。所以在事发之后,姬震山主动邀请了紫炎族族长和至尊金城城主到地煌岛议事。玥晴和童欣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过去了,留下他等秦命。

    “这个是白小纯留下来的?”秦命拿着布条,反复的看了看。“这什么意思?”

    “玥晴怀疑至尊金城有秘密,但具体说不清。她让俺留下来就是提醒你,先假装不认识,以后找机会再慢慢聊。”

    “玥晴他们去了多久了?”

    “一个多时辰了。”

    “白小纯在哪?”秦命收了布条,剑眉微皱,不相认?什么意思。白小纯可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他又怎么会在至尊金城?

    “不去童言那里?这事闹不好要出大乱子,童欣再三嘱咐,天黑前一定要把你带过去,只有你还能压住童言,否则他那臭脾气连他老爹都压不住。”马大猛挠着头,童言那性格,简直是世间一绝了。

    “待会儿再去。”

    “啊?你不着急啊。”

    “先去找白小纯。”

    妖儿对童言那事不在意,她在意的也是白小纯这张枝条,敏锐的直觉告诉她,这事可能真有秘密。不因为别的,就因为是白小纯送来的。“别直接去找,如果真有什么秘密,去找了他也不会见你。我看这样吧,我们去童璇那里,让童璇安排人把他秘密带过去。”

    “先别惊动童璇。找个安全隐秘的地方,黑蛟战船。”

    半个时辰后,秦命在黑蛟战船上等来了白小纯。

    “这什么意思?”秦命开门见山,甩着手里的布条,心里有种很不祥的预感。

    “还记得我在青鸾古迹抓的人吗?”白小纯优雅从容,闲庭信步般走进来,对着妖儿微微颔首。“妖儿姑娘,好久不见了。”

    “你抓了百里无双?”秦命听到马大猛介绍温天城跟百里无双要结成夫妻的时候,就意识到里面肯定有问题。

    “百里无双还不值得我炼,他跟温天城的事跟我无关。”

    “那你抓了谁?”

    白小纯微微轻笑,欣赏着黑蛟战船的古朴苍凉,也留意着前面那两个神秘的虚影,随口说着:“至尊金城的少爷,百里无双同父同母的哥哥,百里天佑。”

    “为什么要抓他?”

    “至尊金城新生代里的最强者,还是至尊金城的少爷,如果控制了他,我就可以借朋友身份进入至尊金城,享受那里的宝藏和培养。我当时抓了百里天佑,温天城顺手救了百里无双,然后……就这样了……”

    “为什么要留个纸条?”秦命暗自摇头,白小纯看起来更青秀俊俏了,还有股由内散发的儒雅公子气质,温和的笑容,悠闲地姿态,看起来实在是人畜无害,可谁都看不透他笑容背后是什么,闻言细语的背后又是什么。堂堂至尊金城的少爷,他竟然说炼就炼了,还大摇大摆的走进至尊金城享受资源,这股嚣张劲儿连秦命都要甘拜下风。

    白小纯轻敲着黑蛟战船的骨架:“我从百里天佑那里得到了点消息。”

    “什么消息?”

    白小纯回头一笑,红唇贝齿:“至尊金城已经投靠了海族,这次是潜入行动。”

    “什么??”

    “你没有听错。”

    秦命和妖儿交换下目光,都从彼此眼底看到了份凝重。“消息可靠?”

    “他就在岛上,不过已经闭关了。温天城从百里无双嘴里也套出了点消息,百里任天有意让百里凤熙跟你联姻,获取天王殿的秘密。哦,对了,百里凤熙最近跟童崎打得火热,紫炎族的某些秘密已经探的差不多了。”

    “海族给了至尊金城什么条件?竟然能让一个不问世事的中立派潜入赤凤炼域做这么危险的事?”

    这种近乎冒险的潜入行动如果是交给天王殿来做,或许还能理解,可按照闭关前那些长辈的介绍,至尊金城从来不插手外界矛盾,低调而中立,处事风格谨慎小心,而且至尊金城又跟地煌岛是几百年的老交情了,他们怎么可能冒这么大的风险做这么惊世骇俗的事?如果不是信任白小纯,秦命都会以为这是在胡说。

    “加入海族联盟,成为古海第七海族。还有,紫炎族数千年的财富积累,全部交给至尊金城。这条件丰厚吗?呵呵,我都心动了。”

    秦命深深提气,表情变得凝重:“第七海族、紫炎族的财富,呵呵,海族够魄力啊。”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通知紫炎族和天王殿。”马大猛一巴掌拍在白小纯肩上,势大力沉,抽的他踉跄两步,差点栽倒:“小白,你立大功了。”

    白小纯揉着算账的肩膀,轻撩长发:“我个人建议,现在还不是提醒他们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