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057章 学会爱别人
    百里任天已经在赤凤炼域待了三个月了,虽然进展很顺利,可他比谁都清楚时间拖得越久,交流的越多,越是有可能暴露出什么马脚。别看童立堂和姬震山现在客客气气,笑颜相待,一旦发现了什么,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换脸,变成择人而噬的野兽,把他们这些人撕成碎片。

    虽然拜月族给他的期限是一年,一年之内渗透赤凤炼域,可他给自己定的时间是半年,最多不得超过八个月。所以,紫炎族那里要继续循序渐进的调查,尤其是焚天大阵,天王殿这边更要想办法打开缺口,最好的目标自然是秦命了。

    秦命挑起剑眉:“冒昧的问一句,是我们殿主同意的婚事?”

    “现在还是个意向,我们是希望能有个结合,拉近彼此的关系。但婚姻大事,还是由你们自己决定,我的意见是,你和百里凤熙不妨先相处相处。”百里任天委婉的表达着自己的意见,并不强求真的联姻。他相信自己的女儿的魅力和智慧,只要跟秦命相处到一起,就有机会窥探些秘密。

    秦命既然能有三个女人,就不是个专情的主儿,都有三个了,肯定不介意再有第四个,何况百里凤熙的姿色气质都不比玥晴妖儿童欣差,反而还有种独特而迷人的魅力,用红颜祸水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用族里一位老人的话来形容,如果一个男人能够拥有了百里凤熙,只怕这一辈子就只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因为她实在太诱人了,任何男人一见到都会生出窥觑和占有的冲动。

    “见过秦命公子。”百里凤熙适时起身,款款行礼。丰腴修长的身躯在合体的冰丝绸缎勾勒下显得玲珑浮凸异常诱人,诱人红唇勾起恬淡适宜的笑容,把媚艳之气恰到好处的稍稍一敛,化为一分媚而不妖的娇颜,宛若富丽的牡丹悠然盛开,足以芬芳任何男人的内心。

    “啊?”童菲夸张的张着小嘴,原来百里凤熙是要许配给秦命啊,这么娇媚的一个尤物,竟然要便宜了秦命?

    殿堂里一时间安静下来,安静里透着份微不可查的怪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秦命身上。虽然玥晴、妖儿、童欣,三朵娇媚的鲜花陪在秦命身边,又有百里无双那等绝丽在旁,可百里凤熙依旧有着独特的韵味。如此尤物如果能倾城相恋,任何男人恐怕都是宁死也不肯松手了吧,现在主动送到秦命嘴边,他会放手,还是咬上一口?

    童言眉头皱紧,冷眼盯着秦命,看你敢不敢要!我姐姐跟着玥晴和妖儿争宠已经够郁闷了,你还敢再来一个?

    童立堂本意是想争取百里凤熙嫁到童家,用来加深跟至尊金城的关系,虽然联姻说明不了什么,可在现在的阶段,各方相互认识了解的关键时期却显得尤为重要。百里凤熙就算不给童言,也要给大儿子童敖,可惜童敖历练在外,至今未归,而童言又闹了这么一场闹剧,唉……白白便宜了秦命。不过秦命和天王殿跟紫炎族的结合最深,嫁给秦命也不算是‘肥水流了外人田’,只要不是嫁给地煌岛的某位公子就好。

    秦命略微思量,微笑道:“联姻事关天王殿和至尊金城,我需要跟殿主和各位兄长他们商量,不过凤熙姑娘如果不嫌弃,我倒是可以带着游览赤凤炼域各处美景。”

    “那小妹就叨扰了。”百里凤熙玉颜红晕流转,宛若春水般的清瞳里眼波溶溶,看的旁边的人都是蠢蠢欲动。温天城肆无忌惮的欣赏着百里凤熙玲珑凹凸的妖娆身段,相较于百里无双的含苞欲放,百里凤熙的娇艳欲滴更撩人。

    “告辞了。”秦命再次向上首的三位霸主巨头行礼,带着童言他们离开。

    “你特么什么意思!”童言刚出殿门一把抓住秦命衣领。

    “闭上你的嘴!有件事跟你们商量。”

    “我们见白小纯了。”妖儿收敛笑容,离开黑蛟战船后就在考虑着白小纯的计划。在她的印象里,白小纯很危险,却很‘纯’,‘纯’到醉心武道,看到喜欢的武者就想种上阴阳绣。他温和优雅,风流倜傥,这不是假象,是真实的他,之所以让人感觉到危险,是因为他的意识里没有‘人’这个最起码的概念,他的眼里没有男女,没有善恶,只有‘猎物’。

    妖儿甚至不想信白小纯是真心实意的会跟秦命交好,不过白小纯提的计划实在是太诱人了,冒险、疯狂、凶悍,她能感觉到秦命在听到计划的第一时间就心动了。

    “谁是白小纯?”童言好像在哪听到过这个名字。

    “你先回去想办法怎么讨好姬瑶花和姬瑶雪,计划的事跟你无关。”

    “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啊!”

    “你嘴管不住,泄露出去就麻烦了。我是认真提醒你,想娶姬瑶花和姬瑶雪,先跟她们好好恋爱。”

    “我的婚姻是我自己的事,我能处理好。”

    “你能吗?你就是个蠢货,她们不就跟别人聊个天吗,你非得闹得全岛的人都知道你被绿了?要是真哪天她们给你绿了,你是不是要举个喇叭,满天下的宣传去?”

    “你……”

    “你什么你,你先想办法学会爱别人,做个正常的男人,好吗?男人可以狂可以傲可以无情,但那是对外,对内那叫窝里横,那叫孬种!”秦命揽住童言的脖子,凑他脸前:“兄弟,跟你说句真心话,你今天丢人了。”

    童欣看着倔强的童言,无奈又疼惜:“秦命说的对,你要先学会爱别人,三十了,性格可以不变,脾气真的该改改了。听话,留下来,想办法得到姬瑶花和姬瑶雪的原谅,你既然要娶她们,就该对她们负责,要么你就放手,别干涉她们的人生。你不是一直恨父亲没照顾好母亲,恨他没在乎过你吗?你不是最恨父亲那样的人吗?你如果跟姬瑶花姐妹没感情,未来的生活会怎样,未来的孩子又会怎样,你不就是把自己变成了你最恨的人?”

    童言倔强冷拧的表情在童欣一番话后僵在了脸上。

    “留下来,处理完了再回去。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做到了,我们所有人衷心祝福,做不到,你就放手。一个月后会有场精彩的大戏,到时候别错过。”秦命轻拍童言的肩膀,带着玥晴他们离开了至尊金城,留下了神情略微恍惚的童言。

    童言抬手,张了张嘴,想要喊住他们,却终究还是没有喊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