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077章 大剧变之哀歌
    血月大阵不仅抵御外敌,更影响内部。巨大的血月横挂高空,仿佛触手可碰,妖异的血光像是万千条粗大的丝带,从血月飘落,洒满天地。

    所有拜月族高阶圣武以上的强者们吟咏古老战歌,接引着血色迷光入体,他们双眼爬满血丝,一股股狂暴的气势从体内爆发,气息成倍飙升,圣武八重天以上,以及天武境的族人都提升到各自境界的巅峰,而五六重天的圣武,竟然生生提升了一重天,有几个七重天的同样达到了境界的暂时跨越。

    他们气息凶烈,像是激怒的恶兽,发出嘶哑的咆哮。

    很多洒落的血色‘绸带’落地之后,交织成不同的猛兽或是人形的轮廓,它们像是木偶般站在山林间,没有气息,没有灵魂,像是布条缠绕的玩偶。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血色‘绸带’缠绕过来,他们的气息在迅速增强,做出不自然的肢体活动,像是要活过来了,弥漫着危险而诡异的气息。

    每个布条交织的‘玩偶’都是不同祭台的化身,更是高空血月的投影。

    一旦‘复活’,必将给紫炎族一方带来大的威胁。

    “战!!”青龙王等悍然强攻,各大战圈的厮杀变得更加激烈。紫炎族、天王殿、星耀联盟、地煌岛,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血月大阵妖异且强大,能让镇守这里的强者实力翻倍,更会塑造出可怕而没有畏惧的‘投影’。

    他们要的不只是胜利,更要是完胜,这一战之后,还要奔袭妖蛮族。

    天刀王、童渡等等联手强攻,爆发出更强的勇力和战威。

    伴月群岛沸腾,八方皆战!

    拜月族上下都明白敌人来自哪里了,赤凤炼域!是赤凤炼域的那群‘恶匪’!

    他们不明白金灵族那里出了什么意外,紫炎族大军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既然来了,就是一场生死之战。以双方不可调和的仇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没有谁再多说废话,都使出浑身解数,拼尽所能的迎战。

    “来了!来了!”

    一座祭台以化身高山,喷薄着浩荡的光潮,连绵不绝的涌入高空。

    山下盘坐着上百位拜月族族人,两位圣武级男人坐镇,一位四重天,一位三重天,他们最先感受到了远处奔袭而来的狂烈杀气,像是奔腾的怒潮,淹没山林,扑面而来。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妄想毁灭我们拜月族?脑袋被猪咬过吗?来啊,受死啊!”四重天圣武持刀咆哮,他骑着头黑色巨蟒,巨蟒浑身鳞片坚韧厚重,泛着乌光,像是条山岭般横亘在那里,煞气滚滚,弥漫河川。

    秦命舞动金色羽翼,洞穿茂密的山林,杀奔祭台。金光所过,无数林木拦腰而断。

    黑色巨蟒发出沉闷的嘶啸声,猛地甩起粗壮的蟒尾,像是道黑色怒潮,横舞长空,掀起呼啸大风,一股崩山裂地之威,暴击秦命。

    秦命不退不避,直线杀到,疾速奔袭的身躯猛地翻转,野蛮、狂烈,金翼如刀,像是道疾速旋转的绞肉机,迎面粉碎了巨蟒的蟒尾,血肉飘洒,白骨粉碎。金色羽翼猛地振击,几乎停都没停,杀奔四重天圣武。死死攥握的右拳发出刺耳的咔嚓声,大量的骨刺从骨节皮肉间伸出来,遍布右拳和右臂。

    远远看去,像是条白骨狼牙棒,劈头盖脸的轰了过去。

    “开!!”男人放声爆喝,满头长发倒竖,瞳孔犀利若闪电,身上的金色甲胄发光,浑身战气澎湃,震动山河。刀芒如潮,涌动无尽的波纹,杀威盖世,林地都在崩裂,十余道刀芒卷起重重巨浪,悍然轰级秦命。

    轰的一声,气浪冲霄,强光千百重,把方圆千米山林都淹没了,能量沸腾,金光如火焰燃烧。男人脸上还没勾起笑容,秦命毫发无损的杀出光幕,所有刀罡全部被他重拳粉碎。

    什么?这不可能!武将大惊,仓皇之下,再次提刀。

    锵!!又是一声震天大响,布满骨刺的重拳结结实实的轰在了大刀上,这柄存在数百年的巨刀应声碎裂,而秦命的重拳打穿飞扬的碎片,重重的打在了男人胸腔。

    四重天武将哇的声怪叫,全身不自然的弓起,胸腔被无情打穿,而长满骨刺的手臂则把他内脏撕碎。

    电光火石之间,秦命一击杀敌,羽翼连连振击,倒悬腾空,浑身炸起股恐怖能量,汇聚右臂,冲击右掌:“大灭金燃印!”

    一股毁灭气浪从掌心爆出,像是颗巨型炮弹,迎面炸碎了巨蟒刚刚扬起的脑袋。

    山脚下的拜月族族人倒吸凉气,不敢相信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圣武就这么短短几息便丧了性命。

    秦命振翅腾空,满是骨刺的右手握紧永恒之剑,这一刻的他面无表情,眼神里透着冰冷,浑身金光绽放,像是轮骄阳挂在半空,金光浩荡,耀的人睁不开眼睛。

    十八王像在金光深处隐现,它们姿态各异,战威浩荡,都像是从遥远的万古传来的投影,围绕在了秦命周围。

    “森罗……生死斩……”

    秦命举剑,一道金色强光爆射长空,打进了厚厚的云层间,奋力一斩,刀芒从天而降,似银河下九天,坠落祭台所化的高山。高山轰隆剧颤,金光像是道金色怒潮从山顶滚滚而下,冲击着三百多拜月族族人。

    他们下意识的阻拦或逃跑,却在金光扫过身体后接连的停下了,轻微摇晃,一个接一个的趴在地上,失去了生命。

    森罗生死斩,不斩肉身,不斩身魂,斩的是生死,斩的是阴阳,不是天道,却堪比天道审判。

    失去灵力的祭台迅速暗淡,没了光华。

    秦命冲天而起,一脚踏碎了高山,碎石翻滚,尘土如潮。

    白虎从远处狂奔而来,杀气冲霄,可怕无比,虎啸天地间,让群山万壑都在摇动,震撼天地。它身后跟着地凰玄蛇和童欣,本来要大干一场,结果刚冲出山林,秦命已经收拾完战场,扑向下一个了。

    地凰玄蛇恼了,都第三个了,你倒是让我喷口火、扫道光什么的,只顾自己表现了。

    “吼。”白虎暴躁,愤然追上秦命,要超过他先行杀入战场。

    “我们转向,向西。”童欣指挥地凰玄蛇杀向另外的一处祭台,不能跟秦命一起,他简直不给人表现的机会。

    地凰玄蛇嘶啸,声音尖利,像是无形的刀剑风暴席卷山林,大量惊慌的猛兽惨叫着倒下,灵魂被撕碎了。它眼底涌动可怕的戾气,身体稍稍蜷缩,猛地窜了出去,扑向了一处祭台。

    “孽畜!这座祭台有我镇守,你休想得逞。”古老的祭台坐落在山谷深处,一个魁梧丑陋的男人拉满弓弦,嘭的声射出道石箭,石箭在半空中疾速旋转,带去呼啸大风,石箭牵引天地间的土系能量向它汇聚,迅速的粗壮起来,它完全由能量所化,洞穿苍穹。

    地凰玄蛇长鸣,轻易避开,然而那柄粗壮的石箭像是有生命般,突然倒转,追着它轰了过来。地凰玄蛇头都没回,尾羽一摆,随意而轻松的崩碎,炸成了漫天的黄褐色能量。

    地凰玄蛇斜射长空,对着那个男人喷出白炎。

    “小小妖蛇……啊……这是什么……啊……”

    白炎沾身,却怎么都挥不去,熊熊燃烧,越来越烈,好像在吸收着他的灵力烧着他的身体,短短几息,活活烧成灰烬。

    “不!!”祭台周围的族人惊骇欲绝,这是头什么妖物,竟然能视圣武境的长老如无物一般,一口白炎喷死了。

    地凰玄蛇长啸,一头扎向了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