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082章 狂想
    玥晴陪着秦命,看着波澜壮阔的大海,久久无言。

    自从回到赤凤炼域后,她就明显感受到秦命微妙的情绪变化,按理说,这样的大胜之战后,秦命应该会忙不迭的寻找合适的灵宝,闭关冲刺着境界,可他却没有。除了每天一遍往炼丹房跑,就是陪着她们,偶尔还跟童言大猛他们把酒畅饮,看起来很潇洒自在,高兴轻松。可她已经不止一次注意到,秦命偶尔偷偷的避开所有人的注意,独自坐到悬崖遍发呆。

    玥晴跟秦命从小长大,无论是雷霆古城,还是青云宗,又或是后来的种种经历,她都有陪伴。妖儿说见证了秦命的改变和崛起,见证了一个奇迹。其实,玥晴知道秦命一直没有变,还是那个他,只是环境的变化、实力的提升,让他变得更成熟。

    秦命还是那个秦命,他向往着自由,憧憬着冒险与精彩。

    秦命还是那个秦命,他挂念着亲人,希望着家人平安。

    就好像曾经的雷霆古城,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守护它。八年的青云宗折磨,他本来有无数次的机会独自逃走,却都倔强的留下。为了守护雷霆古城,他拖着众王的十八尊雕像,浑身是血的爬过了云罗森林。而现在呢,赤凤炼域终于安全了,紫炎族、天王殿、星耀联盟、地煌岛这四方联盟有了绝对的力量抗衡海族联盟,纵使处于劣势,也有抗衡的能力。

    所有人都在欢欣鼓舞,秦命……却已经在考虑离开。

    留下来并肩作战?秦命不想!这里有众多圣武,也有很多天武,有无数的智谋之士,也有大量的勇猛之辈,多秦命一个不多,少秦命一个不少。

    留下来迎接即将揭幕的古海大战?秦命不想!他向往的不是势力争霸,也不是阴谋碰撞,他追求的是探险,追求的是精彩,追求的是至高的武道。

    秦命还是那个秦命,这一段结束,他要开始下一段旅程了,他不会在哪个地方停留太久,也不会为谁永远驻足不前。

    “当年海族联盟镇压夜魔族,到底是他们真的凶残暴虐,为祸了古海,还是简单的一个‘成王败寇’。”秦命望着远方,现在外面都在疯传夜魔族将重临古海,人人自危,十方皆忧。其实真要深究起来,现在的古海早已淡忘了曾经的那段历史,除了知道海族世世代代镇压着一处可怕而危险的魔域秘境外,对于夜魔族的了解仅仅局限于一个‘魔’字。

    因为海族对魔域秘境的忌惮,连带着所有人都对那里生出一种恐惧感。

    因为海族的高高在上,神圣威仪,连带着人们对那里的‘魔’无限的丑化着。

    这些情绪世世代代的传承下来,到了现在已经成了‘常识’‘常理’。

    可真实的历史到底是什么样的?夜魔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种族?秦命问过老殿主,也问过青龙王和幽冥王,甚至混世战王,他们对当年的事有些了解,却都不知道真实历史。秦命甚至问过童立堂,他都含糊其辞的规避开了,似乎很不愿意提起来。

    如果真是大凶大恶,必将霍乱古海,那它们就是整个古海的大敌,为什么只有海族联盟在镇压?

    如果真是‘成王败寇’,海族联盟又这么惧怕夜魔族,当年为什么不直接毁灭?反而选择封印,为自己留下祸根。

    玥晴轻语:“那段历史的真实情况恐怕只有海族的最高层们知道,就连现在镇守魔域秘境的战将和守卫们恐怕都不清楚,他们只是遵循着祖训,世世代代的镇压。”

    秦命轻抚着白虎的毛发:“荒神三叉戟和龙皇镇魔碑离开赤凤炼域后,魔域秘境的动荡就一天比一天严重。看样子夜魔族可能真的要重临古海了,海族联盟纵使能镇压一阵子,也镇压不住太久了。这古海……恐怕是真的要乱了。”

    “你在想什么?”玥晴太了解秦命了,又要准备离开,又要关切魔域秘境,是放心不下呢,还是有别的想法?

    “老殿主前些天跟我说过一句话,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海族绝不是弱者,经此一战,他们开始正视赤凤炼域,也会逐渐转换思路,用更狠更绝更残酷的方式复仇。我在想,赤凤炼域未来该用什么姿态迎战海族联盟,又该用什么思路迎接即将重临的夜魔族,迎接即将到来的旷世大乱。”

    “你都要离开了,这些烦心的事交给童渡他们考虑吧。海族不是弱者,童渡他们更非愚者,这是一场旷世乱战,也是一场持久的角力,双方都会做好准备。”

    “我是不是担心的太多了?”秦命轻笑,那些老祖宗们头发丝都是空的,联盟大事,乱世大战,他们会有布局,自己一个小辈,没必要替人担心。“不过……”

    “不过什么?”

    “大破方能大立!”

    “你的意思是……”

    “现在的西部局面已经隐呈三强鼎立,海族联盟、赤凤炼域,以及夜魔族,相互牵制,牵一发而动全身,无论是谁全面开战,都会牵连到另外两方。其他那些霸主、妖族,前期可能都不会轻易出手,他们会坐山观虎斗,坐等三强乱战,而后瞅准时接,乱上加乱,乱中趋利。

    我的意思是,既然将来总会大乱,何不在所有人都没准备好的时候,把这场旷世乱战提前引爆,就像是股飓风,一次性把所有人都卷进来。

    这样一来,各方都处于被动之中,都会为了生存而疯狂挣扎,看起来更乱了,其实会出现更多地机会,消除了很多威胁。大乱方能大立,赤凤炼域才有希望占到些许的先机,才能抓住更多可以利用的机会。”

    “你要释放夜魔族?”玥晴明白秦命的意思了,其实从秦命提到夜魔族的时候,她心里就隐隐猜到了,只是没想到他真敢说出来,而以秦命的性格,既然开口了,说不定连计划都已经在胸中成形了。

    秦命不隐瞒玥晴:“我是想离开了。这里安全了,也不再需要我,我想开始我新的冒险,继续我想走的路。可我还不放心,我想再为赤凤炼域做点事,再为这西部乱局添一把火。”

    想想三强鼎立里赤凤炼域的各种弱势,再想想茫茫古海‘鹰视狼顾’的那些霸主和妖族,他真的走的不放心。他倒不是认为自己能扭转乾坤,只是尽所能的做些事,起码……走的心安。所以他想到了‘释放夜魔族’,听起来很疯狂,可是对于赤凤炼域而言,越乱才会越有机会,才会在无尽的死局中寻到‘生门’。

    “可你想过没有,我们根本不知道夜魔族是什么种族,又有多么强大,是什么心性,有没有被数千年的镇压折磨的只会复仇。到底是放出来一群狼,还是打开了地狱?你不确定,我不确定,谁都不能确定。海族联盟镇压了夜魔族数千年,夜魔族对七大海族的仇恨已经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而紫炎族虽然脱离了海族联盟,可在夜魔族眼里,紫炎族就是仇人。夜魔族一旦重临海域,首要打击目标到底是海族联盟,还是赤凤炼域。”

    秦命苦笑:“我就是在犹豫这个。”

    释放夜魔族虽然能搅乱古海,带来很多的机会,可伴随而来的未知和危险太多太多了,多到秦命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个精彩的妙计,还是愚蠢的异想天开。如果真能拯救赤凤炼域倒还好,如果把赤风炼域推进万劫不复呢?秦命就是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