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084章 是敌是友(五更)
    炼丹房里,翁老正趴在一张十多米长的兽皮卷上,不顾形象的爬来爬去,勾画着各种晦涩难懂的字符和图样,他白眉紧锁,时而思索,时而恍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经过近两月的调试淬炼,丹药终于成形,虽然只是个药胚,可已经是成功了一大步了,接下来就是不断地调整,不断地试验,并塑造属于它的灵性。

    秦命又给他带来了大量的天材地宝,还有二十个药奴,足够他挥霍了。他没问秦命到哪发财去了,又是从哪弄的药奴,那东西不归他管,他要的是只有‘灵丹’!

    一旦成功,他将会成为古海炼丹师里的第一人。

    “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说晚上不要来打扰吗?”羊山打着哈气。

    童言走到羊山身边,指尖轻敲他的脑袋。

    “干什么?”羊山甩手摆开,很不喜欢别人敲他的头。

    童言的手却又落下了,从头顶敲到了后颈,嘴角一勾,一把掐住了羊山的脖子,硬是提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羊山剧烈挣扎。

    童言面色阴冷,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大,掐的羊山连连翻白眼,双脚痛苦的蹬着地上石板。“疼……疼……我喘不过……气了……”

    翁老沉浸在自己的灵丹配方里,没听到也没看到羊山的挣扎,就连童欣站到了他的面前,他都没注意。

    童欣取出块兽皮,甩手一挥,把翁老整个包了进去。

    直到眼前一黑,翁老才茫然抬头:“怎么了这是?”

    “走!!”童言掐晕了羊山,也用兽皮包住,带着离开了炼丹房。

    两姐弟避开巡逻队伍,从隐蔽的小路横穿十几座岛屿,连夜离开赤凤炼域,驾船渡海,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镇守码头的侍卫们只是随意的询问了几句,也没过分阻拦,心想公子小姐一起离开,应该是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吧。

    秦命从童欣的房间里出来,奇怪着人去哪了?

    “小姐说出去有点事。”秀儿看到童欣天黑后离开了。

    “去哪了?”

    “好像是去找童璇姑姑吧。您要不今晚在这住下?小姐说不定过一会儿就回来了。”

    “没事,我过去看看。”秦命好久没见过童璇了,正好过去拜会。童璇曾经就是圣武,经过这几年的调理,又加上紫炎族全力协助,十天前重新回到圣武,他还没来得及去祝贺呢。

    可是,秦命来到童璇这里后,却被告知童欣昨天来过,今天却没有。

    “大晚上的,哪去了?”秦命告辞后,又多找了几个地方,还是没找到她人。可秦命也没怎么太担心,毕竟这里是赤凤炼域,说不定童欣有什么私密的事吧。

    “秦命。”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旁边树林里传来。

    秦命循声望过去,一个面白肤净的小孩儿正坐在棵歪扭的大树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小川?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秦命每次叫他的名字都有种怪异的感觉,这家伙看起来像是个十岁左右,可实际年龄恐怕得有几百岁了。

    “想家了。”小川气色恢复的很不错,自从来到这紫炎族后,天王殿没亏待他们,也没把他们当成奴隶般对待,各种灵果灵草,各种宝贵药液,随便他们享用,尤其是这次大屠杀回来后,他有幸享用了一个天武的鲜血,不仅境界恢复到了巅峰,肤色变得雨润光泽,起码看起来像是个正常人,而不是瘦巴巴的像是拔了毛的白猴子。

    “你的家在天庭大陆。”

    “是啊,一个遥远的地方。”小川望着远方,白皙圆润的小脸上泛起淡淡笑意。

    “你的家人还在吗?”

    “家人……我有妈妈……”小川淡淡的笑着,眼神却似乎有些迷茫。

    “我们不会强求你留下太久,等处理完一些必要的事,你就可以自由了。”秦命对小川有点莫名的忌惮,这人看起来纯真可爱,连眼神有时候都像是孩子般干净明亮。可在至尊金城、拜月族,以及妖蛮族的几场恶战中,小川的可怕让所有人记忆犹新。

    漫天血雨,浓烟滚滚,尸体遍布山河,而他坐在尸山血海中吃肉和血,酣畅大笑。

    那种豪爽背后的邪恶,让人毛骨悚然。

    不过,秦命在向小川‘借血’的时候,小川并没有拒绝,这点倒是让他很感动。

    “你不跟我一起去?”小川忽然反问他一句。

    秦命正要告辞离开,闻言停住了。“去哪?”

    “天庭大陆。”

    “跟你一起?”

    “你会去那里,对吧?”

    秦命微微皱眉,不知道小川说的什么意思。再普通的话,从小川嘴里说出来,似乎变得不再普通。

    小川脸上浅淡的笑容莫名的怪异起来:“我知道你身上熟悉的味道是哪来的了。”

    “我……不太明白你说的什么。”

    “希望我们……将来不是敌人。”小川呵呵轻笑,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秦命。

    “小川,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明说。”秦命更奇怪了,什么熟悉的味道?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小川就曾经说过这句话。

    “到了天庭大陆再说吧。”小川纵身从树下跳下来,吹了个口哨,树杈上竟然滚下块石头,稳稳落在了他的手上。石头微微蠕动,开了两道缝隙,里面血光隐现,像是眼睛般看向了秦命。

    秦命看着小川消失在树林里,眉头缓缓皱起来。这话怎么听着像是……宣战!我身上什么味道引起了他的警惕和敌意?

    秦命并不惧他,只是跟这样一个怪异到没有情感的家伙为敌,得处处提防着。

    秦岚从内里口袋里爬出来,懒懒的打个哈气,揉着惺忪的眼睛,稚嫩的咿呀:“吃奶。”

    秦命哭笑不得:“这不叫吃奶,谁教你的?”

    秦岚爬到他头上,倒着身子一口咬住他额头的纹印,用力的吮吸着起来。从秦岚破壳到现在已经半年多了,气息几乎一天三变,成长的非常快,不过依旧是那副纯真甜美的样子,越来越讨人喜欢。

    秦命又看了眼小川离开的方向,扶着秦岚离开。“你怎么不长个儿呢?明天开始多吃肉。”

    “不吃!”

    “不吃也得吃。”

    “就不吃!”秦岚一边吮吸着能量,一边含糊的哼着。

    “你说了不算。”

    “哼,不要你了。”

    “这都谁教你的话?学点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