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089章 童言童欣失踪(五更)
    海族联席会议再次召开,由于涉及到诛天殿,会议全程封闭,除了至高层外,连资历很老的长老都无法得知会议内容。

    对于拜月族和妖蛮族的提议,其他四大海族都很犹豫,不管是联合诛天殿这件事,还是用迷天混沌阵进行交换,都需要他们慎重考虑。谁的心里都清楚,诛天殿不是善者,他们不是来‘雪中送炭’的,主要目的还是利用海族复仇天王殿,顺带的任务是消弱海族。

    不过,万道困天阵确实让他们心动,这大阵如果真有传说中的那么强大,镇压魔域秘境一两年不是问题,这样一来,他们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在那里的驻守力量,把主要精力放在打击赤凤炼域上。

    如果能覆灭赤凤炼域,海族联盟将会重振声势,还可以趁机拉拢几个强力盟友。如果能夺回荒神三叉戟,则能加固迷天混沌大阵,配合万道困天阵把夜魔族重新镇压到无尽深渊。

    天蒙族和海皇族还是更倾向于先联合赤凤炼域共抗夜魔族,很不愿意跟诛天殿这种虎狼合作,可两族内部都无法达成统一意见,如何能劝说复仇心切的拜月族和妖蛮族?

    经过三天三夜争论,又把南宫无尘和凌霜华秘密请到会场进行更详细的讨论。最终,六大海族共同拍板,以迷天混沌大阵换取万道困天阵,南宫无尘必须确保白炎教和龙音玄鸟参战,一旦天王殿王侯大规模行动,南宫无尘一方必须无条件阻拦。

    南宫无尘许诺,一个半月后万道困天阵必到魔域秘境,如果确定无误,半月之内将发起对赤凤炼域的猛攻。

    赤凤炼域!

    秦命找了童欣两天,都没看到人。

    姬瑶花和姬瑶雪也过来找童言,说两天没看到人了。

    到这时候,人们才觉着有点不对劲儿,可这里毕竟是赤凤炼域,就算再往坏处想,也坏不到哪去。

    秦命通知了童璇,也通知了童立堂,他们都觉着有点小题大做了,两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在家里没了,可能是去地煌岛或者是星耀联盟那边闭关去了吧,也可能是到哪偷宝贝去了,童言以前没少拉着童欣干这事。

    不过现在赤凤炼域有点乱,不像以前那样只有紫炎族了,童立堂见秦命是真的担心,考虑之后安排人到处找找看。

    秦命站在炼丹房里,看着地面铺开的巨大兽皮卷,心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翁老怎么也不在了?自从炼丹房建好后,翁老就一直在这里,有什么需要也是安排羊山出去,今天怎么都不在了?是我多心了吗?

    前几天药胚刚刚成型,翁老现在更应该留在这里仔细钻研。

    秦命到各个房间里转了转,都很正常,没见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翁老喜欢清静,也不想有人偷学他的炼丹术,所以紫炎族安排过来的侍卫都让他轰走了。他如果离开,还真没人知道他能去哪。

    翁老去哪了,他又能去哪?

    是去找宝药了,还是去搜集火灵了?

    可这种事值得翁老亲自去吗?

    “秦命?”童玳急匆匆的跑到炼丹房,一脸的紧张。

    “怎么了?”秦命快步迎出来。

    “族长不是安排人到处找童言童欣吗?刚刚有人过来汇报,说他们三天前就离开了。”

    “离开?哪去了?”

    “他们跟码头那里的守卫说是要执行秘密任务,然后就乘船离开了。”

    “具体什么时候?”

    “三天前的深夜,说是还扛着两个兽皮袋。族长让我来问问,你是不是跟他们有什么秘密计划?”童玳问道。秦命童言这个小团体最近表现的越来越抢眼了,这场胜利大突袭就是秦命他们亲手操刀,在赤凤炼域内部引起的轰动热度到现在还没减弱,连那些老辈人物都尝尝念叨秦命,言语间满是赞美之意。

    他好奇秦命他们是不是又谋划什么,准备再次大干一场。可现在是时候吗?海族联盟全面戒严,随时筹备反击,现在应该暂避锋芒才对,再想着挑衅海族并不明智。

    离开了?秘密任务?秦命眉头渐渐皱紧,目光重新落到了大厅里那张铺开的兽皮卷上。

    “倒是说话啊,你们是不是真有什么计划?”

    秦命缓缓摇头,走到兽皮卷了中间,拿起那根毛笔,定定的看着毛笔最后勾画的那几个药草,最后一笔猛地甩出一道痕迹,好像结束的很仓促,又像是受到了惊吓。

    “秦命!我在跟你说话呢!族长特地让我过来问的。”

    “翁老和羊山不见了。”秦命心里那份不好的预感越来越重了,可是,童言童欣?翁老羊山?他们怎么会牵连到一起,还一起消失了。

    “我问的是童言童欣,这炼药老头神经兮兮的,谁知道跑哪去了。”

    “别说话,让我想想。”秦命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童言童欣扛着兽皮袋离开了?难道是扛得翁老和羊山?他们乘船出海是要去哪?又想干什么?

    不一会儿,玥晴、妖儿、姬家姐妹,还有马大猛他们都跑到了这里。

    “翁老和羊山也失踪了?”他们面面相觑,不会这么巧吧。“俩师徒是不是出去弄什么药草了?”

    “那童言童欣扛着的兽皮袋是什么?”

    “可……”

    秦命问向姬瑶花和姬瑶雪:“童言最近有没有跟你们说过什么?比如计划之类的。”

    “没有啊,一直就是在胡闹,没说过什么特别的话。”姬瑶雪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有点不太自然,童言这些天一直住在她们那里。以两族的背景权势,婚礼之前应该相互避讳,尽量不要见面,哪怕是情不自禁,也尽量做得隐蔽。可童言那唯恐天下不知道他在哪,又在干什么,闹得她们很郁闷,可也拿他没办法。

    不过童言表面桀骜乖张,真到情真意切的时候,还是很疼惜她们,她们也渐渐看到了童言强硬之下的另一面。

    “仔细想想,尤其是那些不经意间说出来的话。”

    姬瑶花聪慧又敏感:“你的意思是,童言跟童欣谋划了什么计划?可童言容易冲动,童欣应该不会陪着他胡闹吧。就凭他们两个,又能做些什么?”

    秦命揉着额头,以童言的性格什么都做得出来,可童欣不会。而且现在古海局面趋于稳定,赤凤炼域暂时安全,又没到生死存亡的时候,没必要冒险做什么事啊。

    马大猛道:“童言一直想超过你、证明他自己,说不定他是真想到了什么好的计划,硬拉着童欣去了。瞒着咱们可能是想到时候给所有人一个惊喜吧,俺倒觉着没必要太紧张。”

    “有这个可能。”姬瑶雪跟童言相处这么久,能感受到童言对秦命的敬佩,也把秦命当成他生平最大的对手,超越秦命、证明自己,是他最大的梦想。

    妖儿道:“童言是急于证明自己,但也不至于急到现在,又拿着翁老和羊山冒险。他有时候的做法是很过激,可大是大非还是摆的很清楚。他知道翁老的重要性,也知道翁老正在炼制灵丹,万一出个岔子,不仅死的是翁老,也是老殿主续命的希望。”

    妖儿一句话点醒了秦命,童言不可能拿翁老做局,就算他有那想法,童欣也绝对不会同意,哪怕童言再软磨硬泡,童欣都不会答应。可为什么他们会把翁老和羊山全部带走?这事不正常,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

    玥晴忽然想到:“会不会是他们受到了什么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