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090章 迷局
    赤凤炼域云集着星耀联盟地煌岛以及天王殿三大‘外来’势力,天王殿人数少,又都知根知底,不可能混进奸细,可地煌岛二十余万子民,星耀联盟陆陆续续云集到这里八万多人,庞杂混乱,表面上虽然很和谐,可人数太多了,难免会有谁被利用,搞不了大动作,弄点小动作传几句话还是可以的。

    童言虽然胡闹,可心里有童欣,也有秦命。童欣虽然睿智,可深爱秦命。如果有人用秦命的性命做威胁,诱导他们做什么事,他们很可能会‘身不由己’。童言性格又极端,如果真要认定一件事,要保全一个人,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这种事情可能性虽然小,可不是没有。而且,除了这个,玥晴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能让童言童欣不声不响的离开赤凤炼域,不仅带走了翁老和羊山,还一走就是两天。

    秦命站起身,眸光阴晴不定的变化着:“你们都觉着童言童欣是出事了?”

    “可能性非常大。”玥晴和妖儿都点头,姬瑶花和姬瑶雪认真考虑了会儿,也担心起来。

    “谁会来威胁他们,拿翁老干什么。难道是海族吗?”马大猛挠挠头。

    秦命脸色顿变:“诛天殿??”

    “什么?”

    大猛一句话点醒了秦命,谁知道翁老的存在,谁又知道翁老的价值,谁会冒着风险让童言童欣把他们带走?海族不是不可能,但就算知道这里有个炼丹宗师也不会是在这个敏感时候,海族现在头疼的是怎么进攻赤凤炼域,哪还会有心思花精力偷偷摸摸抓几个人?

    放眼整个古海,恐怕最想得到翁老的就是诛天殿了。

    算算时间,东海那边早就知道天王殿已经回西部了,秦命前些天就担心诛天殿会来西部横插一脚,闹出什么乱子。可现在一想,诛天殿可能真的来了,第一场行动就是拿回他们的宝贝——炼丹师!

    可他们是怎么说服童言童欣的?就算是被威胁了,以童欣的睿智和冷静,应该会留下暗示,或者是想办法反击。毕竟这里是赤凤炼域,是童言童欣生长了二三十年的家。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快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啊。”童玳着急的催促,童言童欣真要有个三长两短,童立堂绝不会罢休。可恶可恶,不管是海族还是诛天殿,都是顶级霸主,竟然用这种卑劣的手段。

    秦命忽然看向了玥晴,玥晴也正好看过来,两人目光在半空一碰,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你们想到什么了?”妖儿这些天都在闭关,是听到童欣失踪才出关的。

    秦命看向了姬瑶花和姬瑶雪姐妹:“童言最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秦公子,你想说什么?”

    “秦命有没有突然很虚弱的时候。”

    饶是姬瑶花和姬瑶雪性情较为开放,也被秦命问了个脸红。当着这么多人面,你这当姐夫的是什么个意思?谁都知道童言现在天天留宿在她们姐妹房里,有时候大白天都锁上门胡搞,连她们父亲都隐晦的提醒,要注意节制,别伤着童言的身子。可她们哪能控制住童言,他真要想了,连下药的手段都使得出来。

    姬瑶雪低声嘀咕:“他哪有虚弱的时候,他比谁都精神,一天到晚龙精虎猛的。”

    “仔细想想,童言有没有突然很虚弱的时候?”秦命严肃的看着她们,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姬瑶花见秦命态度很认真,仔细想了想:“还真有几次,突然的很虚弱,可一转眼就恢复了。第一次注意到是在十天前,后来又出现过几次。”

    “怎么了?”马大猛凑过来,有什么不对劲儿吗?

    “童欣也有过!”

    “啊?”众人面面相觑,这就有问题了。

    秦命用力搓了把脸,在房间里焦急走着。童言童欣竟然有同样的症状,难道是中毒了?可他替童欣检查过一次身体,没发现什么问题,而且以童言童欣的紫炎血脉,毒素入体就会被焚烧炼化,很难侵蚀到他们。

    可如果是中毒,他们应该是痛苦的倒下,或者是被夺了性命,怎么会卷了翁老和羊山离开?

    姬瑶花和姬瑶雪看着走来走去的秦命,心里担忧紧张,她们已经开始接纳童言,从最初是‘认命’,后来是‘感动’,再然后是一次次的温存和浓情后心理的渐渐变化,她们能感受到童言是真的迷恋她们,而且愿意照顾她们,对于她们而言,这就已经足够了,妹妹姬瑶雪甚至对童言有了份情意。

    童玳道:“你想到了什么,说出来大家一起讨论啊。”

    马大猛推搡他一把。“别打扰他。”

    秦命微微扬头,深深呼吸,诛天殿……翁老……童言童欣……中毒……控制……一个个的词语在脑海中飘过,相互串联着纠缠着,却怎么都理不出头绪。

    众人都开始不安,可实在想不出能出什么事。

    玥晴忽然道:“换人质。”

    众人都看向玥晴:“什么换人质?”

    “东部古海,那次童言童欣被俘。会不会是从那时候就被诛天殿算计了?”

    “你的意思是,诛天殿已经在那时候控制了童言童欣?”

    “这是一种可能。”玥晴当时就感觉诛天殿放人放得有些容易了。

    秦命眸光闪烁,突然冲出炼丹房,振开金色羽翼,爆射长空。

    “你去哪?”马大猛他们快步冲出来,也紧跟着腾空,追了上去。

    秦命飞跃五座岛屿,来到了黑蛟战船停泊的内湖,穿过屏障,走进了船舱。

    白小纯、肖辰儿等人都在这里闭关,浓郁的能量和魂力在船舱里飘荡,像是无数的绸带在飘舞,绚烂多姿。外面十天,这里已是五十天,而且环境安静平稳,很适合他们闭关修炼。

    秦命蹲在白小纯面前,轻咳几声:“醒着吗?请教个问题。”

    白小纯呼吸均匀,静若处子,浑身蒸腾着道道荧光,吹扬着他的长发和衣衫。“问。”

    “你有没有发现童言童欣有点问题。”

    “有。”

    白小纯随意又干脆的回答,反倒让秦命一怔。“什么问题?”

    “你来问什么问题?”

    “我怀疑,童言童欣被人控制了。”

    白小纯稍稍提气,双手划动,聚敛起周围的能量,缓缓压回身体,他睁开明亮漂亮的眼睛:“出什么事了?”

    秦命简单的介绍。“童言童欣可能劫持着翁老和羊山跑了,具体是在三天前的深夜。在那之前,童言和童欣都出现过虚弱的症状,来的突然,去得也快。”

    秦命看着白小纯,白小纯也看着秦命,两人默默地瞪了会儿眼。

    “你醒着吗?”秦命在白小纯脸前晃了晃手。

    “我明白了。”白小纯忽然舔了舔自己嘴唇,笑了。

    “明白什么了?”

    “童言可能真被人控制了。”

    “你这句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我前些天给他绣过阴阳绣。”

    “什么?”秦命失声大喊,眼睛瞪得溜圆,饶是他沉稳冷静,这会儿也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