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113章 地牢
    童言?自杀?秦命强压悲怒的情绪,沉声道:“童言如果死了,紫炎族会善罢甘休?童言不是天王殿的王侯,却跟秦命是兄弟,也算半个王侯了,天王殿也不会坐视不管。”

    “这就不用你来费心了,赤凤炼域那群疯子现在正面临海族威胁了,还有心思来东海?就算来了,这次也能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王师兄提起天王殿就恼火,一群疯子而已,竟然把东海搅得天翻地覆,让他心里高贵的诛天殿狼狈不堪。如果天王殿再敢来,他肯定主动请缨,前去参战。

    秦命强压着翻江倒海般的心情,尴尬一笑:“倒也是,是我失态了,刚进诛天殿,思想还没完全转换过来,总不自觉的用猎杀者的角度考虑问题。”

    王师兄眼神里露出几分轻蔑,猎杀者终究是猎杀者,野蛮粗鄙,卑微低劣,难登大雅之地。

    石雅薇正要告辞,回去跟天子商量,秦命却先一步道:“我能不能进去看看?”

    “看什么?”王师兄眉头一皱。

    “就是很好奇,听说当初童言童欣都跟着来东海捣乱了,我就想看看到底是两个什么人物,竟然敢公然进犯诛天殿。”

    “没什么好奇的,一个鼻子两只眼,也没多几个脑袋。以前耀武扬威的,扔进地牢跟条狗没什么区别。”

    石雅薇向王师兄告辞:“多谢王师兄,改天必有重谢。”

    秦命看了看近在眼前地牢,童欣就在里面,可他却进不去。一股强烈的冲动涌上心头,杀了守卫,闯进去,夺走童欣,立刻离开,可是,这里是诛天殿,恐怕他一发威,四面八方就会冲出来无数的强者。

    “走啊,发什么楞?”石雅薇回头喊着秦命。

    秦命心里悲戚愤怒,又望了眼远方,冰雕里是童言吗?他……自杀?

    “严鑫!!”石雅薇又喊了声。

    秦命才稍稍回神,阴沉着脸离开了。

    “你怎么了?”石雅薇注意到秦命不太对劲儿。

    秦命摇头,没说什么,心里不断的提醒着自己,冷静,克制!冷静,克制!

    “我在问你话呢!”

    “听着呢。”

    “你怎么了?”

    “没怎么。”

    “你什么态度,给你脸了?”

    回到钟离飞雪那里,其他人相继回来。

    知道付斌和夏轻烟抓回来紫炎族族长的一对儿女后,他们热烈的争论起来,有人提议要借助这次机会,让黑石殿把处理童言童欣的机会交给钟离飞雪,必要时刻可以带着他们去西部。有人提议不要妄动,先看看黑石殿是怎么打算的。也有人提议,千万不要接这个烫手山羊,想想姚文武就知道赤凤炼域那群人觉不好惹,别到时候功劳没捞到,落个姚文武那样的下场。

    秦命完全没心思理会他们在说什么,思绪飞转,不断设想着各种解救童欣的办法。他进诛天殿之前就担心出事,可没想到进来的第一天得到的竟然是童言自杀的噩耗。

    童言怎么会自杀?

    那倔强的家伙肯定会死撑硬抗,大笑面对折磨。

    到底出什么事了?是什么样的绝望,能让童言选择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童言自杀?他怎么能自杀!秦命心都在颤抖,像是有一柄锋利的刀在心脏一刀一刀的切着。

    童欣现在又怎么样了,会不会正在承受着折磨?童言是她最亲的人,就这么死在她面前,她能扛得住吗?

    “我问你话呢!你聋了?”赵云霄突然跑古来,一巴掌拍向了秦命的脑袋。

    秦命眸底骤然闪过丝金芒,几乎下意识的暴起一拳,轰向了赵云霄的胸口,拳势迅猛,罡气大作。在出击的瞬间,他微微惊醒,强行收回力量,可余威还是正中赵云霄胸口,咔嚓声脆响,在房间里炸开。

    赵云霄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一巴掌没拍下去,一颗拳头竟然砸在了胸口,感觉就像是被一柄重锤狠狠的轰在心脏上,他通体乱颤,身体像是大虾般猛地弓起,离地飞了出去,轰隆声撞碎了房门,崩开了院门,飞出了上百米远,刚趴在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里面还混着些碎肉。

    “唔……”赵云霄趴在地上,眼珠圆瞪,喉咙里滚出丝丝怪异的声音,胸口完全塌了下去,崩碎的肋骨都扎进了心脏,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房间里骤然寂静,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院子外面趴着的赵云霄,脑袋有点空。

    秦命眉头微皱,该死的,下意识,没忍住。

    “救人!!”石雅薇惊起,一个箭步冲出去。

    其他人激灵着惊醒,不敢置信的看了眼秦命,这一拳不仅把赵云霄轰出去了,也把他们轰懵了。

    钟离飞雪仔细一查赵云霄气息,心里咯噔下,赶紧拿出丹药送到他嘴里,助他稳固生机,招呼其他人赶紧把赵云霄送去治疗,并严肃叮嘱,千万不要传出去。

    石雅薇他们明白,新侍卫刚进来就差点杀了心腹,要是传出去了,被嘲笑的会是钟离飞雪,说不定黑石殿都会下令驱赶严鑫他们,以免再生事端。

    钟离飞雪安排他们离开后,回到房间里关上房门,怒斥秦命:“你干的什么好事!”

    秦命没理她,沉声问白小纯道:“你在童言身上留了印记,他现在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白小纯脸色难得的阴郁。

    “说话啊,是死是活?”

    “其实,我在进诛天殿的时候,就查不到童言的印记了。”

    “什么意思?”

    “阴纹消失了。”

    “我是说背后的意思!”

    白小纯摇着头,他真不敢确定。阴纹绣的是灵魂,如果阴纹没了,可能灵魂也……

    秦命颤颤的闭上眼睛,心在滴血。童言啊……再多忍一天都忍不了吗?老天,你是在耍我吗?

    白小纯道:“童言那性格,你最了解,他不可能自杀,除非……有特别地原因。我们得尽快见到童欣,让她安心,别再出悲剧了。”

    秦命严肃的看着钟离飞雪。“让我进地牢!”

    钟离飞雪摇头:“地牢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

    “让我进地牢!”秦命眼底爬瞒着金色纹路。

    “想想办法。”白小纯吩咐钟离飞雪。

    钟离飞雪柳眉微微聚起:“别忘了,童言童欣的事属于保密。理论上,我现在不应该知道,我有什么理由进去?如果你进去闹了什么事,还不立刻查到我头上,到时候谁都逃不了。”

    “谁能进去?圣武之下的!”秦命追问。

    白小纯嘴角一抽,又要绣啊?

    “我想想……我想想……”钟离飞雪在房间里慢慢踱步,一会儿后忽然道:“别想的那么复杂,往简单里想。你不一定要进去,给她送个东西定定心不就行了?”

    “我要亲眼见到她。”

    “这不可能,别傻了!”

    白小纯忽然一笑,抓住秦命的胳膊,指了指他的胸口:“冷静!勿躁!别忘了这个!”

    “什么?”

    “秦……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