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120章 命格
    “你是怎么取得钟离飞雪信任的?”朱清清恬静优雅,似空谷幽兰般,郁郁芬芳。对上名动古海的狂徒,她心里稍稍有些紧张,毕竟眼前的这个人男人,手上染满了鲜血,搅乱过东西两片古海。

    “你是来替谁问的?”

    “替我自己。”朱清清双眼灵动明亮,点点精芒像是闪烁的星空,美轮美奂,神秘莫测。

    “你都这么光明正大的查探我了?”秦命指尖绕起几缕电芒,警告着她。

    “你以身犯险,随时都会丧命,难道不想让我看看你的吉凶?”

    “我的命,我做主。”

    “天道为局,众生为棋,这是谁都逃不开的宿命。”

    “人生如果非要放到一个框里研究吗,不觉着太无趣了?你们星象阁自以为窥探了天道,可又有什么意义?命,不是用来看的,是用来经历的。”

    在秦命凌厉的凝视下,朱清清眼眸里美丽神秘地星空渐渐淡去。“你是真不想看,还是害怕看到死亡?”

    “我不怕死。”

    “别人的死呢?童言、童欣、玥晴、妖儿,你至亲至爱的人。”

    秦命无声轻笑,摇了摇头。“清清姑娘,你不怕我吗?”

    “你能来救童言童欣,便是至情之人。你手上染满鲜血,可起码没有滥杀无辜,你有你的原则。”

    “恭维我两句,我就不杀你了?我的身份,不可能让你知道!”秦命眼神骤然一冷,伸手抓向了朱清清的喉咙。

    朱清清没有躲避,也知道避不开,她平静的看着秦命:“我来这里之前,已经告诉师父,我要来拜会钟离姑娘,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你能逃得了干系吗?秦公子是聪明人,聪明人就不会做傻事。”

    秦命的手停在了她雪白的玉脖前面,冷冷的看了会儿:“你比我想的要聪明嘛。”

    “秦公子,你知道我不会把你的身份传出去,星象阁不想惹事,更不想牵扯到天王殿和诛天殿的恩怨。”

    “不想牵扯进来,你就不应该来看我。”秦命心里暗暗思量着,到底该不该动手。这里是诛天殿,危机四伏,他不敢冒险,万一朱清清真的告密了,他会陷入万劫不复。可如果把她处理掉,星象阁阁主肯定不会坐视自己唯一的弟子消失,到时候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实不相瞒,在你当初走进碧波岛的时候,师父就在星空看到了一场浩大的乱相,神秘错乱,牵动各大凶星,可以说是数千年来从没有过的大乱。当时我们就一直奇怪,到底是什么意外引起的乱相,这场乱相又会演变到什么程度。”

    “不就是这古海乱局吗?海族分裂,夜魔临世,东海势必牵连进去。”

    朱清清摇头:“我们最初以为是古海的动乱,可无论是乱相的形态、未来的规模,还是迷乱朦胧的走势,都跟古海的乱局大有不同。最直接的一点,古海乱局已经上演,星空乱相刚有雏形,还没有真的展开。”

    “那跟我更没关系。”

    “跟你没关系,跟你身边的人有关。”朱清清指了指秦命的领口。

    秦岚正扒着秦命领口,透过缝隙好奇的看着外面,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好奇。

    “秦岚?”

    “秦公子,还记得我曾经邀请你到星象阁做客吗?我再一次邀请,不为你自己,也请为了她。”星象阁在当初东海大乱后,就想办法搜集了很多关于秦命的资料,可查来查去,都没有查到关于这个小精灵的信息,好像连赤凤炼域里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小家伙存在。

    她,到底是个什么生物,是人是妖还是灵?

    她,到底是个什么来历,怎么会牵动起如此旷世乱相?

    “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她,是为了你们的好奇心吧。”

    “推演星象没有秦公子想象的那么简单,也无法真的窥探天道,我们只是想看一看这场乱相,看一看它的规模,还有未来的走势。对她来说,或许可以早作准备,避免凶害。”

    “抱歉,我不信命。”

    “秦公子,你对我好像有很深的成见。”

    “我不是成见,我只是不想自己的命被别人拿去肆意的研究。”

    朱清清很无奈,还是不信任嘛,这人眼里难道除了朋友就全是敌人吗?“如果我用条件跟你交换呢?”

    “用我的命?你都学会威胁了?”

    “我和天机阁都绝无伤害秦公子的想法,更不会拿什么来要挟你。我这里有个消息,你可能会很感兴趣,如果你答应去星象阁,我可以立刻交给你。”

    “什么消息?”

    “你先答应。”

    “清清姑娘这么聪明,你觉着我可能吗?先说说你的消息。”

    “我知道荒神三叉戟第三颗器灵的消息。”

    “在这诛天殿!”

    “你知道?”朱清清讶异。

    秦命心里一动:“你知道第三颗器灵的藏在哪?”

    朱清清摇头:“你很清楚那颗器灵的珍贵,诛天殿怎么可能轻易示人。”

    “那你怎么知道器灵在这诛天殿?星象阁从不问世事,怎么敢窥探诛天殿的秘密。清清姑娘,你撒谎的技术并不高明啊。”

    朱清清浅笑,也不争辩。

    “诛天殿这次邀请你们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星象阁的事,不便告知。”

    “跟荒神三叉戟的器灵有关?”

    “秦公子,我没有相告的义务。”

    “告诉我,我就去你星象阁。”

    朱清清摇头:“我是希望你去星象阁,可不会牵扯到你跟诛天殿的恩怨。”

    “你都向我透漏器灵秘密了,不算牵扯?你明知道我的身份,还过来跟我交谈,却又不告诉诛天殿,也不算牵扯?”

    朱清清巧妙反问:“秦公子,你一直都这么咄咄逼人啊?”

    “你既然是来邀请的,就该拿出个诚意。你知道我的身份了,我更不会轻易放你走。”

    “我想走,你留不住。我是想邀请,可超过我能承受的代价,不请也罢。”朱清清始终面带微笑,可言语滴水不漏,以柔克刚的应付着秦命的强势。

    “那告辞了,今天你没见过我,我也没见过你。”秦命后退两步,转身走进了树林里。

    “秦公子……”

    “改变主意了?”

    “清清姑娘!”一个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沈菁追到了这里。

    秦命正要退走,还是被眼尖的沈菁看到了:“严鑫?你怎么在这?”

    “请清清姑娘看看面相。”

    朱清清摇头,我不是相面的。

    沈菁笑语:“好巧,我也是来麻烦清清姑娘的。”

    “你们聊着,我先走了。”秦命临走前用眼神警告了眼朱清清,今天的事万万不能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