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153章 人没了
    “师父,我们要去哪啊?天都黑了。”羊山亦步亦趋的跟在翁老身后。他从小在葬神岛那种僻静的地方长大,性格有点内向,看到周围来来往往这么多人,心里有点发憷,低着头不敢乱看。

    “我不是说了吗?到四季岛的药山去转转。”

    “为什么要绕到这里啊。”

    “绕了吗?”

    “绕了。”

    “那好,不绕了。”翁老走了没多远,向后面紧跟着的两个侍卫喊道“药山是往正前?”

    “往左前方。”两个侍卫赶紧跟过来。

    “我走偏了?”

    “好像是。”

    “你们怎么不纠正!”

    “我们……”两个侍卫不敢顶嘴,谁知道您老人家为什么瞎溜达,还以为有什么事呢。

    “赶紧带路!我都绕了这么久了,你们瞎啊,故意看我笑话?我说你们这么大人了,有点眼力见吗?”

    “是是是,我们的错,您请。”两个侍卫连忙道歉,快走几步到前面引路。

    羊山偷偷看看翁老,老头子发什么神经,明明是你自己要瞎转悠的。

    两个侍卫小心的侍奉着,带翁老穿过了两座大岛。

    “翁老!前面那座岛就是四季岛了。”

    “过了这片树林,有一座通向四季岛的桥梯,架在两岛紧邻的悬崖上。”

    两个侍卫指着远处介绍,一座巍峨入云的高山在夜幕下清晰可见,霞光异彩,光芒璀璨,隔着几十里都望到。那里就是药山,诛天殿十七座大岛里最让人向往的地方,据说那里遍地都是高级灵草灵果,还有各种极品灵果灵草。

    他们远远看着,暗自高兴,以前从来没去过呢,这次正好借着机会过去长长见识。

    “别废话,带路。”翁老摆摆手。

    “是是,您慢点,小心脚下。”两个侍卫转身往前走。

    翁老却碰了碰羊山,停下了。

    “嗯?”羊山好奇的看着翁老,又怎么了?

    “闭上嘴。”翁老悄声提醒了下,抓着他的手遛进了旁边的密林里。

    树林里,秦命已经悄然跟了上来,对着翁老拜了一礼“翁老,感谢您能来。”

    “你是秦命?戴面具了?”翁老上下打量。

    “您不都确定了吗?”

    “有点本事啊,竟敢来诛天殿。”翁老问了问到底是谁跟他要丹药,就知道谁是秦命了,也自然的知道住在哪。不过心里还不太确定,所以故意在今晚从‘严鑫’的院子外面经过,如果‘严鑫’跟过来,那就基本没错了。

    “你是秦命啊。”羊山瞪大眼睛。老头子好本事啊,怎么发现的?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您要跟我回去?”

    “不回去我来这里干什么?赶紧回去,我那炉药都炼了一半了。”

    “您请。”秦命招出黑蛟战船。

    翁老拉着羊山上了船,不忘又叮嘱一声“快点啊。”

    “您放心,一定把您安全送回赤凤炼域。”秦命收了黑蛟战船,撞进口袋,悄悄退进了黑暗里。

    “翁老,这里路滑,您注意脚下。”侍卫面带微笑,回头看了一眼,转过身去继续带路,可没走几步,微微一怔,好像哪里不对劲儿。他皱了皱眉,猛地回头,幽静的森林,蜿蜒的小路,此起彼伏的虫鸣,唯独没了……翁老和羊山。

    另外那个侍卫一回头,也发现人不见了。“翁老?翁老您……在方便?”

    “翁老,不着急,我们等着。”

    “翁老,今晚……月色挺不错哈。”

    “翁老,您打算到药山采药吗?”

    ………………

    两个侍卫知道翁老脾气古怪,不敢乱问,可又好奇人哪去了。就打着哈哈随便的说着,竖着耳朵听声音。

    可喊了十几声,都没有丁点的回应,两个侍卫心里一慌,急忙到树林里找,大喊着翁老。

    半个时辰后,黑石殿惊动了!

    几个主事长老正在为现在的局面头疼呢,闻言一愣又一惊“翁老和羊山失踪?好好地怎么失踪了?”

    两个侍卫是第一次进入象征内殿最高权利的黑石殿,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禀各位长老,我们是锦绣岛的守卫,翁老今天傍晚说要去药山看看,我们奉命陪着,可就在近药山之前,突然……突然……不见了……”

    “混账!”一位主事长老拍案而起,还嫌不够乱吗?

    林长老厉喝“把从离开锦绣岛到进药山之前,发生的所有事,都给我仔仔细细说清除。胆敢遗漏一点,要你们脑袋!”

    两个侍卫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磕磕绊绊的说完全部。可是,从开始到结束,都非常正常,没见翁老跟谁说话,也没见翁老有特别的举动。唯一一点是翁老走错了方向,稍稍绕大了,迷路了,才喝斥着他们带路。

    走错方向?六位主事长老都敏感的注意到了这点。可仔细想想,也能理解,每座岛都很大,翁老又从来没来过,以他那倔强的性格又不让人陪,很容易迷路。而且是自己醒悟了,让人主动带路。没什么可疑的。

    可怎么就莫名其妙消失了?

    只有一种可能,翁老在岛上走的时候被人盯住了!敌人还在诛天殿!

    大长老肥硕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干巴巴的笑声在恢宏庄严的黑石殿里回荡。“好啊……好……呵呵……好得很……”

    六位主事长老心里一慌,全部朝向大长老,微微低头。他们陪伴大长老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大长老笑,可这笑声却笑的他们心里慎得慌。

    “一个月前,控制童言童欣,带回来翁老羊山。现在呢,童言童欣消失,翁老羊山消失,诛天殿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对了,还丢了荒神三叉戟的器灵!呵呵,漂亮啊,干的漂亮,会是谁干的呢?”大长老呵呵笑语,听在六位主事长老耳朵里却毛骨悚然,浑身发冷。

    “我等无能!!”六位主事长老全部起身。

    “不不不,你们不是无能。你们是……”大长老笑容慢慢收敛,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该死!!”

    六位主事长老全部低头,他们身居高位,内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人人敬畏,连天卫们都会客气,从没有谁敢这么跟他们说话,可面对大长老盛怒之下的威势,他们不敢有任何抵触,更不敢乱说一句话。

    大长老的笑声也像尖刀般扎进他们心里。是啊,童言童欣没了,翁老羊山丢了,一个月前的努力全白费了,还搭上了一个器灵,闹了几场乱子。他们在自己家里被敌人像傻子一样耍的团团转。

    就连现在,翁老和羊山丢了,他们除了愤怒,竟然还有种无力感。

    为什么?因为连特么的敌人是谁都没确定啊!

    “请大长老责罚!”六位主事长老单膝跪地,深深地低下了头。

    黑石殿创立已经两千多年,主事长老的身份一直很高,有些时代,甚至出现主事长老架空大长老,或是主事长老里面诞生大长老的情况。而今天,黑石殿第一次出现六位主事长老第一次向大长老跪地的情景。

    趴伏在地上的两个侍卫惶恐惊悚,用力低着头、闭着眼,大气都不敢出。

    大长老肥硕的指头在石椅上敲了又敲,冷厉的目光在六位主事长老身上来回的转着,许久许久,大长老做了最终决定“解除全面封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