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160章 白虎
    距离诛天殿千里外的海底深处,黑暗无边,漩涡在肆虐,像是一头头猛兽在暴动,掀起重重水潮,搅乱着深邃的海底,强劲的水潮力量摧残着海底石山,不断有巨石飞扬而起,接着碾成碎片。

    一头色彩斑斓的巨蟒盘窝在漩涡深处,闭眼沉睡,它长达百米,粗达五六米,大的让人心悸,让人心慌,细密的鳞片坚韧如钢铁,泛着各式各样的迷光,它盘窝在那里就像是一座钢铁城墙,巨大而恐怖。

    巨蟒涌动的天武之气霍乱着海底,十里范围内都被漩涡充斥,可怕的戾气让海底断层里的猛兽都瑟瑟发抖。

    九幽天阴蟒!虎皇麾下超级战兽,天武境,也是万兽群岛地位仅此于虎皇的五大妖王之一,它控制着万兽群岛五万多的蛇蟒类灵妖,其中不乏血脉纯种的古兽,也有些凶悍可怖的凶兽。

    以九幽天阴蟒的实力,即便不在万兽群岛,它也是一方霸主,可号令东海蛇蟒。

    一头沉重的巨兽扛着汹涌的漩涡,走向了九幽天阴蟒。是啸海石龟,像是座移动的黑色小山,踏着水潮,隆隆巨响。

    “查到秦命了?”九幽天阴蟒苏醒,两颗眼睛像是房屋般巨大,里面各种迷光层层交织,邪恶又可怖,竖瞳细长,像是道海底裂缝般,漆黑而冰冷。

    “诛天殿已经开放两天了,可到现在还没查到秦命的气息,他应该还在里面。诛天殿正在全面动员,外殿及五大附属势力都已经做好准备,我们是不是后退五百米?”

    “我们不主动进攻,诛天殿就不敢乱动,他们承受不起后果。安排兽群,放心大胆地靠近到诛天殿百里之内搜查,一旦查到气息,立刻通报。”

    九幽天阴蟒一直奇怪秦命为什么会进诛天殿,是冒险?还是谈判?从秦命进去那天开始,诛天殿就全面封禁了,不准任何人进出,它联系不到安排在诛天殿的灵妖,也不知道情况。它有意安排一头黑蛟到远处游荡,假装黑蛟战船,吸引诛天殿注意力,想探探情况,可效果并不大。

    直到两天前,诛天殿封禁解除,它才得到了点消息。

    好一个狂徒,好一个不死王,竟然敢闯到诛天殿里救人,还把荒神三叉戟的器灵给抢走了。

    可是,两天了,秦命在哪?不急着出来吗?

    “太靠近会不会刺激诛天殿?”啸海石龟得到的命令是寻找秦命以及白虎,可不是跟诛天殿开战。虽然作为虎皇心腹,虎皇已经开始谋划,可现在并不是时候。

    “只要你我不去,虎皇不来,几头海兽还不至于激怒诛天殿,放心过去,他们不敢。”九幽天阴蟒闭上那双可怕的巨眼,巨大的身躯绽放着幽幽迷光,在海底深渊里吞吸着阴寒之气。

    “如果发现秦命,是追上去,还是抓回来。”

    “先汇报。”

    啸海石龟离开,向荒炎丹雀等传递消息,立刻控制兽群向诛天殿推进。

    然而,没过多久,一头黄金虎鲨从远处而来,疾速闯入漩涡区,它不敢靠的太近,隔着很远高声汇报:“禀妖王!发现白虎气息!”

    “在什么方位?”九幽天阴蟒睁开了那双可怕的眼睛,庞大的身躯缓缓腾起,天武之气引发霍乱的漩涡,猛烈如潮,席卷四面八方,冲击的黄金虎鲨都连连后退,浑身气血剧烈翻腾,压都压不住。

    “半天之前,在琉璃岛出现!”黄金虎鲨惊惧惶恐。

    “可有秦命?”

    “是一头拜月狐发现了白虎气息,立刻前来汇报,具体情况还没来得及查实。白虎出现的具体位置,在星象阁。”

    琉璃岛?星象阁?九幽天阴蟒绽放起滔天迷光,照亮深邃的海底,所有水泡漩涡水潮都染成七彩,混乱而浩大。待光华散尽,海底稍稍平静,一个披着七彩霞衣的女子出现在水潮间,身材修长,婀娜窈窕,完美的身体在彩光里若隐若现,她美绝人寰,却面若寒霜,一双竖瞳泛着幽森的冷光。

    “传令,所有海兽,外撤五百里,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妄动。”

    琉璃岛!

    星象阁!

    闫阁主带人回来后就下令闭门谢客,因为直到路上,他才知道朱清清擅自决定,把黑蛟战船带出了诛天殿。如果被诛天殿的眼线发现,星象阁可能会迎来覆灭的凶险,最好也会被诛天殿趁机要挟利用。

    不过闫阁主没怪罪朱清清,因为她手里拿到了‘乱相之源’,如果能从她这里推演出星辰乱相,参悟一点天机,并向天庭汇报,他们死而无憾了。

    午夜凌晨,月华清凉,繁星满天。星象阁的阁主、长老、弟子,总计九百多人,披着洁白的长袍,吟咏着古老的颂歌,分散在祭台周围,他们低着头,虔诚而庄重,双手捧在胸前,手心有着点点星辉在绽放。

    祭台外似圆月,内嵌星芒,印刻的纹路和星阵正对应着天穹,仿佛把整片星河都归纳到了这座祭台上。月光和星辉洒落岛屿,把星象阁所在的内湖照应的如同明镜,湖面反射的荧光像是万千河流般涌现到星象阁,显化在这古老的祭台。巨大的祭台都被点亮,似琉璃般剔透,又像是皓月坠落,所有星芒都好像飞了起来,飘舞在半空,美丽而神秘,炫丽迷人。

    闫阁主置身在无尽的星辉间,似乎与星空交融,白发无风自起,长袍轻扬,苍老的脸颊冷肃庄重,眉宇间却聚着凝重。

    秦岚乖乖的坐在祭台上,虽然很好奇周围起伏的星辰,可明显有点被这阵仗吓到了。

    “秦岚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朱清清陪在秦岚身边,璀璨的星辉、清冷的月芒,似水波般萦绕着她,映衬得像是月间仙子,美丽圣洁,清冷而神秘。

    秦岚抓着衣角,大眼睛乌溜溜的转着:“我爸爸呢。”

    “他有事要忙。”

    “他不要我了?”

    “他会来找你的。”

    “他把我卖了吗?”

    “秦岚这么乖,他怎么会卖了你呢。”朱清清微笑。

    秦岚哦了声,好奇的看着周围飞扬的星辰,悄悄问:“那老爷爷要吃我吗?”

    朱清清莞尔:“不会的。”

    秦岚又哦了声,嘀咕:“我要我爸爸。”

    “你爸爸那么好吗?这么想他?”

    秦岚扬头:“我要吃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