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167章 大乱深海
    “宗主,到底出什么事了?”石雅薇着急又担心,顾不得礼数的喝问。“天子呢?严鑫呢?白绣呢!”

    “该你回答我!古月为什么说严鑫跟诛天殿里发生的事有关?”

    “什么?”韩威三人面面相觑,这怎么可能,这是诬陷啊!

    “他古月血口喷人!严鑫他们天天跟天子在一起,怎么可能跟那些事有关。”

    “血口喷人?你看古月的样子,像是血口喷人?严鑫去哪了,飞雪去哪了,你们不是一直守在这里吗,人呢!”钟离族长厉声喝斥。

    石雅薇哑口无言,他们是真没注意到天子消失了。

    “如果严鑫没有问题,他为什么跑?”

    石雅薇目光闪烁,有问题?能有什么问题!难道严鑫还是万兽群岛的奸细不成,又或是天王殿的人?

    “都愣着干什么,给我搜,搜遍赏金岛也要找到飞雪。”钟离族长愤然下令。严鑫莫名其妙的消失,里面肯定有鬼,可飞雪为什么会偷偷的离开?难道她也跟诛天殿发生的那几次事件有关?可是以他对自己女儿的了解,完全不应该啊。

    肯定有什么秘密!

    那古月也不是个好东西!

    赏金岛附近,一头葬海梵精蜥潜伏在这里,早在离开诛天殿的时候,它就从钟离飞雪的院子里收集了严鑫的能量气息,一直跟踪到这里。可是,让它奇怪的是,来到赏金岛之后那股气息竟然消失了。

    直到三个时辰之后,它才再次察觉到了严鑫的气息,但位置已经是两百里之外,而且在迅速向西移动。

    古月刚刚赶到,葬海梵精蜥就急不可耐的冲了出去,三十米的身躯剧烈扭动,钻进了海底深处。严鑫的气息移动速度很快,再不追过去,可能就要跟丢了。

    古月心里又惊又喜,严鑫果然不在赏金岛了。他惊得是,那严鑫到底是什么身份?喜的是,真的要立大功了。他带人追上葬海梵精蜥,也再派人回诛天殿汇报,万一那严鑫真有古怪,他自己可能应付不了。

    在霸王岛轰动、古月离开之后,赏金岛深处的一座高山上,出现了钟离飞雪和白小纯的身影。他们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留下确定到底是谁在调查。而且,以他们的实力,就算逃也逃不了多远,哪里都不如这里安全。

    钟离飞雪道“古月能追到这里,又敢跟父亲对峙,可能已经怀疑秦命的身份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霸王宗里速度最快的武器是什么?”想让霸王宗劫杀古月是不可能了,说不定他刚一露面,钟离宗主就拿下他去诛天殿替钟离飞雪赎罪了。现在能做的就是跟着古月他们,追踪到秦命。有大地之灵在,古月还伤不到秦命,关键之后该怎么办。

    ………………

    黑暗无边的汪洋深处,一张巨大的黑布在疾速飞驰,不断地变换着模样,时而像是平整的铁片,疾速飞射,切割海潮,时而像是狂风里的衣裳,剧烈翻舞,时而又像是一股旋风,高速旋转着卷过海底。

    黑布速度飞快,却没有留下剧烈的波澜,也没有惊动黑暗里的海兽,好像是汪洋的一部分。

    这是诛天殿的一件强大的宝器,这是一头巅峰圣武境的葬海梵精蜥死亡之后,用它的皮肉和鲜血淬炼而成的,里面甚至封存着一部分灵魂力量。其他葬海梵精蜥死亡后,基本都会被族人分食,唯独这一头被其族长特例允许拿去做了武器,并在当年由黑石殿赠给了南宫无尘!

    这块兽皮秘宝看起来像是片宽大的黑布,剧烈飞扬,却能跟汪洋水潮交融到一起,而且还能敏感的探查到附近海潮间的危险气息,并及时规避。

    它仿佛就像是一头活着的葬海梵精蜥在海底游曳,还能抵抗的住圣武八重天甚至是九重天的致命打击。

    三位诛天殿的圣武平静的躺在黑布里,像是沉睡的尸体,随着黑布疾速飞驰在海底深处。他们是天卫南宫无尘的心腹武将,实力都在圣武六重天和七重天,也都追随了南宫无尘二十多年,不仅深受信任,也都身经百战。

    两个月前,他们被南宫无尘派回来,向黑石殿解释‘用迷天混沌大阵换万道困天阵’,联手海族覆灭赤凤炼域。他们本该在二十天前就回去的,可是遇到了诛天殿的全面封禁,就一直耽搁到现在。而锦绣岛的老人们又借着这段时间重新的修改了残卷,所以又拖延了三天。

    他们已经要等不及回到西部了。这场谈判是诛天殿跟海族的第一次合作,也关系到南宫无尘能不能除掉天王殿,并为殿主取回荒神三叉戟。

    海族那里本来就敏感,担心南宫无尘会耍他们,所以临行之前,南宫无尘再三叮嘱,务必要在规定时间里赶回来。否则,海族那里肯定会为难南宫无尘,又会怀疑诛天殿的诚心,搞不好还会影响到以后双方合作的默契度。

    他们看似沉睡,实则浑身的灵力都已经跟黑布交融,尽全力的催动着它。

    黑布能跟汪洋融合,所以隐蔽性极强,而且能感知方圆百里之内的气息流动,如果发现巅峰圣武级以上的气息,会立刻转移方向,在对方察觉之前就远远地避开。

    所以他们并不担心有危险,就算只派来一个人,也能把残卷安全带到,现在只求能尽快赶到西部。

    海底黑暗,没有一点明光,黑的让人心悸,黑的让人绝望,它无边无际,像是可怕的黑洞,要把人活活吞噬掉。

    一座巨大的石山拦在了前方,它足有两百米高,上面怪石嶙峋,造型非常怪异,像是柄利剑,又像是棵古老而巨大的石树,在黑暗的海底生长着。它挺拔又巍峨,即便是在这无边的海底,还是能感受到它的巨大。

    黑布足有三十多米,从远处疾速飞来,在海潮间‘猎猎起舞’,它远远的查到这座黑山,立刻划出道弧度,从黑山附近掠过去。

    这一切,很平常,很普通。

    海底本来就各种怪山,黑布从离开诛天殿到现在三天两夜了,避开了不下二十座。

    然而,就在黑布从高山旁边飞过去的时候,沉静地高山竟突然抬起了‘头’,两道血红色的裂缝在咔嚓声中裂开,像是两道岩浆湖泊,又像是两只巨大的眼睛,在高山‘抬头睁眼’的那一刻,一股狂烈而恐怖的能量从高山里面爆发,剧烈的波纹前赴后继且猛烈的层层扩散,席卷四面办法,刹那之间便搅动了海底。

    一片震撼与暴乱的景象。

    高山巨人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声波滚滚,隆隆震耳,像是天雷在海底间闷响。它浑身剧烈蠕动,一只巨大的手掌像是一片坚韧而巍峨的城墙一般,抓向了飞驰而过的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