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184章 虎皇(五更)
    ..,修罗天帝

    虎皇的圣殿坐落在巨岳的峰顶,雄伟恢宏,没有人类宫殿的富丽堂皇,却透着股压抑与威严。

    白虎被送回来之后,虎皇就在第一时间给它检查了血脉,结果是他期待的,却也是他不希望看到。

    这头白虎真的是像战祖所说的那样,不止是纯血,还是至尊纯血,是白虎一族在历经万年彷徨后等来的一次‘宽恕’。

    天降至尊,上苍的恩赐,宽恕这一族万年前的罪恶。

    这头白虎的降生本身就肩负着历史的使命,也注定要重振白虎一脉的杀神之名。

    可是,白虎是天选之子,将引领族群zhong兴,它呢?

    三百年前,虎皇在一座普通的岛屿降生,母亲是一头不到圣武境的‘冰雪白虎’,有着非常微弱的白虎血脉。可它却发生了血脉异变,拥有了近半的白虎血脉,也在成年之前就觉醒了白虎传承。

    从白虎传承觉醒的那一天开始,它就立志要完成‘纯血’洗礼,成为一头真正的白虎。三百年来,它四处征战,杀伐无度,也到处吞噬着所有的白虎遗脉,哪怕是有着一丝一点的白虎血脉,都会成为它的口粮。

    它宁可背上无尽的恶名骂名,也要重现杀神白虎的无上威名,让白虎之威重临世间,让所有人所有的妖都记起万年前杀神白虎的至尊名威。

    可是,三百年了,它向着‘纯血’一步步迈进,几乎吞遍了古海所有白虎的遗脉,尽了最大的努力。纯血仿佛已经就在眼前了,却飘渺无边,怎么都触摸不到。它有时候总觉着就差一步了,可这一步却折磨了它数十年。

    整片东海都在敬畏着他虎皇的名威,唯独它在彷徨着自己的梦想。

    虎皇心里,此生不到纯血,就等于一生荒废,了无成就。

    从二十年前开始,虎皇在在经过了很久的挣扎后,从来不信命的它终究还是认命了。虎皇不再奢望纯血,注意力都放在壮大万兽群岛上。它深知自己寿元将近,活不了多少年了,一旦它倒下,诛天殿绝不会放过它,会夺它的尸体,扒它的皮,剔它的骨,炼它的魂,连万兽群岛都可能土崩瓦解。它虽然培养了五大妖王,可没有一个能撑起大局、能镇住万兽群岛这百万灵妖。麒元陵虽然是‘天生至尊’,潜力无限,可是心不在万兽群岛,性格更不适合领导万兽群岛。

    虎皇不想自己的遗体被作践,更不希望万兽群岛土崩瓦解,所以……它在筹备着临死前的最后一次疯狂,以万兽群岛之力,集合东海各大妖族霸主,跟诛天殿决一死战。它宁愿万兽群岛在战争zhong毁灭,也不希望在它死后自己瓦解。

    可是,当它已经要放下梦想的时候,上天却又给它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疑似纯血白虎重现古海!

    如果不是战祖的插手,虎皇绝对会不惜代价的去捕捉那头白虎,完成期待了三百多年的夙愿。

    “白虎一脉的天选之子不是你,你何必逆天夺命。”

    “你不过二十多年的寿元,就算淬炼血脉,也不过再延长二十多年。你是愿意用余下的去二十年辅佐至尊白虎崛起,还是想享受四五十年的纯血生命?”

    “你虽然有万兽群岛,四五十年足够你争霸古海,可它还有几百年的寿元,不仅能制霸古海,还能开劈出全新的天庭!”

    “你是希望白虎一脉的杀神之名光耀古海还是威霸天下。”

    “你吞炼白虎,也不过四五十年的活头,你死之后呢?”

    “白虎一族苦候万年的一次机会,究竟是要在你的手里昙花一现,还是在它那里辉煌数百年,走出一个崭新的时代。”

    “你可以不怕天,不畏地,却要敬祖!”

    战祖的规劝声声在耳,把他推到了自私和大义之间。

    一边是族群苦候万年的机会,一边却是它的梦想和生命。

    艰难的选择。

    虎皇孤独奋战三百多年,吞遍了古海的所有白虎遗脉,心里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义可言,它虽然要重现白虎一脉的辉煌,可更多是要自己来完成,是要世人铭记住它。

    虎皇站在山顶,望着秀美山河,久久的沉默。其实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犹豫了,是因为战祖的提醒?貌似战祖没有威胁过它,甚至在白虎来到万兽群岛之前,主动离开了这里。战祖是让它自己做决定,也不会事后追究。

    虎皇从未优柔寡断过,也从没有心慈手软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白虎的那一刻,它的心里竟然有一种复杂的感觉,脑海zhong也不停地回响起战祖的忠告。

    吞了白虎,它就是纯血!

    吞了白虎,它可再活五十年!

    吞了白虎,它将在天武境的连续突破,晋入煌武都不是奢望。

    吞了白虎,它将制霸古海,名动古今。

    吞了白虎……它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可是……虎皇却一再的犹豫,犹豫着自己似乎不该犹豫的事。

    天色渐暗,虎皇回到了恢宏昏暗的宫殿,它的体型比白虎大了很多,气势更盛,戾气更浓,天武境的杀威和血气即便是有意控制,也让整座殿宇的空间扭曲着。众王之皇的威势足以让任何灵妖在它面前臣服。

    白虎警惕的注视着它,虽然被压得窒息,可还是怒目相向。它能看的透虎皇的犹豫,那是在考虑要不要吃了它。用自己的血肉和灵魂,去淬洗它无限接近纯血的白虎血脉。

    虎皇看着白虎,像是看着一面镜子,几乎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虎纹、模样、眼神,都那么的像。只不过对面的那个朝气蓬勃,而它已经有了老态。

    白虎喉咙里滚着沉闷的嘶吼声,利爪像是尖刀般在地面划出刻痕,钢针般的毛发微微竖起,像是头扑食的恶虎。打不过又怎样,就像秦命说的他以前,打不过也要喷别人一脸血。

    虎皇看了白虎很久,转身走进了旁边的偏殿。

    白虎警惕了很久,走出主殿,站在烈风呼啸的山顶,发出一声嘹亮而浩大的虎啸,声波滚滚,震散了云层,回荡在广袤的zhong部大岛。

    玥晴和妖儿眺望着山顶方向,那是白虎!它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