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四十五章 任飞舞要来
    聂辰的号码任飞鸿知道,考虑了一会儿,任飞鸿拨通了聂辰的电话。

    “聂辰,我任飞鸿。”电话拨通,任飞鸿先开口道。

    电话那一头,聂辰淡笑道:“原来是任二哥啊,任二哥之前没有等太久吧?下次让人车上多准备一个备胎。”

    任飞鸿脸色黑了黑,那天他等了超过半个小时!

    “多等等,总比得罪这一边地头蛇好。聂辰,你与雷蛇军团怎么回事?”任飞鸿皱眉道。

    “没事。”

    任飞鸿深吸了一口气道:“聂辰,青邪可不是好对付的,他的死亡刀法非常适合近距离搏杀,在生死擂台上面曾经击杀过地境中期的强者!如果你没有把握还不如立刻走人离开这里,之前救过我,我可以帮你一下!”

    聂辰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这样的情况下任飞鸿居然还愿意帮他,这人品倒也还可以!

    “任二哥,不必了,逃避不是办法,到时候不仅得罪雷蛇军团,黑三角这一边其余的势力也得罪了。”聂辰淡声道,“任二哥,没事的话我就先挂了。”

    任飞鸿冷哼一声道:“那随便你,上擂台之前把飞舞的照片删了,我不希望到时候你死了你的手机中还有飞舞的照片!”

    嘟嘟!

    任飞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聂辰摇了摇头,他手机中哪有任飞舞的照片,任飞舞的照片发过来他都是欣赏欣赏就删掉了,不过以聂辰的记忆力,那些照片哪怕删掉了也深深地印在脑海之中,想忘都难以忘掉。

    “告不告诉飞舞?”

    任飞鸿眉头皱着,考虑一会儿,他还是打算告诉任飞舞,如果没有告诉到时候任飞舞知道了只怕会很生气。

    “飞舞。”

    任飞舞拨通了任飞舞的电话。

    “二哥,什么事?”任飞舞语气不太好,她还对之前任飞鸿强行带走她,对后面与她父亲大哥一起劝她同意和韩玉山的婚事耿耿于怀。

    任飞鸿道:“飞舞,你知道黑三角这一边的生死擂台赛,聂辰如今在这一边,明天晚上生死擂台赛,死斗。”

    任飞舞脸色大变,生死擂台赛她确实是知道的,死斗,那可是不死不休啊!

    “二哥,聂辰怎么会去那一边,聂辰怎么会上生死擂台?还有,为什么是死斗,他的对手是谁?”任飞舞急促地道。

    任飞鸿愣了愣,自己妹妹的反应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任飞舞比他估计的激动得多。

    说完这些话,任飞舞自己同样有些怔住了,自己怎么这么担心聂辰?

    “飞舞,你不会有些喜欢聂辰了吧?”任飞鸿皱眉道。

    “没,没有的事。”任飞舞有些慌乱地道。

    任飞鸿沉声道:“飞舞,如果你有些喜欢他,那最好不要了!二哥在飞机上遇到了他,正好瞟到他手机上你的照片,他捡到你的手机之后奋份了!飞舞,你和他普通朋友二哥不反对了,但是喜欢他绝对不行!”

    “二哥,聂辰说什么了?”任飞舞连忙道。

    想到昨晚发的短信,任飞舞心跳加速,任飞鸿看到的应该就是那一张照片了,如果让任飞鸿知道是她发彩信给聂辰,那……

    “我没有看清楚照片但是确定是你,问聂辰,聂辰不承认!”任飞鸿沉声道。

    任飞舞松了一口气,她可不想任飞鸿知道是她发照片给聂辰。

    “二哥,这事我自己处理你不用管了。”任飞舞说完就挂了电话,很快她拨了跟班王九的电话,订了马上前往黑三角的机票。

    “这家伙,怎么就要上生死擂台了!”

    任飞舞心中有些着急,她知道生死擂台的可怕,特别是死斗,在她看来,聂辰上生死擂台,那不是必死?

    任飞舞如今倒是知道聂辰有些钱,但是她可不认为聂辰是什么高手,聂辰平时气息十分收敛完全没有高手的样子,普普通通。

    “聂辰!”

    任飞舞深吸了一口气拨通了聂辰的电话。

    “任飞舞,什么事?”聂辰有些冷淡地道。

    任飞舞心中一堵本来关心的话语被她咽了下去冷哼道:“你怎么让我的照片我二哥看到了。”

    聂辰没好气地道:“任飞舞,还不是你发照片过来?你二哥正好坐我旁边,你短信过来我打算删掉彩信,没想到飞机一晃手指碰到屏幕就点开了。”

    任飞舞:“……”

    “反正就是你的错,你不许告诉我二哥照片是我发过来的,否则我就没脸见人了知道吗?三个小时之后我到那一边,不想我二哥知道,你过来接我一下。对了,不许告诉我二哥,你告诉我二哥我也是会过去的,而且到时我天天缠着你,烦死你。”

    说完,任飞舞不等聂辰说话就挂断了电话,而且挂断电话之后还直接关机,聂辰回拨过去没有打通眉头皱了起来。

    “先斩后奏啊。”

    聂辰嘀咕着准备拨电话给任飞鸿让他去接机或者阻止任飞舞过来,不过最终聂辰还是没有拨出这一个电话。

    以任飞舞的性格,她既然说过来估计肯定会过来,而且到时候天天缠着的话,麻烦。

    再就是一个问题,任飞舞之前拍的那一张照片很可能是聚阴瓶,如果里面有大量纯净的阴气,那东西价值连城啊!这会儿如果和任飞舞把关系搞僵了,到时候别说得到那一个聚阴瓶,看那聚阴瓶一眼都不容易。

    “聂辰,有什么问题吗?”凤影彤从房间中出来了道。

    聂辰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三个小时之后有一个朋友过来,让我过去接机一下。”

    凤影彤点了点头,对方估计是知道了聂辰要上生死擂台的消息所以赶了过来,聂辰过去接机也是应该的。

    “聂辰,有一个问题,你过去机场雷蛇军团肯定会知道,只怕他们不会放心。”凤影彤道,她相信聂辰不是故意跑路,但是雷蛇军团的人不会这么想啊。

    聂辰淡笑道:“没事,他们不放心想派人跟着那就派人跟着吧,影彤,我离开之后你和你爷爷小心一些。”

    “放心吧,既然你答应了决斗我们不会有事的,这样的情况还对付我们,既破坏了黑三角这一边的规矩,也是完全不将我们凤家放在眼中,雷姆将军没有这么愚蠢。”凤影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