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白韵治疗
    第一百六十五章  白韵治疗

    聂辰呵呵笑道:“如果插到心脏,那就不是大问题,是没有问题了。”

    任飞舞翻了翻白眼。

    “聂辰,我二哥和我说,之前的事情是他错了,让我代他再次向你道个歉。”任飞舞道。

    “哦。”

    聂辰反应冷淡。

    道歉两次他就得接受了?开什么玩笑!

    而且还是让别人道歉!

    聂辰可不认为自己欠了聂飞鸿的,之前在飞机上好歹还帮了他甚至可以说救了他的命,聂飞鸿还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哪怕是为了他妹妹着想,他聂辰也不是别人想踩就能踩的!更不可能别人踩几脚之后说一句好话他又眼巴巴地贴上去。

    说不定又被人打脸呢。

    “聂辰,你遇袭的事情是二哥和我说的,他会利用虎啸盟的情报力量进行调查,如果调查出来,之前的事情--”任飞舞低声道,任飞鸿的事情做的让她不爽,但是好歹是她二哥,她还是不希望聂辰和任飞鸿的关系弄的很僵。

    聂辰淡声道:“如果调查出来了再说吧。”

    这一次遇袭的事情相当严重,对于聂辰极为重要,如果任飞鸿能冒险将这个情报查出来提供给他,那缓和缓和倒也不是不可以。

    任飞舞松了一口气,她现在只希望任飞鸿赶紧的查出来!

    “聂辰,你有怀疑的对象吗?如果有的话我告诉我二哥,说不定查起来快不少。”任飞舞道。

    聂辰摇了摇头没说,三个最大的怀疑对象中有黑龙会,虎啸盟如今都想和黑龙会联姻,他说出来还真担心任飞鸿到时候把他卖了。

    “没有就没有吧……让我二哥查去。对了聂辰,你受伤了待自己家里怎么回事,你还是赶紧的去医院吧。”任飞舞道。

    “没有必要,我有从黑三角那一边带过来的药,而且在自己家里方便修练,这样恢复起来还快不少,医院哪能几天时间就恢复。”聂辰道。

    任飞舞愣了愣微微点头:“倒也是,你这家伙又不是普通人……聂辰,你受伤的事情没有告诉白韵吗?”

    “没有,几天而已,没必要大家都担心。”

    任飞舞有些迟疑,如果不告诉白韵,那就只有她在这里,聂辰如今受伤,说不定能和聂辰的关系拉近许多。

    但是,白韵如果过来了聂辰的伤势恢复应该快一些。

    而且任飞舞有一个想法,这几天住在这一边照顾一下聂辰,可是自己一个人住在这边的话不太好,有白韵在这一边陪着就好许多。

    “我打电话给白韵,白韵圣佛眼估计已经有了一些进展,佛光对于伤口的恢复是有好处的。”任飞舞道。

    “飞舞,不必。”

    任飞舞没管聂辰拿出来了手机,聂辰也不好抢她的手机只能让她拨通了白韵的电话,电话拨通,任飞舞迅速地说明了情况。

    “老师,我有急事请个假。”

    天海大学内,白韵正在上课,接到任飞舞的电话她站起来说了一句不等老师的回答就匆匆离开了教室。

    正讲课的老师并没有多说什么,白韵可是好学生,而且还是学霸级的好学生,平时一节课都没有落下过,成绩一直排第一!

    白韵最近收入很多,但是平时她都是乘公交车的,这时候急冲冲地打的到了紫荆小区这一边。

    核身了一下身份,白韵很快到了聂辰的十八号别墅。

    “白韵,来的好快啊。”任飞舞开门有些调笑地道。

    “飞舞你不是比我更快么?”

    白韵低声道,“聂辰呢?”

    聂辰从楼上走了下来笑道:“白韵,你是逃课了吧?好像现在是有课的,你这可是破坏了你好学生的形象。”

    任飞舞之前并没有说的太详细,见聂辰还能开玩笑,白韵估计着聂辰的伤势应该不是很重。

    “白韵,你圣佛眼应该可以动用了吧?这个应该对于治疗有一定的效果。”任飞舞道。

    白韵点点头:“聂辰你哪里受伤了,我帮你治疗一下,应该可以让你舒服不少,伤势恢复的时间也快一些。”

    “那你试试吧。”聂辰道。

    受伤不舒服,白韵既然都已经过来了,聂辰自然不会拒绝白韵的好意,早一些恢复过来,如果敌人来了也好对付些。

    很快白韵他们看到了聂辰后背一块块的纱布补丁。

    “聂辰,要先将纱布去掉,佛光直接接触到伤口效果才最好。”白韵道。

    任飞舞道:“那去掉纱布吧,聂辰你这里应该还有纱布这些东西吧?包扎一下伤口对我来说小意思。”

    作为黑道大佬的女儿,急救任飞舞很早就学习了。

    聂辰轻咳道:“白韵,隔着纱布不行吗?”

    “效果会差得多,我如今的能力还是比较低。”白韵有些不好意思道。

    “坐好坐好,我来拆了。”任飞舞道。

    “好吧。”

    聂辰乖乖地坐好了,后背上面有三个伤口,很快任飞舞就去掉了纱布,看到那三个伤口,任飞舞和白韵心中都变得很难受,眼睛都有些红了。

    伤口看上去确实可怕,短的伤口也有两三寸长,长的伤口近四寸长,而且看上去每一道伤口都比较深。

    三个伤口,最少的那一道伤口都缝了十针,最长的那一道伤口缝了二十多针!

    “受伤这么重。”

    白韵有些心痛地道。

    任飞舞指了指聂辰左肩下方的伤口道:“白韵,这一道伤口要多治疗一下,听二哥说这一道伤口距离心脏只有一厘米了!”

    白韵心惊肉跳,距离心脏只有一厘米,那岂不是再前进一点点聂辰就没命了?

    “我这就治疗,这就治疗!”

    白韵说着眼睛之中隐隐有金光闪烁,她的小手轻轻覆盖到了聂辰的伤口上面,手上面释放出来了丝丝淡淡的金光。

    金光接触到伤口,聂辰感觉到伤口有些麻麻痒痒的,佛光的治疗效果不错,如果白韵一天给他治疗两三次,本来六七天才能恢复的伤势可能两三天就可以恢复过来。

    十来分钟过去,聂辰伤口好转不少,三个伤口白韵都给聂辰治疗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