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四百九十六章管思莹的伤心!
    第四百九十六章管思莹的伤心!

    “思莹,你给维克多使用这个。”聂辰淡笑道,他说着手中出现了一张卷轴,这是从那一个黄金宝箱中开出来的。

    在里面的时候聂辰都没有时候查看,不过,到了外面,飞过来的路上聂辰查看了,知道了里面有着什么。

    那一个卷轴是一个奴役卷轴!

    效果是让控制一个人的难度降低十倍!

    以管思莹如今的情况维克多到时候确实有可能脱离控制,但是,使用这一个奴役卷轴,维克多完全不可能脱离控制了。

    维克多要比现在强十倍才有可能,而且,还得管思莹不进步,原地踏步。

    管思莹接过了卷轴,很快管思莹知道了这个是什么,知道了它有什么样的作用,她眼中露出惊喜之色。

    “御!”

    管思莹立刻使用了这一个卷轴,卷轴释放出光芒笼罩了管思莹,然后,一道红光落到了维克多的身上。

    这一张卷轴使用的要求是被使用的对象没有任何抵抗,如今维克多就没有任何的抵抗,正好满足条件。

    短短两分钟,卷轴的力量释放完成。

    管思莹感觉到对于维克多的控制大大增强,哪怕维克多如今在米国距离她这里极远,管思莹有一种感觉,只要她意念一动维克多就得死。

    “主人!”

    维克多双腿跪了下去恭敬地道。

    如果是之前的控制力,维克多根本就不会这样,维克多灵魂对于被控制肯定是抵制的,对于不同的行为抵制力也不同。

    像管思莹如果只是命令维克多简单行礼维克多肯定不会违背,命令维克多下跪,这难度就加大了。

    命令维克多自杀或者杀死自己的亲人,这难度还要加大。

    奴役卷轴让控制力度增强了十倍,这会儿管思莹就算让维克多自杀,维克多也会毫不犹豫地割断自己脖子。

    “这――”

    秦信震惊,他当然知道控制是分层次的,维克多居然下跪,这代表着控制力度已经达到了极强的地步。

    “秦部长,你之前帮思莹,我看到了。”聂辰望向了秦信微笑道。

    秦信深吸了一口气道:“聂辰,这是应该的,而且,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维克多他们太狂妄,我这一个部长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中。”

    “我们换一个地方说话。”聂辰道。

    “好,好!”

    很快聂辰他们进入了蓝州城。

    “什么女神,去死,去死!”

    “唯利是图的小人!”

    “明明有实力解决妖兽居然不早一些出来解决,我可怜的孩子啊!”

    维克多和尸婆聂辰是收到了逍遥戒中,秦信开着车,聂辰和管思莹坐在车子的后排。

    进入蓝州城没有多久,聂辰和管思莹看到了十分刺眼的一目,有人高举着管思莹蒙着脸的大照片游街,不少的人竟然用鸡蛋,用别的一些东西砸着那一个大照片,其中一个甚至一把火将那一个照片点燃烧了起来。

    聂辰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管思莹脸上也没有了血色。

    “秦部长,麻烦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聂辰寒声道。

    管思莹刚刚击杀那两头凶兽,可以说救了蓝州人,居然有人这么做,旁边不少人看着也没有什么人制止,聂辰实在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秦信苦笑道:“聂辰,应该是东岛国。”

    “嗯?”

    “东岛国世界各地大量的水军在网络上黑管思莹她们,而且不少的名人也站出来黑,再加上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实情,不知道管思莹她们是冒着巨大的风险出手,更不知道管思莹这一次冒着生命危险出手。”

    聂辰冷声道:“就只是东岛国?”

    “国内还有不少的势力……他们估计觉得你这一次肯定不会活着出来了,所以你的敌人不少的都跳了出来,管思莹和任飞舞的实力虽然比较强大,但他们认为管思莹这一次不可能活下去了,任飞舞到时候活着了几率也小,长生门完了。”

    聂辰眼神极为阴森,他心中怒火狂烧。

    “秦部长,你的意思是说,思莹她们两个女人为国出力的时候,许多的势力竟然还趁机黑她们,他们这么好意思?”聂辰寒声道。

    管思莹呆呆地望着外面,那些大势力的做法其实她还不怎么伤心,可蓝州城有些人的做法,真的让她伤心了。

    豁出命击杀妖兽,不少的人竟然这么敌视她。

    “思莹。”

    聂辰紧紧地抱住了管思莹,他都为管思莹感觉到心疼,心寒。

    “思莹,别伤心,普通的百姓容易被蛊惑。”聂辰轻声道。

    管思莹轻轻抽泣着,聂辰这话安慰她,份量远远不够。管思莹不傻啊,她还是极为聪明的人,这不是简单一句被蛊惑就说得过去的。

    秦信沉声道:“管思莹,绝大部分的百姓我相信还是知道感恩的,他们只是一时被一些人妖言惑众了,有些人普通的百姓信了他们很长的时间,普通的百姓也认为那些大人物可能知道一些更隐秘的消息。”

    “秦部长,我没有后悔出手,我只是……心中有些不舒服。”管思莹低声道,拼命出手,结果竟然这样的情况,换谁心中都不会舒服。

    聂辰沉声道:“思莹,这事情是东岛国弄出来的,我肯定会找东岛国的麻烦,还有其余参与了的势力!”

    “滴滴!”

    聂辰电话响起,任飞舞的电话。

    “聂辰,我到了地方,你们人呢?”任飞舞焦急地道。

    “飞舞,我们没事,别担心,你到云山大酒店。”聂辰道。

    很快聂辰他们到了,开了一个最大最豪华的套间。

    聂辰打开了电视,这里可以收看到国际上其余国家的电视频道,聂辰查看了一些台,居然好几个台还在说管思莹的事情,而且,都是批评。

    东岛国,米国,其余的势力,这会儿根本就不知道聂辰已经出现了,也不知道维克多都被聂辰他们抓了。

    意念一动,聂辰让维克多尸婆出现在了外面。

    “尸婆,维克多,这么多的人黑思莹她们,怎么回事?”聂辰沉声道。

    尸婆摇头。

    维克多老老实实地道:“聂辰大人,是我让东岛国那一边这么做的,我是希望抓她们的时候少一些舆论压力。”

    “哼!”

    聂辰冷哼一声,若维克多这会儿没有被控制,他要狠狠地抽他几个耳光,如今……抽耳光也没有什么意义。

    “聂辰,维克多付出这样的代价也可以了,东岛国那么听话,这方面是东岛国的问题。”秦信道。

    聂辰点头,自然是要找东岛国麻烦的。

    想到东岛国聂辰就很恼火,之前虽然收费了,但是,好歹也是尽心尽力地为东岛国解决了麻烦,我避免了东岛国大量的民众死亡,如今,东岛国竟然如此做,他死亡的消息都还没有确定,就死命地黑他的女人。

    这道义上,怎么着也是站不住脚的!

    “咚咚!”

    任飞舞过来了,见到聂辰,到管思莹好好的,任飞舞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她之前真的是担心不已。

    但管思莹定住了她,她根本就不可能立刻赶过来,她还没有到这一边,这一边的事情就结束了,聂辰他们都离开了。

    “聂辰,我刚刚路上看到——”任飞舞气恼地道。

    聂辰沉声道:“我们看到了,网络上,媒体上的一些东西我们也已经查看了不少。”

    任飞舞火道:“肯定有人搞鬼,让我知道是哪一个势力搞鬼,我绝对不轻饶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