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五百三十九章七弦琴第一杀!
    第五百三十九章七弦琴第一杀!

    聂辰眼中露出回忆之色,他记得小时候他是戴着一件东西,不过十岁那一年,他父亲叹着气将它取了下来。

    十岁的记忆并不是特别的清晰了,不过聂辰倒还记得,那一个东西是一个圆形的古钱币一样的东西,用一个红绳子拴着小时候挂在他的脖子上。

    “当年你知道了这一个秘密,就让人悄悄地杀了我父母?我爷爷都出事了,你还怕什么。”聂辰冷笑道。

    塞西尔轻哼道:“我能不怕么?谁知道会不会有强者知道那一场大战,如果有人知道,我一个红衣大主教杀一对普通的夫妻,让人查出什么来怎么办?当年我可没有现在的实力,当年实力超过我的有许多!”

    “不过,我的运气好啊,没有惊动什么人就得到了宝物,只是我没想到,你的命这么硬,居然还能成长起来。”

    “可惜啊,你成长的太迟了!”

    “八年筑基,我孙儿已经筑基完成,他将走上成神之路!”

    “聂辰,你不杀我,或许到时候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杀我,到时候必定死路一条!”

    “三天天境,十天丹境,一个月时间,我乖孙儿就可以达到元婴级别的修为,半年,他的修为就可以达到元婴巅峰!”

    说到这里,塞西尔十分得意,就算自己死了,自己的孙子走上成神之路,到时候家族很可能成为地球最强大的家族!

    “聂辰,你应该能听得出来,我所说,没有半句虚言,怎么样,不杀我,到时候你,凤影彤她们或许还可以活下去,最多也就废掉你们的修为,如果杀我,不但你会死,凤影彤她们会死,她们的家人,也是死路一条,哈哈!”

    塞西尔大笑,他估计,这样的情况,聂辰或许不敢杀他。

    如果这样那就完美了!

    就算被聂辰废掉修为,塞西尔相信,只要活着,到时候自己绝对还可以东山再起,到时候自己会更强!

    “聂辰,这些我们并不知道。”教皇苦笑道。

    聂辰微微点头,这事情他相信教皇并不知道,塞西尔不会告诉教皇,如果告诉了,教皇未必允许他孙子成长起来。

    “塞西尔,你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聂辰冷笑。

    “杀我父母,你以为你可以逃脱一死?”

    “塞西尔,我只能说,你很天真!”

    塞西尔狂笑:“聂辰,你能怎么样?就算我也不知道我孙儿如今在什么地方!而且我孙儿身上还有一件宝物,可以抵挡神识搜索,就算你们到了他附近只怕也不知道他是一个修练者,而等你们知道的时候,就太迟了!”

    “聂辰,你最近很得意,不过,笑得最后,才能笑得最好,你如果现在乖一点,到时候,你们还可以活下去,不然,绝对死路一条!”

    “而且――”

    说到这里,塞西尔森然的目光扫过了凤影彤她们四个:“聂辰,你敢杀我,信不信到时候凤影彤她们全部被抓,信不信她们到时候几百块钱,人人都可以玩一玩?”

    “啪!”

    任飞舞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到了塞西尔脸上,塞西尔并没有闪避,轻脆的声音响起,任飞舞这一个耳光很重。

    塞西尔摸了摸脸:“任飞舞,信不信就因为你这一个耳光,你家人到时候全得死?聂辰,半年的时间可不长,呵呵呵!”

    “塞西尔,你好像觉得,我奈何不了你?”聂辰冷笑。

    塞西尔最开始是恐惧的,他也怕死,但是如今,他已经稳住了心神,事已至此,怕根本就没有什么用。

    “聂辰,你当然可以奈何我,不过,到时候我们就同归于尽。不,不对,你到时候的损失绝对会大得多,哈哈!”

    “聂辰,你可知道,我有几个儿子?我明面上有三个儿子,但是暗中还有四个儿子,总共有七个儿子,暗中的四个儿子,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就算你杀了我明面上的三个儿子,我的家族还是会延续下去。”

    “你可就不同了!”

    “你爷爷死了,你父母死了,就你一根独苗,如果你到时候死了,你们家族就绝后了,哈哈!”

    凤影彤她们眼中都露出愤怒之色,聂辰眼神冰冷。

    “塞西尔,今天,让你开开眼界!”

    聂辰杀气腾腾道。

    “哈哈,想杀我就来,只要你不怕到时候极度可怕的后果!”塞西尔大笑。

    “韵韵,拿下塞西尔。”聂辰淡声道。

    白韵瞬间出手,一团金光笼罩塞西尔,立刻金光化为了一根根的锁链没入塞西尔的体内,塞西尔并没有反抗,他的修为被轻易禁锢。

    这个时候,塞西尔知道反抗也没有任何作用。

    “聂辰,我赌你不敢杀我!”塞西尔狂笑道。

    “噗!”

    聂辰出手,瞬间塞西尔手臂上被切出一道伤口,不少的鲜血喷了出来,那些鲜血并没有落地,它们聚集形成了一团。

    聂辰意念一动,面前出现了一个琴架,琴架上面一个七弦的古琴。

    “塞西尔,这琴,名为七杀!”聂辰手一招,那些鲜血沾染到了古琴之上,很快所有的鲜血都融入了其中。

    “七弦七杀,一根弦,就是一代血脉!”

    塞西尔感觉有些不妙。

    “塞西尔,估计你很快就可以接到电话。”

    聂辰淡淡地说着,他两根手指捏住了其中的一根琴弦。

    “叮!”

    琴弦轻动,似乎有一道血光飞出。

    一根弦,一代血脉;聂辰可以选择一次拨动只杀一人,也可以选择一次拨动就灭杀一代!

    以聂辰如今的修为,一次杀一人,比较稳妥一些,这琴他也没有动用过。

    魔琴,一个不好,可能伤到自己。

    南亚。

    某家大型的集团公司高层正开着会,说话的是集团公司的总裁,是一个中年人,他是塞西尔的儿子。

    塞西尔七个儿子,这一个儿子,距离最近。

    “我们公司接下来――”

    塞西尔这一个儿子正高谈大论,忽地,一丝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到的血光没入了他的体内,他眼神一呆瞬间倒地。

    “总裁,总裁!”

    “啊!”

    开始周围的人还以为只是晕倒什么的,可是,试了一下鼻息竟然没有气了,试心脏,也没有了心跳。

    这样的情况,这就是死了啊!

    “怎么会。”

    塞西尔这一个儿子的保镖队长脸色大变,他明面上是公司招过来的高手,但是暗中,他是塞西尔派过来保护自己儿子的。

    这一个保镖知道塞西尔的一个隐秘联系方式,很快,他拨打了塞西尔的电话。

    塞西尔几个手机都被聂辰放在面前,他拨下琴弦,半分钟,其中一个手机忽地响了,那一个手机正是那一个隐秘的手机。

    “喂?”

    塞西尔虽然被禁了修为,但是,他行动没有被禁,他有些心惊胆颤地接通了电话。

    “大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板忽地倒地,老板死了。”对话那一头,那一个保镖胆颤心惊地道,这样的消息他都不太敢汇报,可是不汇报又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