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七百二十章聂辰的调查结果!
    第七百二十章聂辰的调查结果!

    顾琴想了想道:“好像是叫什么邪王谷吧。”

    聂辰眼睛精光闪烁,邪王谷,这个他可听说过。

    这邪王谷是地灵境内的一个势力。

    实力很强大。

    以前邪王谷的老谷主是元婴巅峰的修为,聂辰得到的最新资料,邪王谷的老谷主已经分神级别的修为。

    具体什么修为之前不清楚。

    不过如今清楚了,分神后期!

    那一个和顾琴狂言的家伙应该不是故意乱说的,若邪王谷的老谷主没有这样的修为,那人的胆子应该也不会这么大。

    不将长生门放在眼中,这需要实力!

    “传闻邪王谷的人修练邪功,有人使用婴儿,使用小孩子修练,只怕并不是假的!”聂辰心中暗道。

    那些被拐卖的孩子,一部分卖了,一部分打残作为乞儿,一部分,可能到了邪王谷。

    “娜娜,我爸心里憋得难受,他说出来就舒服多了,你们可千万不要乱来,你们斗不过的。”顾琴道。

    “顾琴,你这女人竟然还没有死!”

    怪笑声这时候从门外传了进来,有人粗暴地推开了门,“桀桀,你的觉悟倒是比之前高多了,没错,他们肯定斗不过我们,与我们斗,那就是找死!”

    顾琴眼中露出惊惧之色,这人就是前几天到这里来的那一个家伙,他来,是想看看顾琴死了没有!

    “咦!”

    进来的那一个男子色眯眯地望着阿西娜,“啧啧,没想到在这病房之中,居然碰到了这样的极品。”

    “美女,怎么样,甩了这一个小白脸,给大爷走吧,跟着大爷,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比跟着他这一个小白脸好多了。”

    聂辰望着顾琴道:“顾琴,这货就是前几天过来的?”

    顾琴轻轻点头。

    那一个男子脸色一冷骂道:“小子,你说话还真是不客气,大爷今天就教教你怎么样说话,怎么样做人!”

    说着,那一个男子扬手狠狠地拍向了聂辰的脸,他这一巴掌用的力气比一般成年男子力气大不少。

    “啪!”

    重重的耳光声响了起来,却不是那一个男子一巴掌抽到了聂辰的脸上,而是聂辰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脸上。

    那一个男子身体都被抽得飞了起来。

    整个人飞出去两三米,他的脸立刻就肿了起来,而且人都被聂辰这一巴掌抽晕了过去。

    “娜娜,你们惹麻烦了,爸,让你不要说的。”顾琴着急地道。

    “娜娜,你们赶紧走,坐最近离开炎黄国的飞机赶紧离开吧,不然他们肯定会找你们报复的!”

    那一个晕了过去的男子只是短时间晕过去,他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恶狠狠地道:“顾琴,你算是说对了,我们肯定会报复,你们两个都跑不掉,你这一个王八蛋,大爷到时候抽死你,至于你的女人,到时候一定找十个八个兄弟好好地干死她!”

    顾琴和顾琴的父亲脸色苍白。

    “啪!”

    聂辰又一个耳光,那一个男子再一次晕了过去,这一次聂辰用力更大,他晕过去更加的彻底。

    “顾琴,只有你们父女相依为命了吗?”聂辰道。

    顾琴点了点头,聂辰道:“那这几天,你们换一个地方待着,用不了多久邪王谷的麻烦就解决了!”

    聂辰说着,瞬间顾琴和他父亲的身影都消失不见,病房中属于他们的一些东西也消失不见。

    他们进入了逍遥戒中。

    “娜娜,顾琴的病治好没有问题,对你来说应该都不难,你找点灵药给她服用,让他们在逍遥戒中几天,免得被报复了。我来会会这邪王谷,我感觉,邪王谷这老谷主可能是杀死我爷爷的凶手之一。”聂辰道。

    阿西娜点头:“聂大哥,那我先进入逍遥戒中吧,我陪陪顾琴。”

    “嗯。”

    下一秒,聂辰意念一动阿西娜也消失不见。

    “啊!”

    聂辰抬手一指,一缕能量如针扎入了那一个晕了过去的男子体内,他惨叫一声立刻就痛醒了过来。

    “我问什么,你就乖乖地回答什么。”聂辰淡声道,他用上了一点点催眠手段。

    “是!”

    那一个男子只是学了一点粗浅拳脚的普通人,他哪里能抗拒聂辰的催眠,立刻叫也不叫了乖乖地应道。

    “你叫什么名字,你与邪王谷的关系。”聂辰淡声道。

    “我叫马伟,我的老大是邪王谷的外围弟子。”

    聂辰淡声道:“你老大都只是外围弟子,你怎么知道邪王谷老谷主已经有分神后期的修为了?”

    “是我老大说的。”

    聂辰道:“你是负责抓小孩?”

    “不是,我主要负责如果有人查,上门威吓警告一番。”

    聂辰又问了几句,这一个家伙知道的并不是很多,他只是一个小喽啰,他老大是邪王谷的外围弟子,知道的会多不少。

    “你老大现在在什么地方?”聂辰淡声道。

    那一个男子自然老老实实地说了,聂辰很快消失在了医院这一边,车子也没有开走了,短短时间聂辰就飞行到了一个夜总会门口,聂辰是隐身着到这一边,没有惊动什么人他就进入了夜总会。

    “小妹妹,快喝酒,喝完了这一杯,给爷跳个舞,脱衣服的那种,哈哈哈!”

    夜总会内,一个大的包间中,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哈哈大笑,他的身边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这会儿一脸的惊恐。

    这一个女孩子并不是这里的坐台公主,而是他大街上看中,直接逼着进来的。

    “砰!”

    这时,包间的大门被一脚踢开了,聂辰神情冷淡地进入了包间。

    那一个男子一愣马上厉声道:“小子,瞎了你的狗眼了,敢踢老子的门,信不信老子现在立马阄了你!”

    “小妹妹,赶紧回家,家里没有你的事了。”聂辰淡声道。

    那一个女孩子惊惧地离开了包间,那一个男子盯着聂辰,他倒没有阻止,大街上美女多的是。

    “朋友,你哪一条道上的?”那男子沉声道。

    聂辰懒得和这一个家伙废话太多,他瞬间催眠了这一个男子,很快,聂辰从这一个男子的嘴里知道了不少的信息。

    聂辰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这一个男子是邪王谷的外门弟子,邪王门这样的外门弟子有几十人,负责不同的区域!

    这一个男子手下有一批人,一年拐卖的小孩子有上千个,所有的外门弟子中,他是表现好的几个之一,比较受器重。

    那些拐卖的小孩,他们会先以秘法检测,适合邪王谷某些人修练邪功的,他们就送到邪王谷那些强者手中!其余的,长得不错的,能卖一个好价钱的,他们就卖掉,不能卖一个好价钱的,就弄残成为乞儿。

    如果不小心弄死了,卖器官也能赚一笔。

    一年拐卖上千个,被这一个男子和他的手下拐卖的小孩就有一两万人,涉及到几万个家庭!

    邪王谷几十个他这样的外门弟子,全球拐卖害死的小孩每一个都是一个很惊人的数目,长时间下来,数量更是吓人。